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評論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評論 社會 熱議 軍事
      來源:百度 編輯:民生網友 發布時間:2019-03-19 13:47
      摘要:1982年炎夏時節,天上的太陽發出的白光照得鄉村田野直冒著熱氣。樹上知鳥的叫聲沙啞,顯得有氣無力。 武漢市江陽縣松林鄉劉灣村三旬村民劉賢友呂翠蓮夫婦的家里,他們夫婦與兩個孩子共計四口人在堂屋內圍坐著吃中

        1982年炎夏時節,天上的太陽發出的白光照得鄉村田野直冒著熱氣。樹上知鳥的叫聲沙啞,顯得有氣無力。

        武漢市江陽縣松林鄉劉灣村三旬村民劉賢友呂翠蓮夫婦的家里,他們夫婦與兩個孩子共計四口人在堂屋內圍坐著吃中午飯。由于氣溫太高,他們家的大門和后門都敞開著。其間,夫婦兩人還互相對著話。

        “今天上午,縣城農貿市場里賣藕的人多么?”“不多,我可是中了頭彩!如果多了,藕就不值錢了。六月暴的藕格外香甜可口好賣高價,每斤都是兩角錢。早上不到兩個鐘頭,我就買完了那一擔幾十斤藕。”

        “這樣看來,兩個伢子的學費有了著落。”“今天下午我得趕著挖上百斤藕,明天上午多賣些錢。”

        “人是最大的本錢,睡個午覺休息好了出去挖幾十斤夠了。一次挖得太多,累壞了身體不合算。”“不能錯過這么好的行情,我知道休息的。你莫啰嗦,我自個曉得的。”

        呂翠蓮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她的溫柔體貼總能讓劉賢友內心踏實。為了妻子兒女不愁吃不愁穿,劉賢友心甘情愿多辛苦一些。

        全家人吃完了這頓中午飯,呂翠蓮開始收撿碗筷進廚房里涮洗。十二歲的兒子漢橋坐在堂屋邊竹床上翻看著連環畫圖書,八歲的漢云輕輕走向隔壁鄰居小朋友曉蘭家里串門去了。劉賢友坐在大門邊凳子上美滋滋地慢慢吸完了一支“圓球”牌香煙,站起身走到廚房里那口水缸旁,拿起新做的葫蘆瓢,舀了一瓢冷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轉身面對妻子,說道:“休息好了,我這就往田里挖藕去了。”呂翠蓮還在忙著掏灶灰,隨口說道:“外面那日頭正是當頂的,別人都在屋里歇涼,你偏要這個時候趕著去那么遠的田里挖藕,要錢不要命啊。等到了下午稍微涼快一點再去挖藕不行么?”妻子的話依舊那么情深意重體貼關心,但一門心思趕著行情多賣錢的劉賢友卻不愿意多聽,猛然升起一股無名之火,嚷道:“你不曉得,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等到大伙都出門去挖藕賣錢,藕多了不值錢。抓住機會,才可以得好處。天熱,我曉得的,外面田里荷葉底下蠻涼快,沒啥。你莫再婆婆媽媽,讓我心煩。”劉賢友五大三粗,身體壯得像頭牛,脾氣也倔,一旦下定決心做某件事,誰也攔不住的。

        既然劉賢友生氣了,呂旱蓮只好不再勸告了,否則,他會暴跳如雷地罵娘的。在呂旱蓮眼中,劉賢友雖然有脾氣不好等一些缺點,但他是一個很顧家的男人,尤其是在夜晚做房事特別溫存有力。一個女人圖什么呢,無非是圖自己的男人支撐一片天地對自己好。想到這里,呂旱蓮心滿意足地繼續十分認真做著手頭的家務事情。鄉村賢妻良母,總是無休無止地忙著做家里的零碎活兒。

        嚷完那句氣話,劉賢友拿起鐵質木柄鏟斗扛在肩上,大步流星走向村前六百米外的自家藕田那邊,為了挖藕多些賣錢。

        太陽簡直像一輪明亮的鏡子高高地掛在天上,用它那源源不斷的萬丈光芒炙烤著大地。由于害怕中暑,這個時候田野里農人不多。

        劉賢友走到了村前自家藕田邊,脫了涼鞋,拿著鏟斗赤腳下了藕田,走向荷梗密集之處。由于天氣太熱水分容易蒸發,藕田里水深不到一尺。劉賢友往手掌心吐了一口唾沫,接著操起鏟斗,首先在那一塊荷梗密集之處圍了直徑兩米的泥壩,將壩內的水舀到壩外,然后他的整個身子站在壩內,開始用鏟斗挖泥取藕。

        挖泥取藕這件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需要過硬功夫。挖泥,需要力氣和技巧;取藕,更是技巧活兒,稍不小心,藕就不能整個的取起來。菜場里擺著賣的藕,大多數是整個的,有的是三四節,有的是五六節不等。如果不是整個藕而是一節一節的藕,價錢可能打折便宜一半。

        劉賢友是挖藕行家,一小時內取起來了幾條整個兒的藕,他有蠻勁,不停地揮舞鏟斗忙碌著,真能吃苦耐勞,不停歇地忙碌著。他的全身上下衣服都濕透了,沾滿了濕泥巴。突然,他感覺自己心口劇烈地跳動著,多年以來他經常發生這種現象,卻總是沒有舍得花錢去醫院內做檢查。

        任何人如果患了病,應該盡量早些治療,否則,后患無窮。此時你能夠扛得住,可到了將來某個時候你必然就會扛不住。

        從小節儉慣了的劉賢友無論怎樣也舍不得為自己一人單獨花錢做什么事情,他總是想著為妻子兒女多做一些事情,而且在老父母面前多盡些孝,否則寢食難安覺得很慚愧。

        劉賢友心口跳動的起源,他自己是清楚的:往昔十幾歲在生產隊的時候,身材高大容易餓肚子的他偶爾在夜間偷吃地里長著的紅苕或者蘿卜。做賊心虛,從那時起他的心口不時劇烈跳動。由于機警靈活,那些年月劉賢友偷吃地里莊稼時沒有被抓住,然而,他卻患上了這種心臟病。也許,這就是報應吧。如果不是稟性善良娶了賢妻呂翠蓮,那么他劉賢友早就走上了黃泉路。所以,他不敢不善待妻子。若論人品,劉賢友還不算差。

        劉賢友的父母劉樹根楊仙桂夫婦共生育了四個兒女,相隔均為兩歲。老大是兒子劉賢友,老二是兒子劉新友,老三是女兒劉秋菊,老四是女兒劉冬梅。人體遺傳占了主導方面,劉樹根楊仙桂夫婦四個兒女基本都是品貌端正。

        老大劉賢友二十三歲時,娶了江陽縣永安公社農家二十一歲的女孩呂翠蓮。當年在長江堤壩修建工程勞動現場上,熱心快腸的修堤隊員劉賢友認識了勤勞善良的修堤隊員呂翠蓮。工程結束各自返家之前,他們在好心人撮合下正式確定戀愛關系。一年以后,他們終于結為夫妻。

        老二劉新友二十六歲時,娶了江陽縣城二十二歲的下放女知青秦月明,哪知接著遇到了難產母子一起喪命,他不愿意再娶。在劉新友眼里,再也難以出現前妻那種好女人。秦月明出身普通工人家庭,樂觀外向,在下放勞動中,認識了熱情開朗樂于助人的莊稼漢劉新友,時間久了成為戀人乃至夫妻。村里村外有些男子先是嫉妒劉新友運氣好,后來又認為他命硬克妻活該倒霉。那些男子上下嘴唇恰似兩張皮,隨意反復無常。

        老三劉秋菊二十五歲時,嫁給了鄰村二十八歲的莊稼漢王土敢,之前,他們是經過鄉親媒人介紹認識的;楹,劉秋菊分別生了兒子王志綱和兒子王志海。

        老四劉冬梅二十四歲時,嫁給了二十七歲的江陽縣城油廠工人鐘厚光。之前,他們是經過秦月明介紹認識的。鐘厚光是秦月明的堂哥,復原退伍軍人,出身普通工人家庭,曾經在廠里救火負傷;楹,劉冬梅分別生了兒子鐘道勛和女兒鐘道琴。

        陽光越來越熾熱,劉賢友竟然出現持續的劇烈心跳而且大汗淋漓,幾分鐘后他在天旋地轉中倒在藕田里。直到三點鐘時被他那正趕著牛去湖邊洗澡路過的七旬老父親劉樹根發現,可惜他已經停止了呼吸。劉樹根老人抱著大兒子的尸體,痛徹心扉。劉樹根的哭聲,驚動了附近準備下地干活的老鄰居。老鄰居走過去一看,劉新友已經斷氣了。老鄰居告訴劉樹根等著,他回村里去喊劉樹根的小兒子劉新友過來幫著抬尸體。老鄰居說完便轉身,邁開步子趕向村里去喊劉樹根的小兒子劉新友。

        正在自己屋里編竹籃子的劉新友聽著老鄰居的簡單講述,頓時心中仿佛刀割那樣難受得泣不成聲,連忙放下手里活兒,帶著扁擔繩子和門板快速地奔向村前藕田那邊。這是劉新友第二次肝腸寸斷,第一次是妻子秦月明難產而亡的那個時候。劉新友走到了藕田邊的路上,放下了扁擔繩子和門板,脫了腳底的涼鞋,深一腳淺一腳趕向了父親劉樹根站著哭泣的地方。劉樹根老人旁邊的一攤干泥上,放著大兒子劉賢友的尸體。劉樹根老人止不住地流淚,捶胸頓足。劉賢友忍著巨大悲痛走過去扶住了老父親,勸老父親趕緊與他把劉賢友的尸體抬上藕田邊的門板。劉樹根老人停止了哭泣,與小兒子把大兒子的尸體左右搖晃著抬上了藕田邊的門板。劉賢友往門板兩頭套上了繩子,與父親一起把劉賢友的尸體抬回了劉賢友的家里。

        劉賢友的尸體被放在了堂屋里,母親楊仙桂、妻子呂翠蓮和兩個孩子嚎啕大哭悲痛欲絕。兩個孩子,一下子就沒有了爹。漢橋以優異成績剛從村里小學畢業,漢云才讀完了村里小學一年級。劉樹根劉賢友父子倆不能夠沉湎于悲痛中,他們必須有條不紊地安排喪事。呂翠蓮失去丈夫,心里已亂。主持辦理喪事的大任自然由劉新友承擔,他勸老父親劉樹根心情安定下來辦理喪事,自己轉身騎上了那輛自行車,趕去通知村外的兩個妹妹以及妹夫過來奔喪。

        失去親人的痛苦,三十四歲的劉新友刻苦銘心:

        他二十二歲的時候,村里來了高中畢業的兩男三女共計五個知識青年,都是從縣城里下放來的,住處是村知青宿舍。知青們白天和農民們一起在莊稼地里勞動,晚上偶爾在稻場上表揚文藝節目。嬌小玲瓏的女知青秦月明獨唱歌曲的時候需要笛子伴奏,會吹笛子的劉新友自告奮勇走過來配合著,兩人那么和諧一致,致使大家熱烈鼓掌。秦月明純凈白皙的臉蛋滿含著羞澀,劉新友也不好意思地臉紅著。從那時起,知青們總是喊劉新友來宿舍內教他們做編竹籃子等手工活兒,內心最高興的,當然是還沒有男朋友的女孩子秦月明。雖然城鄉差別很大,但是出身工人階級家庭純潔善良的秦月明不計較劉賢友出身農家,勇敢地與他交往,一來二去他們成為戀人。能夠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生活,即使口中喝著白開水心里也是甜的,況且,兩家老人都很贊成。秦月明下放四年沒有能夠回城參加工作,經過父母同意她毅然接受了癡情小伙子劉新友的求婚。在雙方親人們的祝福聲中,兩人喜結連理;楹,夫妻兩人彼此恩愛。哪曾知道結婚不到一年,秦月明懷孕難產,而同胎兒一起喪命黃泉,劉新友痛哭失聲傷心欲絕……賢妻秦月明已離開了人世間,劉新友心里再也不愿輕易接受別的女子,因為秦月明的好處已滲入了劉賢友的骨髓里,一般女子難以走進來了。人啊,能夠真愛一個人,能夠被那一個人真愛,可謂不枉此生。秦月明去世以后,每個春節劉賢友都會記得帶著禮物去縣城里看望秦月明的老父母。

        出殯那天上午,劉灣村的鄉親們紛紛送劉賢友遠行。劉賢友的尸體被火化,骨灰被安葬在村前沙湖對面的玉龍山上。

        劉賢友去世了,什么事情也不會再知道。最難受的,還是活著的親人,悲痛欲絕的除了家里的親人,還有那兩個嫁在村外的妹妹。

        死者一了百了,生者必須繼續活著。辦完了丈夫的喪事,呂翠蓮暗自下定了決心:不再改嫁,一心一意種著那幾畝責任田,為公婆養老送終,撫養兩個兒女長大成人。

        呂翠蓮和兩個兒女住在灣西原來那棟三間瓦屋里,娘仨相依為命生活著。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住在村中那棟三間瓦屋里,隔壁就是劉新友住著的那棟兩間瓦屋。在平日中,劉新友跟著老父母一起吃飯。

        按照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的主張,劉新友的三畝責任田和呂翠蓮及其兒女的六畝責任田從此統一耕種。這種做法,劉新友和呂翠蓮都很贊成。在劉新友看來,嫂子呂翠蓮確實好像秦月明一樣優秀的女子;在呂翠蓮眼中,叔子劉新友強似他的哥哥劉賢友。劉新友呂翠蓮同齡,劉新友大半歲,都是喪偶,可謂同病相憐互有好感。也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作之合。日子長了,彼此愛慕的種子悄悄地在孤男寡女兩人心田中播種發芽生根開花……眼看劉新友呂翠蓮平日勞動有商有量和諧融洽,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心里樂開了花。不僅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高興,而且劉漢橋劉漢云小兄妹也跟著高興,至于王土敢劉秋菊夫婦,鐘厚光劉冬梅夫婦更不會不高興了。劉賢友去世后的第三年,劉新友娶了呂翠蓮。

        劉新友呂翠蓮的婚禮,是在一個秋高氣爽陽光燦爛的日子;榉渴莿⑿掠言饶菞潈砷g瓦屋,呂翠蓮入住了這邊。那天劉灣村不少鄉親來了,衷心祝福這一對心地善良勤勞能干的男女同甘共苦白頭偕老生活……

        好人一生平安,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從此,劉家老少三代每天可以又在一起吃飯了。

        劉新友最初看見呂翠蓮,是在哥哥劉賢友與呂翠蓮戀愛的時候?匆姼绺缬辛藴厝嵘屏嫉呐笥,劉新友從心里感到高興。

        呂翠蓮最初看見劉新友,是在她初次來劉家過門的時候,劉家上上下下都很熱情開朗,淳樸好客,劉賢友的弟弟劉賢友眉清目秀,和兩個妹妹一樣文文靜靜。待到劉新友后來娶回了知書達理的女知青秦月明,呂翠蓮作為嫂子也以禮相待妯娌。呂翠蓮秦月明兩人好似親姐妹關系,彼此融洽。

        當年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知道家庭大時間久了容易出現矛盾,便在劉新友結婚之后把家一分為三,即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劉秋菊劉冬梅姐妹倆一家,劉賢友劉新友兄弟倆各一家。當時,楊漢橋楊漢云兄妹倆已經出生了。雖然家一分為三,但是親情猶在。秦月明去世之后,為了方便生活劉新友與老父母及兩個妹妹合為一家,不久,兩個妹妹相繼出嫁。去年分田到戶,劉新友分田三畝。老父母因年已六旬不分田,然而身體硬朗還能干活,平日里幫助種著劉新友的那三畝田,便于劉新友更能有多余時間在外面打零工掙些活錢。大兒子劉賢友已經去世,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更加打起精神來給媳婦呂翠蓮幫忙干活,對此,呂翠蓮及其兩個孩子感激不盡。劉新友呂翠蓮兩人結婚之后,祖孫三代更加和睦。

        劉新友呂翠蓮結婚那個夜晚,他們兩人如同初婚那樣激動不已……次日天明他們醒來起床之后,各自盡心盡責地忙著應該做的事情,為這個家辛勤勞動,為兩個孩子茁壯成長努力奮斗。劉漢橋劉漢云兄妹倆依舊稱呼劉新友“叔叔”,一如往常親切自然。劉漢橋雖然喜歡叔叔,但總覺得叔叔不如爸爸值得信賴。小漢云格外純潔天真可愛,多次想要試著喊劉新友“爸爸”,直到她開始上了初中時,才按照叔叔囑咐不要喊他“爸爸”。劉新友雖然不是漢橋漢云的親生爸爸,卻勝似親生爸爸,他把漢橋漢云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女,既愛呂翠蓮也愛漢橋漢云。劉新友為了更好照顧漢橋漢云,他和呂翠蓮商量決定不再生育孩子。為了漢橋學會騎自行車,劉新友不厭其煩手把手地教他,其間兩次,劉新友被漢橋騎倒的自行車砸著了身子。

        劉賢友去世不久的那個秋天,劉漢橋準備開始讀松林鄉政府所在地小鎮上的那所初中。后日就要開學,劉漢橋心里在著急。松林小鎮距離劉灣四公里,步行往返需要近一個小時,恰好的是,劉漢橋的大姑姑劉秋菊家距離松林小鎮才有一公里。為了方便上學讀書,漢橋很想住在大姑姑家里,這天黃昏把自己的這個愿望在爺爺奶奶面前說了出來,得到了爺爺奶奶的共同支持。次日早晨劉樹根楊仙桂老兩口吩咐小兒子劉新友立即騎著自行車去劉秋菊家里,在王土敢劉秋菊夫婦面前講述漢橋想去那里住著上學讀書的意思。劉新友騎著自行車,去了妹妹劉秋菊家里。王土敢劉秋菊夫婦聽了劉新友的講述,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劉新友非常高興地道聲再見,熱議,轉身騎著自行車返回劉灣家里,看見漢橋正在等著回應,便笑著告知漢橋沒有問題。呂翠蓮走過來,叮囑漢橋去了大姑姑家里一定要規規矩矩。漢橋回答母親,他知道了。說完,漢橋找出了自己需要用的衣物。吃了中午飯,劉新友騎自行車載著漢橋到了劉秋菊家里。王土敢劉秋菊夫婦都面帶微笑站在自家門口,歡迎哥哥劉賢友侄兒漢橋的到來。王土敢劉秋菊夫婦已經商量好了,讓侄兒漢橋專門住在一間干凈明亮的小房里以便安心讀書學習。因為要忙著去干活,劉新友在告辭聲中趕緊騎上自行車離開了。這天氣候十分涼爽,劉漢橋實現了自己的這一個小愿望。他只有首先實現小愿望,才可以努力實現大愿望。

        上學讀書方面,劉漢橋很有天分,功課成績總是優異,受到師生們的一致好評。特別是在父親去世以后,劉漢橋功課成績更是在校內遙遙領先,受到廣大師生們的高度贊賞。也許是家庭遭遇了重大變故的原因,能夠讓他早慧,懂得生活的艱辛不容易,更加專心致志刻苦學習文化知識,因為除此之外,他沒有了什么更好寄托,必須安守本分努力奮斗,順應時代潮流趨勢,早日頂天立地分擔家庭責任。劉漢橋在校功課成績非常好,使爺爺奶奶叔叔媽媽姑父姑媽都十分高興,其中最能感到欣慰的,應該是含辛茹苦養兒育女的媽媽呂翠蓮。

        呂翠蓮喜歡功課成績優異的兒子劉漢橋,也喜歡知冷知熱的女兒劉漢云。女兒劉漢云雖然上學讀書天分一般,但是非常孝順懂事,知道體貼愛護媽媽,盡量多做家務事,學著做飯,洗碗筷洗衣服,打掃清潔,有時還會跟著媽媽去外面地里干活。呂翠蓮雖然養兒育女不容易,但是她過得很充實。呂翠蓮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知道老天不會太虧待她。

        未來有了盼頭,眼下的困難根本不算什么。日子雖然過得不算寬裕,但是全家人心里快樂著。平平淡淡卻也溫馨滿滿其樂融融的生活,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著。因為有公公婆婆叔子的幫助,呂翠蓮覺得自己很幸運,嫁到這個家庭里,她有福氣。呂翠蓮覺得自己有福氣,也許另含著特別的深意。其中深意,終究能夠揭秘。人間有著萬般情義,愛是永遠不會被人忽略的。相愛的兩個人,心有靈犀。終于,劉新友和呂翠蓮結為夫妻。

      歡迎轉載回鏈: 紀實紅色中篇小說《莫忘根本》連載(一)|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nipingwolun/1011608.html
      責任編輯:民生網友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