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評論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評論 社會 熱議 軍事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無 發布時間:2019-03-20 18:29
      摘要:9 月1 日 和劉少奇、朱德、周恩來致電越南黨和國家領導人胡志明、長征、范文同,祝賀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二十一周年。賀電說:現在,美國侵略者已陷入了越南人民戰爭的火海之中。美帝國主義妄圖以擴大侵略戰爭和玩

      a745dc221a4f26f03d977a2580205bf9.jpg

        9 月1 日 和劉少奇、朱德、周恩來致電越南黨和國家領導人胡志明、長征、范文同,祝賀越南民主共和國成立二十一周年。賀電說:現在,美國侵略者已陷入了越南人民戰爭的火海之中。美帝國主義妄圖以擴大侵略戰爭和玩弄“和談”騙局來挽救它的失敗,但是英雄的越南人民是嚇不倒、騙不了的,美國侵略者無法逃脫它必然失敗的命運。中越兩國是唇齒相依的社會主義兄弟國家。中國人民下定了決心,做好了準備,隨時隨地同越南人民一道,共同打擊美國侵略者,直到取得最后勝利。

        同日 中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聽取周恩來匯報新疆、青島兩地文化大革命運動中出現的一些情況。九月四日,閱周恩來當天送審的三份文件,批示:“照發。”其中一件是中共中央委托譚啟龍負責妥善解決青島工人與學生之間糾紛問題的電報。另兩件是中共中央給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并西北局的電報,這兩份電報分別指出:“中央根據民族政策,決定對賽福鼎采取保護方針。王恩茂同志正確執行了中央決定,并非包庇賽福鼎。此事可正式向群眾宣布。并向北京學生們解釋新疆是少數民族占多數地區,此地文化大革命運動必須是加強維漢民族的團結,防止蘇修和少數民族主義者的挑撥利用。” “為了保障邊境安全,不使蘇修有機可乘,中央決定伊犁、塔城、阿勒泰等邊境地區的文化大革命,在學校、機關、企事業等單位可以運用、‘四大’進行鳴放,揭露問題。解決問題由區黨委負責通過自上而下調整領導,以滿足群眾要求,不要采取群眾直接‘罷官’的辦法。特別要勸阻外地學生,不要進入這些地區進行串連。已去的外地學生,應經過說服,動員他們離開。此事望你們嚴格掌握。”這三個文件均于四日當天發出。

        同日 下午,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八月三十一日晚給毛澤東并中共中央的報告。報告提出:全軍軍以上機關原擬從九月份起,以兩至三個月的時間開展文化大革命。鑒于不少省市的領導班子已經癱瘓,有些省市領導干部向部隊告急,要求軍區派人幫助,這時如部隊各級同時進行大燒大整領導機關,一旦地方有事,則部隊無人控制。為了使軍隊能夠擔負起保衛國防和保衛地方文化大革命的順利進行,決定各大軍區和駐大中城市的軍、省軍區、警備區等領導機關的文化大革命運動,暫緩進行,待地方文化大革命稍穩定以后,再繼續進行。毛澤東批示:“照辦。”

        9 月2 日 圈閱周恩來本日報送的中共中央、中央軍委關于不準外人進入二機部所屬絕密工廠和研究設計單位的通知稿。這個通知于本日發出。

        9 月3 日 閱傅連璋八月二十八日來信。信中反映自己被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幫分子”帽子的情況,請求給予保護。毛澤東批示:“送陶鑄同志酌處。此人非當權派,又無大罪,似應予以保護。”本日,陶鑄批示解放軍總政治部負責人蕭華、劉志堅:“望告總后勤部,按主席批示,對傅加以保護。”

        9 月初 同意李富春的提議,調余秋里、谷牧到國務院,協助抓經濟工作。

        9 月5 日 晨二時,審閱陶鑄本日晨一時報送的擬在五日發表的《人民日報》社論稿《用文斗,不用武斗》,批示:“即送陶鑄同志:此件看過,照發。”社論指出:毛澤東同志反復地告訴我們,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又說,實現這一場大革命,要用文斗,不用武斗。用文斗,不用武 斗,這是黨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的一項重要政策。我們一定 要堅持這個政策,貫徹執行這個政策。

        同日 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同賀龍談話。把林彪指使吳法憲等寫的誣告信交給賀龍,并說:你不要怕,我當你的;逝。我對你是了解的。我對你還是過去的三條:忠于黨忠于人民,對敵斗爭狠,能聯系群眾。

        同日 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召集林彪、周恩來、王任重等開會。毛澤東說:關于少奇同志的生活會,不要再開下去了。越開調子越高,一定要說成反黨反社會主義,再講下去就是彭羅陸楊一幫了。我講講歷史。一九二七年大革命批判陳獨秀是右傾機會主義,并沒有說他反黨,以后是他自己搞分裂,組織托陳取消派,才被開除出黨的。八七會議之后,瞿秋白搞盲動主義,也只講是路線錯誤,后來又有立三路線。六屆四中全會,出來一個羅章龍另立中央,但有許多好同志如李求實、何夢雄都排斥在外是不對的。王明路線統治了四年,造成很大損失。我們從一九三六年至一九四五年一直采取團結、批評、團結,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針。李立三、王明,七大還是選舉他們為中央委員。請大家想一想,我們是怎么對待張國燾的?張國燾另立中央,另立中央也算了,難道說其中沒有好人?有好人,如徐向前、李先念,還有四方面軍的一大批干部。張國燾不走,現在還是會坐在這里開會的。我們歷來采取這種政策,看來是有效的。一、一個不殺。二、團結犯錯誤的人,改正錯誤。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沒有在生活會上講話的不要講了。世界就是這樣的,永遠沒有清一色。批得厲害,是為了改?此麄兏牟桓,我看不改的少。洪洞縣百分之九十九是好人,百分之一至二的是壞人。我勸不要整民主黨派的人?纯础端疂G傳》,如盧俊義就是個大地主,還有不少起義將官。王明路線使我們吃的虧最大,但我們卻從三個師發展到一百萬軍隊。只要路線正確,人少一點不怕。我們這些人是剩下來的一些“殘余分子”,做工作謹慎一點好。歷史就是歷史。希望犯錯誤的同志,謙虛一點,向人家學習一點,不要“自以為是,好為人師”,這是最危險的。

        同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組織外地高等學校革命學生、中等學校革命學生代表和革命教職工代表來北京參觀文化大革命運動的通知》。紅衛兵“大串連”活動隨即更加迅速地發展起來。

        9 月7 日 閱中共青島市委嶗山縣“四清”工作團副團長、青島市副市長王效禹九月四日給中央文革小組的報告。報告中說:青島市委嶗山縣“四清”工作團黨委,不是號召工農兵堅決支持學生的革命行動,而是要工人農民對學生進行教育,說吃著農民的飯,穿著工人做的衣服,不能去胡鬧。對學生不是叫他們在游泳中去學游泳,而是說服教育不準進城。這是和中央對立的。學生批判的方向是對的,組織工人農民支援批判對象,是方向的錯誤。毛澤東批示:“林彪、恩來、陶鑄、伯達、康生、富 春、任重、江青各同志:此件請一看。青島、長沙、西安等地的情況是一樣的,都是組織工農反學生。這樣下去,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似宜由中央發一指示,不準各地這樣做,然后再寫一篇社論,勸工農不要干預學生運動,北京就沒有調動工農整學生,除人民大學曾調六百農民人城保郭影秋,其他都沒有,以北京的經驗告地方照辦。譚啟龍和這個副市長的意見,我看是正確的。請你們商議一下,酌定政策。”九月十一日,中共中央印發了毛澤東的批示和王效禹的報告,并就不準調動工農干預學生運動作了四條具體決定。

        同日 《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抓革命,促生產》。社論提出革命和生產兩不誤,要求各生產單位和業務部門加強領導,廣大工人、社員和科技人員及其他勞動者應當堅守生產崗位,學生不要到農村和工廠去干預那里的革命和生產。

        9 月8 日 閱陽早等四位美國專家給國務院外國專家局寫的一張大字報,批示:“林彪、總理、陳毅、陶鑄、伯達五同志:我同意這張大字報,外國革命專家及其孩子,要同中國人完全一樣,不許兩樣,請你們討論一下,凡自愿的,一律同樣做。如何請酌定。”大字報提出八項要求:一、以階級兄弟看待我們,而不是以資產階級專家看待我們。二、允許并鼓勵我們參加體力勞動。三、幫助我們進行思想改造。四、允許并鼓勵我們緊密地結合工農。五、允許并鼓勵我們參加三大革命運動。六、我們的孩子和中國人的孩子受到同樣待遇和嚴格要求。七、生活待遇和同 級工作人員一樣。八、取消特殊化。

        同日 審閱周恩來九月五日報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討論提出的《關于黨政干部任免審批手續的暫行規定》,批示:“印發政治局、書記處、文革小組、北京市委各同志。此事應在近日討論一下。”這個規定指出:中央局書記和省部一級干部的任免,由中央常委會直接審定,或由常委碰頭會提出,報毛澤東、林彪審批;黨和政府系統的司局級干部,由常委碰頭會提出,指定陶鑄審批;大軍區、軍兵種和三總部的軍政一、二把手的任免,都要呈報毛澤東和中央審批。

        9 月9 日 閱陳毅本日報送的國務院外事辦公室九月八日編印的《文化大革命中涉外問題情況簡報》第九號。這份簡報登載了一位奧地利人寫給中共中央馬恩列斯著作編譯局的信。信中除對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和紅衛兵的行為表示贊賞外,還對中國派駐維也納有關人員的衣著和用車過于高級豪華提出批評,希望向有關當局報告并且立即采取措施加以糾正。與這份簡報一同報送毛澤東的,還有共青團中央機關文革籌委會、臨時書記處九月八日印發的一位坦桑尼亞人對中國駐坦桑尼亞使館在外交活動中講排場、擺闊氣提出尖銳批評的來信。毛澤東批示:“退陳毅同志:這個批評文件寫得很好,值得一切駐外機關注意,來一個革命化,否則很危險?梢韵葟木S也納做起。請酌定。”

        同日 晚上,針對賀龍受林彪等誣陷一事,讓機要秘書徐業夫給賀龍打電話說:經過和林彪還有其他幾位老同志做工作,事情了結了,你可以登門拜訪,征求一下有關同志的意見。次日,賀龍即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同林彪談話,明確表示:誰反對黨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對誰;誰擁護黨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誰!

        9 月10 日 自本日起,五次審閱陶鑄報送的中共中央關于一九六六年國慶節掛像、抬像辦法和標語口號的通知稿。十日,對一百條標語、口號作了大量刪減,批示:“陶鑄同志:標語、口號太多,是煩瑣哲學,要大精簡,各有十幾條就夠了,至多總共不要超過三十條。多了,誰也不記得,不看作一回事了。請再議削,印出交來。”十二日,審閱陶鑄重新報送的三十條標語口號后批示:“陶鑄同志:省得多了,不知送中央文革小組討論過沒有?如未,請送他們議一下。”十四日,審閱經中央文革小組討論過的通知稿后批示“林彪同志閱后退陶鑄同志照辦。凡事要思索,不宜倉猝作出決定。凡大事要征求較多同志的意見。請陶、周、任重 注意。標語、口號由一百條改為二十三條,較好,是一教訓。”十五日,審閱陶鑄本日晨二時報送的通知修改稿后批示:“同意。” 后又在陶鑄十六日再次送審的通知修改稿上批示:“同意。”這次送審稿中,加了 “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和“鞏固無產階級專政!加強工農聯盟”兩條口號,成為二十五條。十七日,中共中央將這個通知發到縣團級。

        9 月11 日 晨,圈閱陶鑄本日晨一時送審的《人民日報》社論稿《工農群眾和革命學生在毛澤東思想旗幟下團結起來》。陶鑄在送審時附信說:“這篇社論是根據主席的批示起草的,并經過文化革命小組討論修改過。”社論于本日發表。

        9 月13 日 晚七時,致信林彪、周恩來、陶鑄:“臥病三天,尚有微溫,今天略好?稍诿魈欤ㄊ模┗蚝筇欤ㄊ澹┥衔缡畷r或下午五時在天安門開七十萬人大會。我能起床,即去見見群眾,不能起床,則請你主持,我不去了。”

        9 月14 日 閱周恩來、陶鑄九月八日送審的中共中央關于農村縣以下文化大革命的規定稿。周、陶附信說:此件已在今(八)日上午碰頭會上談過,并作了文字修改,現送上,請予審批。毛澤東批示:“可即發,不要討論了。”這個規定于本日發出,共五條。規定指出:縣以下各級的文化大革命,仍按“四清”的部署結合進行。北京和外地的學生、紅衛兵,除省、地委另有布置外,均不到縣以下各級機關和社、隊去串連。秋收大忙時,“四清”運動可以暫時停下來。農村破“四舊”、立“四新”運動應在農閑搞。

        同日 閱李富春九月九日送審的中共中央關于抓革命促生產的通知稿,批示:“可即發。”通知要求:把《人民日報》九月七日社論《抓革命,促生產》寫成大字報,在各機關、企業事業單位張貼,并組織全體職工認真學習討論。各生產企業,基本建設單位,科學研究、設計單位和商業、服務行業的職工,都應當堅守崗位。學校的紅衛兵和革命學生不要進入那些單位串連,以免影響生產、建設、科學研究、設計工作的進行。中央各部直屬企業以及各地區的工礦企業、事業和商業、服務業、科研設計單位,凡已經開展文化大革命的,應當在黨委統一領導下,迅速組成兩個班子,一個抓革命,一個抓生產、抓業務。這個通知于本日發出,共六條。

        同日 閱劉少奇《在北京各工作組領導干部會議上的檢討提綱(草案)》,批示:“少奇同志:基本上寫得很好,很嚴肅。特別后半段更好。建議以草案形式印發政治局、書記處、工作組(領導干部)、北京市委、中央文革小組各同志討論一下,提出意見,可能有些收獲,然后酌加修改,再作報告,可能穩正一些,請酌定。”十月二十三日,劉少奇根據修改后的檢討提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作了發言,對派工作組等問題再次承擔責任。

        同日 閱周恩來本日送審的九月十五日接見紅衛兵和上天安門城樓人員名單等問題的報告,批示:“已閱。”名單包括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陶鑄、陳伯達、鄧小平、康生、劉少奇、朱德、李富春、陳云、董必武、陳毅、劉伯承、賀龍、李先念、譚震林、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李雪峰、謝富治、宋慶齡、郭沫若、何香凝、楊明軒、程潛、張治中、周建人、高崇民、蔡廷鍇、鄧子恢、李四光、傅作義、滕代遠、沈雁冰、李燭塵、許德珩、楊秀峰、張鼎丞、粟裕、蕭勁光、張云逸、王樹聲、許光達、徐海東等一百七十二人。

        9 月15 日 晨,閱陶鑄本日晨零時送審的《人民日報》社論稿《向工農兵致敬,向工農兵學習》,批示:“照發。”社論指出:生產是不能停下來的。工廠、農村的文化革命,說案,應當按原來的“四清”運動部署結合進行。農村在秋收大忙的時候,可以把運動暫時停一下。大、中學校的紅衛兵和革命師生,不必要到工廠、農村去進行革命串連,干預那里的部署。這篇社論于本日發表。

        同日 上午,審閱陶鑄送審的林彪將在本日下午接見全國各地來京革命師生大會上的講話稿,批示:“很好。改了一點,請林酌定。”毛澤東修改如下(加寫和改寫的文字用著重號標明):“我們的國家,是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們國家的領導權,是掌握在無產階級手里。斗倒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正是為了鞏固和加強我們的無產階級專政。很明顯,一小撮反動資產階級分子,沒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和我們不同,他們反對無產階級為首的廣大革命人民群眾對他們的專政,他們企圖炮打我們無產階級革命的司令部,我們能容許他們這樣一干嗎?不能,我們要粉碎這些牛鬼蛇神的陰謀詭計,識破他們,不要認他們的陰謀得逞。他們只是一小撮人,但是他們有時能夠欺騙一些好。

        同日 上午閱周恩來將在本日下午接見全國各地來京革命師生大會上的講話稿。周恩來在講話稿上有一個批注:“陶鑄同志:我仍主只由林彪同志一人講即可,已函請主席批示。”陶鑄在向毛澤東報送周的講話稿時附信說:“我意明天還是由林總與總理兩個都講較好。請主席批示。”毛澤東批示:“可以由兩個人講。”對周恩來的講話稿,毛澤東批示:“同意。”同日 下午,在天安門接見北京和來自全國各地的百萬紅衛兵和革命師生。林彪、周恩來發表講話。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同三百多名學生代表一起照相,并同焦裕祿的女兒焦守云單獨合影。接見正在中國訪問并應邀上天安門城樓的澳大利亞共產黨(馬列)主席希爾和夫人。見到陳云,在問了他的身體情況后說:文化大革命,我并沒有打倒你,你好好養病,將來好工作。這是毛澤東第三次接見北京和來自全國的紅衛兵和革命師生。

        9 月17 日 《人民日報》轉載《紅旗》雜志第十二期社論《掌握斗爭的大方向》。社論指出:集中力量打擊一小撮資產階級右派分子,打擊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是斗爭的大方向。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目的,絕對不是斗爭一切領導干部,也絕對不是斗爭群眾。決不允許用任何借口,任何方式,打擊革 命積極分子,挑動群眾斗群眾。

        同日 閱周恩來本日關于印發、討論劉少奇和鄧小平檢討提綱的請示報告。報告說:遵照主席給少奇同志信中提的意見,將少奇同志的檢討提綱以草案的形式印發政治局、書記處、中央文革小組和北京市委各同志,請他們討論并提出意見。少奇同志提出,在他的檢討發言稿上印上毛主席的批示。小平同志的檢討發言,前已送上,現再附一份,準備同時印發。毛澤東批示:“退總理照辦。小平的,我不看了,待各人提意見加以修改以后再看。”

        9 月中旬 閱康生九月十六日來信?瞪谛胖欣靡痪湃瓯∫徊ǖ攘蝗私浿泄仓醒肱鷾食霆z一事,陷害劉少奇,說:“我長期懷疑少奇同志要安子文、薄一波等人‘自首出獄’的決定。” “有些人本來就已經或企圖‘叛黨保命’,少奇的決定,就使這些人的反共叛黨合法化了。”毛澤東批示:“已閱。” 十一月二十四日,閱周恩來當天起草的中共中央關于劉瀾濤出獄問題給西北局的電報和劉瀾濤十一月二十二日給周恩來、陶鑄的信。劉瀾濤的信中說:近日南開大學衛東紅衛兵“抓大叛徒”戰斗組在西安市散發張貼傳單《劉瀾濤是叛徒嗎?》,現送上請閱。我們一九三六年履行自首手續出獄是經過中央批準的,現在不少同志問我這一情況,群眾中也引起很大猜疑,究如何答復這一問題,請中央能給以指示。周恩來起草的電報指出:“請向南幵大學衛東紅衛兵和西安炮打司令部戰斗隊同學說明,他們揭發的劉瀾濤同志出獄的問題,中央是知道的。如果他們有新的材料,可派代表送來中處查處,不要在大會上公布和追查。”毛澤東閱后批示:“照辦。”

        9 月中下旬 閱林彪九月十七日報送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建議農村、工礦企業、事業單位和黨政機關、群眾團體不成立紅衛兵等組織的報告和中共中央轉發這一報告的批語稿,批示:“照辦。”中央的批語和總參、總政的報告于九月二十五日發出! 9 月24 日 閱周恩來本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碰頭會商定的給華東局、上海市委并北京市紅衛兵南下兵團、北京市各大中學校在滬的紅衛兵組織的電報,同意立即發出。電報說:必須嚴格執行“十六條”中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決定,二十五日在上海強制資本家上街游行示眾和準備召開的群眾大會,應該停止。北京紅衛兵南下兵團和北京其他大中學校的紅衛兵迅速結束在上海的工作,回北京參加國慶節,進行組織和維護秩序的工作。這個電報于本日發出。

        9 月26 日 審閱同意周恩來本日報送的中共中央為轉發華東局關于學生和紅衛兵不得到醫院進行串連,醫院文化大革命按“四清”運動部署進行的建議的批語。此件本日發出。

        月底 審閱陳伯達、張春橋起草的林彪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七周年大會上的講話稿。講話稿使用了 “資產階級反革命路線”的提法。陶鑄等認為這個提法太重,建議改成“資產階級反對革命路線”。毛澤東表示同意。十月一日,林彪在天安門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說:“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以毛主 席為代表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同資產階級反對革命路線的斗爭 還在繼續。”十月一日晚上,張春橋向毛澤東提出,林彪本日上 午在國慶講話中“資產階級反對革命路線”的提法,從語法上講 不通,建議改回“資產階級反革命路線”。毛澤東說:不要改回 來了,以后提徹底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

        9 月底原則批準關于十月一日上天安門觀禮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名單。名單包括錢學森、王淦昌、鄧稼先、朱光亞、任新民、周培源、金善寶、關肇直、陳中偉、陳永康、沈鴻、侯祥麟、顧天訓等六十余人。

      歡迎轉載回鏈: 毛澤東在1966年(八)|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nipingwolun/1012513.html
      責任編輯:無

      上一篇:旅客丟失物品 車長服務貼心

      下一篇:沒有了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