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評論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評論 社會 熱議 軍事
      來源:投稿 編輯:俠名 發布時間:2019-03-19 13:32
      摘要:8 月1 日一12 日 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毛澤東主持會議。 8 月1 日 下午 ,主持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開幕會議。鄧小平宣布會議的議程:一、通過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二、討論和批準八

      f4e67a7ee3369237e910b573c898e077.jpg

        8 月1 日一12 日 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毛澤東主持會議。

        8 月1 日 下午,主持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開幕會議。鄧小平宣布會議的議程:一、通過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二、討論和批準八屆十中全會以來關于國內國際問題的重大決策和重大措施。三、補行五月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關于人事變動決定的手續。四、通過會議公報。劉少奇向會議報告了八屆十中全會以來的中央工作,并對派工作組承擔了責任。在陳伯達發言時,毛澤東插話說:很多工作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完全是錯誤的,不到百分之十的是好的。以后必須撤銷,這一點要肯定。工作組一不能斗,二不能批,三不能改,起了一個鎮壓運動的壞作用。

        同日 晚十時,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召集周恩來等開會。會前,周恩來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先后約王光美、蒯大富談話。

        次日晨,周恩來又先后約派駐清華大學的工作組組長葉林和蒯大富等談話,著手處理該校的工作組和文化大革命問題。

        同日 為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三十九周年,《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全國都應該成為毛澤東思想的大學!,其中引述了毛澤東“五七指示”的主要內容。社論說:“按照毛澤東同志所說的去做,就可以大大提高我國人民的無產階級意識,促進人們的思想革命化,促進人們同舊社會遺留下來的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決裂,從而能夠進一步又多又快又好又省地建設社會主義,能夠更快地鏟除資本主義、修正主義的社會基礎和思想基礎。”

        8 月3 日 下午,出席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會議進行大會發言。在劉瀾濤發言時,毛澤東插話說:撤銷工作組,成立革命的師生員工文化革命代表會、文化革命委員會、文化革命小組,讓他們自己去搞,這是馬列主義態度。在宋任窮發言談到對群眾的態度時,毛澤東說:把架子放下來嘛,不要擺老資格。我們有很多同志有點架子,什么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什么中央局書記、省委書記,還有什么部長,可了不起呀。統統把架子放下來,當一個普通老百姓,群眾就高興了。

        同日 晚九時,閱陳伯達送審的《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八月三日修正稿)后批示:“伯達同志:改得很好,可即印發。”陳伯達在送審報告中說:今日上午,康生、陶鑄、王任重、張春橋等同志和我,考慮小組會上的意見,對這個稿子,又作了些修改。

        8 月4 日 下午,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在插話中說:中央自己違背了自己的命令。中央下令停課半年,專門搞文化大革命,人家起來了,又來鎮壓。不是沒有人提過不同意見,人家提意見,就是聽不進去,聽另一種意見卻是津津有味。什么群眾路線,什么相信群眾,什么馬列主義,都是假的。已經是多年如此,凡碰上這類的事情,就爆發出來,明明白白站在資產階級方面反對無產階級。說反對新市委就是反黨,新市委為什么不能反?看你站在哪個階級方面,向哪個階級作斗爭。劉少奇說: 我在北京,要負主要責任。毛澤東說:你在北京專政嘛,專得好! 講客氣一點,是方向性錯誤,實際上是站在資產階級立場,反對無產階級革命。為什么天天講民主,民主來了,又那么怕?葉劍英說: 我們有幾百萬軍隊,不怕什么牛鬼蛇神。毛澤東說: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會議結束時,毛澤東提出:今天大會不開了,開小組會好了。把這里講的傳達給大家,你們分別去參加。

        同日 閱陶鑄七月二十九日給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報告。報告說:中宣部召集首都各報負責人,傳達討論了主席七月二十五日關于今后不要用“最高最活……”、“頂峰”、“最高指示”一類語言的指示。大家建議采取如下步驟:一、在代表黨政領導機關的發言和文件中,在報紙的社論、標題、按語和新聞導語中,都不用這類語言;二、外國朋友贊揚毛主席和毛澤東思想,應按照他們的原話報道,不要用推論的方法去加碼。以上意見如認為可行,目前應傳達到什么范圍,請中央考慮決定。毛澤東批示:“可發各省、市、區黨委注意掌握。”本日,中共中央批轉了陶鑄的報告。

        8 月5 日 在一份六月二日的《北京日報》上批寫一段文字:“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的大字報和《人民日報》評論員的評論,寫得何等好!請同志們重讀這一篇大字報和這篇評論?墒窃谖迨嗵炖,從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領導同志,卻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打下去,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圍剿革命派,壓制不同意見,實行白色恐怖,自以為得意,長資產階級的威風,滅無產階級的志氣,又何其毒也!聯系到一九六二年的右傾和一九六四年形‘左’而實右的錯誤傾向,豈不是可以 發人深醒的嗎?”隨后,毛澤東對這段文字作了修改,并加上標題《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作為八屆十一中全會文件印發,八月十七日印發到縣團級。一九六七年八月五日,在《人民日報》公開發表。

        同日 閱準備作為八屆十一中全會文件印發的六月二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在文中的“對于無產階級革命派來說,我們遵守的是中國共產黨的紀律,我們無條件接受的,是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的領導” 一句后,寫了一個批注:“危害革命的錯誤領導,不應當無條件接受,而應當堅決抵制,在這次文化大革命中廣大革命師生及革命干部對于錯誤的領導,就廣泛地進行過抵制。”

        同日 根據毛澤東的意見,中共中央發文宣布:“中央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日批發北京大學文化革命簡報(第九號)是錯誤的,現在中央決定撤銷這個文件。”劉少奇六月二十日曾將反映駐北京大學工作組制止亂打亂斗事件的《北京大學文化革命簡報(第九號)》轉發全國,并在為中央起草的批語中指出:“中央認為北大工作組處理亂斗現象的辦法是正確的,及時的。各單位如果發生這種現象,都可參照北大的辦法處理。”

        8 月5 日、9 日、11 日 三次審閱修改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公報稿。五日審閱后批示:“康生同志:改得好。我只在第五頁上去掉一句。”毛澤東刪去的一句是“全會熱烈擁護劉少奇同志代表我國發表的聲明”。他還將“在毛澤東同志領導下”,改為“在毛澤東同志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九日審閱時,加寫一段話:“美帝國主義及其在各國的走狗所進行的反人民反革命的活動,正在促進各國人民的革命活動。美帝國主義及其在各國的走狗,貌似強大,實際上是很虛弱的。從長遠看來,他們都是紙 老虎。”將毛澤東關于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指示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劃時代的新發展”,改為“一個發展”。刪去“為美帝國主義效勞的蘇聯修正主義領導集團”中的“為美帝國主義效勞的”九個字。在八屆十一中全會號召“更高地舉起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們”后面,加寫:“克服從反革命修正主義和‘左’右傾機會主義諸方面來的阻力,克服困難,克服缺點,克服錯誤,克服黨內和社會上的陰暗面”。審閱后批示:“康生同志:有些修改,請酌定。其他都同意。”十一日審閱后批示:“康生同志:可照此印發。”這個公報于八月十二日經全會通過,八月十四日在《人民日報》發表。

        8 月6 日 晚上,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召集周恩來等商量現有的和擬補選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候補委員和中央書記處書記、候補書記名單。會后,周恩來根據商定的意見擬出一份名單(草案),報毛澤東審定。毛澤東調整了政治局常委的排列名次,把原列第七位的陶鑄提到周恩來之后、陳伯達之前的第四位。

        同日 讓機要秘書通知在大連休養的林彪出席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林彪當晚乘飛機回到北京,直接到人民大會堂出席會議。

        8 月7 日 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召集周恩來等開會,討論《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 稿。毛澤東提出:“在進行辯論的時候,要用文斗,不要武斗。”同日 兩次審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稿。下午二時,審閱后批示:“伯達同志:《決定》中‘無名小卒’,以改為‘無名青少年’較妥,請酌定。”根據毛澤東的意見,決定稿中“一批無名小卒成了勇敢的闖將” 一句中的“無名小卒”,改為“無名青少年”。晚十時,審閱后批示:“即送伯達同志:同意修改之處。在第十頁上改了幾個字,請酌定。” 決定稿中說幫助科學家、技術人員和一般工作人員“不斷改造” 世界觀和作風,毛澤東將“不斷改造”改為“逐步改造”。

        8 月8 日 上午十一時,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舉行全體會議,周恩來主持會議。會議通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通稱“十六條”)!稕Q定》主要內容是:一、當前開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是我國社會主義革命發展的一個更深人、更廣闊的新階段。二、革命大方向始終是正確的。這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主流。由于阻力比較大,斗爭會有反復。三、黨的領導敢不敢放手發動群眾,將決定這場文化大革命的命運。四、無產階級文 化大革命,只能是群眾自己解放自己,不能采用任何包辦代替的 辦法。五、黨的領導要善于發現左派,發展和壯大左派隊伍,堅 決依靠革命的左派。這次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六、必須嚴格分別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不要把人民內部矛盾搞成敵我矛盾,也不要把敵我矛盾當成人民內部矛盾。在進行辯論的時候,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七、警惕有人把革命群眾打成“反革命”。八、干部大致可分為四種:好的、比較好的、有嚴重錯誤但還不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少量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前兩種人是大多數。九、文化革命小組、文化革命委員會、文化革命代表大會是群眾在共產黨領導下自己教育自己的最好的新組織形式。它是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權力機構。十、改革舊的教育制度,改革舊的教學方針和方法,是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一個極其重要的任務。十一、在報刊上點名批判,應當經過同級黨委討論,百姓,有的要報上級黨委批準。十二、對于科學家、技術人員和一般工作人員,只要他們是愛國的,是積極工作的,是不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是不里通外國的,在這次運動中,都應該繼續采取團結、批評、團結的方針。對于有貢獻的科學家和科學技術人員,應該加以保護。對他們的世界觀和作風,可以幫助他們逐步改造。十三、文化大革命使城鄉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更加豐富、更加提高了。必須把兩者結合起來進行。十四、抓革命,促生產。把文化大革命同發展生產對立起來的看法是不對的。十五、部隊的文化革命運動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 按照中央軍委和總政治部的指示進行。十六、毛澤東思想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行動指南。八月九日,這個決定在《人民日報》全文發表。

        同日 林彪接見中央文韋小組成員。他說:這次文化大革命的最高司令是我們毛主席。你們這些同志這幾個月起了作用,今后還希望起更大的作用。要弄得翻天覆地,轟轟烈烈,大風大浪,大攪 大鬧,這半年就要鬧得資產階級睡不著覺,無產階級也睡不著覺! 8 月10 日 晚七時十五分,到中南誨西門外中共中央的群眾接待站接見前來慶賀中央通過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的首都群眾,說:“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8 月11 日、12 日 葉群兩次找人寫誣告劉少奇的材料。十 四日,林彪通過江青把這份誣告材料轉報毛澤東。

        8 月12 日 出席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閉幕會議。這次全會改組了中央領導機構。補選陶鑄、陳伯達、康生、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補選李雪峰、宋任窮、謝富治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選舉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由原來的七人擴大為十一人,排序為: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陶鑄、陳伯達、鄧小平、康生、劉少奇、朱德、李富春、陳云。其中新進人常委會的是陶鑄、陳伯達、康生、李富春。會議沒有重新選舉中央主席和副主席,除林彪外,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云的中央副主席職務不再提及。會議還改組了中央書記處,撤銷了彭真、羅瑞卿、陸定一的中央書記處書記和楊尚昆的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的職務,批準了五月二十三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關于陶鑄任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葉劍英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的決定,補選謝富治、劉寧一為中央書記處書記。毛澤東在閉幕會上講話。他說:關于第九次大會什么時候召集的問題,要準備一下。已經多年了,八大二次會議到后年就十年了。大概是在明年一個適當的時候再開,現在要準備,建議委托中央政治局同它的常委會來籌備這件事。這次全會所決定的問題,究竟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要看以后的實踐。我們所決定的那些東西,看來群眾是歡迎的。比如中央主要的一個決定就是關于文化大革命,廣大的學生和革命教師是支持我們的,而過去那些方針,廣大的革命學生跟革命教師是抵抗的,我們是根據這些抵抗來制定這個決定的。但是,究竟這個決定能不能實行,還是要靠我們在座的與不在座的各級領導去做。比如講依靠群眾吧,還是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依靠,一種是不依靠;一種是實行群眾路線,一種是不實行群眾路線。決不要以為,決定上寫了,所有的黨委、所有的同志就都會實行,總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意實行?赡鼙冗^去好一些,因為過去沒有這樣公開的決定,并且這次有組織的保證。這回組織有些改變,政治局常委、委員、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的調整,就保證了中央這個決定以及公報的實行。對犯錯誤的同志總是要給他出路,要準許改正錯誤。不要認為別人犯了錯誤,就不許他改正錯誤。我們的政策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一看二幫,團結——批評——團結。我們這個黨不是黨外無黨,我看是黨外有黨,黨內也有派,從來都是如此,這是正,F象。我們過去批評國民黨,國民黨說黨外無黨,黨內無派,有人就說“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我們共產黨也是這樣,你說黨內無派?它就是有,比如說對群眾運動就有兩派,不過是占多數占少數的問題。如果不開這次全會,再搞幾個月,我看事情就要壞得多。所以,我看這次會是開得好的,是有結果的。

        8 月13 日一23 日 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貫徹八屆十一中全會精神。

        8 月15 日 閱陳伯達八月十三日關于中央文革小組工作部署的請示報告。報告說:昨晚文化革命小組開會,提出:一、強調各學校各單位要認真學習“十六條”,掌握“十六條”,按照“十六條”辦事。擬由《人民日報》連續發表幾篇社論。二、自然科學、技術各單位都要舉起文化大革命這個綱,但應該作適當的分工部署,特別是各種要害、尖端的科研部門,必須繼續進行,不得中斷,保證如期完成任務,并保證高質量。毛澤東批示:“可以這樣做。”八月二十日,中共中央將毛澤東的批示和陳伯達的請示報告發到縣團級和相當于縣團級的科技工交單位,以及有研究任務的大專院校。同日 晚上,閱陳伯達、康生本日關于李雪峰不再兼任北京市委第一書記的請示報告。報告說:我們請主席考慮,雪峰同志是否可以集中力量管華北局,不必再兼北京市委書記,市委書記可由吳德同志接任。毛澤東批示:“林、周、陶、劉、鄧、雪峰同志閱,請林主持開會談一下。雪峰市委暫時似可名義上不動,實際工作交與吳德主持,華北局需要支持時去支持一下,似較好,請酌。”

        8 月16 日 中共中央決定在北京召開百萬人規模的“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參加大會的主要是來自北京和全國各地的青年學生。毛澤東表示將出席這次大會,要求為他準備一套軍裝。

        8 月17 日 應聶元梓請求,為北京大學新?}寫刊名“新北大”。

        8 月18 日 晨五時,身著軍裝到天安門出席北京和來自全國各地的百萬革命群眾參加的“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大會由陳伯達主持。林彪發表講話說: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消滅資產階級思想,樹立無產階級思想,改造人的靈魂,實現人的思想革命化,挖掉修正主義根子,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我們要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要打倒資產階級反動權威,要打倒一切資產階級;逝,要反對形形色色的壓制革命的行為,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們要大破一切剝削階級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要改革一切不適應社會主義經濟基礎的上層建筑,我們要掃除一切害人蟲,搬掉一切絆腳石!要把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把資產階級右派分子,把資產階級反動權威,徹底打倒,打垮。周恩來發表講話說:十一中全會是一次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會議。這次會議通過的“十六條”,是在毛主席親自領導下制定的,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綱領。一切革命的同志,都要認真地學習它,熟悉它,掌握它,運用它。毛主席教導我們,革命要靠自己。一切革命者應當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做人民的勤務員,先當群眾的學生,后當群眾的先生。要堅決反對包辦代替,做官當老爺,站在群眾頭上瞎指揮。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受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給他佩戴紅衛兵袖章時說:“我堅決支持你們!”大會結束后,毛澤東在檢閱游行隊伍時對林彪說:“這個運動規模很大,確實把群眾發動起來了,對全國人民的思想革命化有很大的意義。”在天安門城樓休息室同陳云進行簡短交談。還同蕭勁光、蘇振華、李作鵬等人握手、交談,要他們團結起來,并對李作鵬等人說:“蕭勁光是老同志,蘇振華是好同志,你們整蕭勁光、蘇振華做什么?”同薄一波握手時勉勵他好好革命。整個活動持續六多個小時。期間, 毛澤東走下天安門城樓,走進群眾隊伍中同周圍的人握手。這是毛澤東第一次接見北京和來自全國的紅衛兵和革命師生。

        8 月20 日 《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毛主席和群眾在一起》,社論中第一次出現“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的提法。此前,八月十八日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上,陳伯達講話中提出“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舵手”,林彪在講話中說“毛主席是統帥,我們在偉大的統帥指揮下”。

        同日 應蔡暢八月十八日的請求,為《中國婦女》雜志題寫刊名。

        8 月21 日 上午,在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會見由副總統魯本• 卡曼加率領的贊比亞政府代表團,董必武、周恩來、陳毅在座。毛澤東說:美帝國主義是我們的對頭。我們對美國的了解也是逐步的,就像你們了解英國一樣。不要認為英國是個強大的帝國,他們沒什么了不起。不可輕視小國,小國也應該有充分的信心。對于非洲國家任何為獨立而進行的斗爭,我們都是支持的。希望你們好好地搞起來。斗爭是會遇到困難的,但是也是能夠克服的。我是根據我們的經驗說的,F在我們還有困難,就是帝國主義包圍我們,這也沒什么,不要怕,最后勝利的絕不會是帝國主義,而是人民。

        同日 下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毛澤東說:提倡文斗,不要武斗,這是今天要談的第一個問題。在插話中又說:總之,我們不干涉,亂他幾個月。我們堅決相信多數人是好人,壞人只占百分之幾。北京就成了流氓世界了?不可能嘛!好人總是多數,壞人總是少數,怎么就成流氓世界?《人民日報》寫篇社論,正面勸告工農兵不要干涉。同日 經毛澤東批準,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發出關于絕對不許動用部隊武裝鎮壓革命學生運動的規定! 8 月22 日 中共中央轉發公安部關于嚴禁出動警察鎮壓革 命學生運動的規定。

        8 月下旬 經毛澤東同意,組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碰頭會,吸收中央文革小組全體成員參加,討論黨政業務和文化大革命運動。碰頭會一般由周恩來主持。

        8 月25 日 下午,在釣魚臺迎賓館會見由尤素夫•希米德上校率領的坦桑尼亞友好代表團,周恩來、楊成武、彭紹輝在座。在詢問坦桑尼亞國內的情況后說:希望你們發展,希望整個非洲人民取得勝利。

        8 月26 日 上午,在人民大會堂一一八廳會見由范文同率領的越南黨政代表團,交談越南戰爭問題。林彪、周恩來、陶鑄、李先念、楊成武等在座。毛澤東說:一定會打出一個名堂來。主動權已經掌握在你們手里,再有半年我看情況要起變化。一個外國軍隊,它是侵略者,打到你們國家來,整個民族的大多數是要反對的。并且,敵人有很多的困難,不及本地人的地方很多,氣候不適應,地形不熟悉,斗志不強,這幾條合起來就比不上本地人。經驗是打出來的,信心也是打出來的,信心越打越高。我們打美國人也是這樣,打日本人也是這樣,逐步認識,可以打。你們抓住了規律,主要的經驗是你們找到的。從一九六〇年到一九六六年,七年了,逐步擴大,從打小勝仗到打較大的勝仗,再到打大的勝仗。從很少的幾支槍一下發展到了幾十萬軍隊。美國為什么增兵?那還不是因為你們的力量厲害,他們是走一步看一步。工作也要在戰爭中才能發展,不打仗就不能取得經驗。單是打仗不搞政治活動我看也不行,部隊不能天天打仗。

        同日 閱謝富治八月二十五日關于公安部機關精簡設想的報告。報告說:根據今年四月主席在杭州關于公安部應砍掉三分之二的指示精神,我們設想,把現在的十二個局合并為六個,九十個處合并為三十多個,行政編制由一千四百多人減到四百多人。企事業單位現有七千多人,分別交給有關單位。在文化大革命運動后期,力爭把行政編制減到二三百人。毛澤東批示:“印發政治局各同志研究。我看這個設想是好的,應在下一次會議上談一下。”

        8 月28 日 晨,閱陶鑄送審的《人民日報》社論稿《革命青少年要向解放軍學習》,批示:“已閱。退陶鑄照辦。”陶鑄在送審報告中說:對當前的運動,需要從正面講清楚一些政策問題!度嗣袢請蟆窞榇藢懥艘黄獜娬{要用文斗的社論。這篇社論 于本日發表。

        同日 上午,閱關鋒、戚本禹八月二十六日關于北京市紅衛兵和文化大革命情況給江青的報告,批示:“此件印發政治局、書記處、中央文革小組、北京市委以及薄一波、陶魯笳各同志。此事應當討論一下。”報告說:北京市的紅衛兵在八月十八日百萬人大會后有了很大發展,各大、中學普遍建立了組織。運動的主流是健康的,但也有一些缺點,產生了一些副作用。例如捉人、打人的現象很多,特別是捉了、打了一些好人和中間群眾;抄家的范圍寬了一些;對群眾日常生活中的習慣干預得多了一點,如剪女青年的辮子等。北京新市委的一些領導人對紅衛兵 的活動采取消極觀望態度,不敢出來積極領導運動。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一、個別人利用某些學校的紅衛兵對抗“十六條”。二、有些院校紅衛兵的領導權落到了;逝墒掷,他們實行沒有工作組的工作組路線,薄一波、陶魯笳等就是工交口各院校;逝傻闹С终。報告提出北京新市委應站到運動第一線去領導運動、對工作組的路線應進行批判、陶魯笳等人不宜繼續領導北京市的學生運動、薄一波等人應當做出適當檢討等四點建議。

        同日 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同《人民日報》代理總編輯唐平鑄、《解放軍報》代理總編輯胡癡談《人民日報》改版等問題,陶鑄、康生、張平化參加。毛澤東表示同意《人民日報》改為四個版,辦四個副刊,個別的時候可以出六個版。并說:有些長文章,像姚文元的文章,還要登。出四個?@件事情,不要搞得太急,要很好準備,準備好了再出,明年一月出也不晚!度嗣袢請蟆返膱箢^原來就是我寫的,不要再寫了。四個副刊的刊頭,可以分別請林彪、陳伯達、康生寫,另一個可以集魯迅的字。人多一點寫好嘛!過去《人民日報》十幾年不聽話,我公開宣布不看《人民日報》。好的理論文章不登,《光明日報》、《文匯報》去登。

        同日 聽取陶鑄、康生、張平化匯報文化大革命的一些情況。陶鑄談到外地學生來北京的已有十四萬人,還有人不斷地來時,毛澤東說:讓他們統統來,分期分批嘛,帶點秋天的衣服,F在學生對一斗二批三改不感興趣,心思不在學校,要到社會上去橫掃牛鬼蛇神。一斗二批三改是我講的,現在群眾不聽了,他們已經超出了學校的范圍,超出了本單位、本市、本地區,F在學生心不在一斗二批三改,我們在領導上、在報紙宣傳上硬要把學生拉到這個方面去,這是違反學生的潮流。文化大革命的時間,看來到年底還不行,先搞到春節再說。大學生,理科還要學 一點,文科就不要再學,文化革命就是最好的學習。談到學生到各地大串連的問題時說:讓他們去嘛,留些人輪流看家就行了。他們要開介紹信,就統統開,管他是左派、右派。文化革命委員會的人要去,也可以讓他們去。有些壞人也會出去,壞人出去無非是放毒。在家里放毒,.到外面去放毒,都是一樣。對外來的學生,要給他們搞伙食。有人說沒有房子住,哪里沒有房子?房子多得很,這是借口,F在學生對這種事情,最熱心了。談到有些紅衛兵到“黑幫分子”家里抄家,把古書都燒了時,毛澤東說:我家里也有一部《二十四史》,帝王將相的書。不讀《二十四史》,怎么知道帝王將相是壞的?

      歡迎轉載回鏈: 毛澤東在1966年(七)|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nipingwolun/1011596.html
      責任編輯:俠名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