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歷史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資訊 深度 歷史 科技
來源:復興網 編輯:記者馬三成 通訊員陳大帥 申延帥 發布時間:2019-03-07 18:46
摘要:西藏軍區首個女子戰炮班女戰炮兵合影。平均年齡22歲的她們,被譽為沙場之花,班長袁遠(左一)笑靨如花。 世人皆稱,為女子者當嫻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殊不知,女本嬌柔,披戎則剛。有這樣一群女軍人

1.jpg

  西藏軍區首個女子戰炮班女戰炮兵合影。平均年齡22歲的她們,被譽為“沙場之花”,班長袁遠(左一)笑靨如花。

  世人皆稱,為女子者當嫻靜時如嬌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殊不知,女本嬌柔,披戎則剛。有這樣一群女軍人,上高原,她百步穿楊;穿山岳,她不懼艱險;守島礁,她錘煉血性;入深藍,她劈波斬浪。在深山中的導彈陣地,在高寒缺氧的雷達方艙,一個個“她”用柔肩扛起強軍使命。

  都說“夠6”的女生都是帶刺的玫瑰,殊不知,玫瑰帶刺更芬芳;都說女軍人是軍營靚麗的風景線,殊不知,她們美,是因為融入了戍邊無悔的不懈追求,是因為將青春之歌融入了強軍戰歌。

  又是一年大地回春,“三八”國際婦女節即將來臨。讓我們向駐守邊關的鏗鏘玫瑰送去誠摯的祝福,祝“軍營玫瑰”青春如歌,絢爛綻放。—編 者

  汽車穿行雪域高原,公路兩旁,云杉紅柳、長松巨柏,遒勁有力。有了生機,高原風景顯得尤其壯美。

  走馬高原,令人感佩生命頑強。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記者曾以為,高寒缺氧的雪域高原鮮有生命存活,只有荒涼和凍土。直到看到一群本應柔弱,卻馳騁高原演兵場女兵們的颯爽英姿,記者才深信不疑,在生命禁區,她們是另一種堅忍頑強的“生命之樹”。

  多年前,記者就聽人說起過西藏軍區某炮兵旅女子戰炮班的故事,還知道有個被譽為“沙場之花”的女兵班長叫袁遠。今年全國兩會,袁遠代表女戰炮兵赴京參會,她也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中最年輕的一位基層代表。

  春節剛過,袁遠就走上訓練場。訓練間隙,她不時和身邊戰友交流,對自己準備的建議進行補充完善。

  那天,在訓練場外,一身迷彩服的袁遠出現在記者面前。她個子高高的,古銅色的皮膚,面容沉靜而精神,身體清瘦而挺拔,與網絡上那個“胖乎乎的小姑娘”判若兩人。

  如同當年“高原鮮有生命存活”的錯誤認識,記者與袁遠簡單交流,也對這位長相清麗的女子戰炮班班長的身手將信將疑。禮節性握過手后,袁遠有些拘謹,漸漸不好意思起來——她的雙手布滿老繭,指節上的繭子也清晰可辨,這是淬火沙場、艱苦訓練給予她的“饋贈”。

  訓練場上,袁遠帶領女兵姑娘奔跑于戰炮間,身姿矯健地凌空跨越,裝填炮彈一氣呵成,30多公斤的固彈夾舉重若輕……記者不禁感懷,眼前這個1996年出生的女兵,渾身上下都透著激情和硬氣。

  傳奇女兵的故事,注定有一個不凡的起點。袁遠是重慶人,2014年,通過全國“空姐”面試的她,順利考取四川某大學。入學不到一個月,袁遠就瞞著家人應征入伍,而且入伍的地點,是西藏。

  得知女兒要去高原服役,袁遠的母親很是擔憂。袁遠的父親給女兒打來電話,沉默良久,他沒有多說什么,因為女兒的選擇他懂得——“袁遠的爺爺是原18軍的老兵,她這是要追隨爺爺的腳步前行;女兒選的路,再遠我們也陪她走下去。”

  在高原扎根,何其難。袁遠來到駐守在海拔4677米高原的某炮兵旅,咬牙克服強烈的高原反應,憑著一股沖勁兒,她在新兵中脫穎而出,隊列、體能、戰術等課目成績都名列前茅。

  新訓結束后,袁遠先是到了通信連,后來又主動加入了女子戰炮班。這不僅意味著“稱呼”“專業”的改變,更是對技能、體能的全面考驗。炮彈填裝雖有機械抓彈,幾十斤重的固彈夾卻需要手工操作……為了精準操作,袁遠從不戴手套,一遍一遍地練精度和速度,手上的老繭越磨越厚。

  高原的苦寒、訓練的艱辛,這個潑辣的重慶姑娘體驗了無數遍。記不清多少個夜晚,她躲在被窩里偷偷地哭。眼淚絕非軟弱,而是要向昨天告別?捱^之后,第二天她繼續上沙場操炮。

  那年,在海拔5200米的高寒地域,作為炮長的袁遠指揮新裝備首次獨立作戰,準確命中目標。女子戰炮班因此榮立集體二等功,袁遠也榮立個人三等功。

  在很多人看來,女軍人大都擔任通信、衛勤之類的崗位,選擇操槍弄炮、沙場打拼的不算多。弱不禁風的女兒家,能取得如此不俗的訓練成績,法制經濟,女子戰炮班的6名女兵姑娘,絕對配得上“巾幗不讓須眉”這句美譽了。聽聞這些,袁遠卻說:“重要的技術檢測等工作,都是男兵保障完成的。我們能夠‘百發百中’,還要感謝男兵戰友。”

  從那以后,袁遠常常跟在男兵身后問問題、尋方法。訓練、維修、檢測難題,在她的追根刨底之下一一迎刃而解。

  后來,袁遠帶領女兵班參加全營軍事比武,屢屢戰勝男兵班,她本人還創下全營訓練紀錄;再后來,袁遠掌握了所有炮手操作技能,并成為能夠駕駛數十噸重炮車的“全能炮手”。袁遠沒有驕傲,她只是說:“軍裝沒有性別,戰場不分男女,炮旅的兵職責都一樣,操炮的兵才叫炮兵。”

  在袁遠心底,也不是沒有遺憾。去年,袁遠被遴選為提干對象,但共同課目考核當天,她因生理期身體不適,三公里武裝越野成績沒能過關。為此,袁遠哭了好多天?捱^之后,她想明白了:“入伍時,真沒想在高原長期干,如今當了幾年兵,還真是越來越離不開部隊了。”

  “生命之樹”只有扎下根,才能枝繁葉茂。生活有了陽光,日子才能絢爛。高原上的兵,一年有一半時間都在野外訓練,記者問袁遠,吃了這么多苦,你覺得值嗎?

  袁遠笑了,她爽快地說:“女兵不用站夜崗,一周能洗兩次澡。每次聽連長訓斥男兵‘大家加油干,小心被女兵比下去’,心里特別自豪……”

  記者不由得被袁遠的樂觀爽朗所感染。那天,她的笑容,就像高原的陽光一般耀眼。

歡迎轉載回鏈: 微笑,像高原陽光般耀眼|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lishi/1002132.html
責任編輯:記者馬三成 通訊員陳大帥 申延帥

上一篇:基礎研究的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

下一篇:沒有了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