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人物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教育 人物 養生 活動
      來源:投稿 編輯:俠名 發布時間:2019-03-20 16:42
      摘要:“偶像市場真正的春天還沒到,背后的藝人公司反而“先亂”了。 公開資料顯示,去年《偶像練習生》策劃時,有87家備選公司。節目爆紅后,參與《創造101》甄選的公司高達457家。之后,在資本和粉絲們的加持下,樂華

        “偶像市場真正的春天還沒到,背后的藝人公司反而“先亂”了。

        公開資料顯示,去年《偶像練習生》策劃時,有87家備選公司。節目爆紅后,參與《創造101》甄選的公司高達457家。之后,在資本和粉絲們的加持下,樂華七子Next、坤音四子ONER、香蕉七子Tangram、覺醒五子Awaken-F等新生偶像團體接連推出,偶像制造產業迎來新生機。

        好不容易靠著偶像選秀大熱,捧出幾位藝人,又開始在業內小有名氣的麥銳娛樂,最近卻被接連曝出藝人解約風波。旗下藝人李希侃和羅正,甚至還在微博上公開發文回懟,稱公司拿著他們的把柄威脅。解約事件徹底鬧到臺前。

        與此同時,在資本逐利之下,國內偶像經紀市場的一整套運營培養體系還沒完善,偶像訓練生“人才”出現“斷層”,加之粉絲群體正在培養之中,今年的偶像選秀節目似乎失去了持續的熱度。

        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近年來,僅有11家偶像經紀公司,先后融資25起。而在2017年,卻有3036家“藝人經紀”業務的公司成立。

        有多家主投文娛的機構曾表示,一直在看偶像經濟,但是還沒出手。因為,來自經紀公司本身的核心競爭力沒有磨煉出來。國內偶像市場的繁榮,比想象中要來的更遲一些。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采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生“嫌”

        王叢應該也沒想到,偶像選秀大熱之后不久,新生偶像們卻和經紀公司生出了“嫌隙”。

        3月4日22點01分,知名娛樂博主“吃瓜鵝每日搬”發布微博,猜測李希侃要從麥銳娛樂解約,其微博簡介等消息已經清空。其還表示,就在前幾天,有消息稱不僅李希侃,旗下藝人羅正也提出解約。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知名娛樂博主猜測李希侃要和麥銳解約。

        與此同時,有網友在“吃瓜鵝每日搬”下評論,稱公司和藝人本該彼此尊重,但麥銳卻沒好好對待李希侃,粉絲的淚早就流干了,愿和平愿順利。似乎也在暗示麥銳和李希侃之間早已存在矛盾。

        李希侃和羅正是麥銳娛樂旗下藝人,當初因為《偶像練習生》受到關注,這也讓麥銳這家公司受到關注。

        麥銳娛樂成立于2017年2月,是一個覆蓋選拔、培訓、企劃、制作、宣傳、經紀六大環節的偶像經紀公司。成立不到1個月,麥銳就獲得了辰海資本的數千萬人民幣天使輪融資。得益于此番選秀潮,2018年6月,麥銳又獲得來自上市公司文投控股數千萬元A輪融資。

        鉛筆道查詢發現,目前李希侃的微博認證還顯示為麥銳娛樂旗下藝人。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李希侃微博仍顯示是麥銳娛樂旗下藝人。

        不過,似乎是為了印證娛樂博主“吃瓜鵝每日搬”的話。3月5日,李希侃發微博表示:“憤怒”。網友們多認為此條微博和解約一事有關。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李希侃發微博表示:“憤怒”。

        3月6日01點28分,麥銳文化傳媒有限公司CEO王叢也在微博上表態,似乎再次驗證公司與旗下藝人之間存在“矛盾”。王叢稱,今天想說點心里話!耙酝衙课凰嚾硕籍斪鲎约旱暮⒆,希望能坐下來談談!

        王叢表示:“人無完人,都會犯錯。錯了會認,會聽,也會改,為的是對孩子們負責,讓他們更好,我希望我這棵樹可以給他們祛熱納涼!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王叢微博全文。

        接著,當天16點25分,羅正發微博回應:“誰沒有好好坐下來和你談過,捏住一些事威逼利誘實在可恨!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羅正回應稱在一次又一次溝通中失望。

        短時間內,三方之間的微博互動,讓麥銳娛樂這家公司與旗下藝人們的微妙關系推至前臺。雙方要“解約”的流言也在粉絲們之間傳開。

        在公司高管眼里,公司是藝人的大樹,希望藝人們更好;在藝人的眼里,公司總是一次次讓自己失望;而在粉絲們的眼里,自家偶像肯定遭受了不公平待遇,所以事情才愈演愈烈。

        至于這次“內亂”原因,鉛筆道通過電話和短信方式聯系王叢,但對方并未回應。

        事實上,近年來新生偶像們與經紀公司存在矛盾,進而因解約鬧到法庭的已經不是個案。因《偶像練習生》出道的蔡徐坤,就是在今年2月才剛與前東家正式解約。據了解,2017年8月30日,蔡徐坤起訴前東家依海影視經紀霸王條款,單方面解約。

        利益“談不攏”

        顯然,偶像市場起步之初,市場發展遇到的阻礙比想象中更多。

        針對頻繁出現藝人與經濟公司發生解約現象。業內人士王琦(化名)認為,兩方分開的因素很多都是主觀的,就好比員工在某家公司干的很好,發生一些事情看不慣了,想要找下一家公司,其實是一樣的!斑@里面的真實原因,包含的內容有很多,情況復雜,外人不好隨便亂猜測!

        另一位行業人士李輝(化名)則直言:“錢的事兒談不攏,其他一切都無從談起!

        李輝認為,經紀公司和藝人本身就是靠“利益”來維系雙方關系!敖浖o公司需要栽培藝人,靠藝人賺錢,藝人需要公司資源走紅。但是,當經紀公司在培養藝人時,如果沒有盡到服務的義務,只把藝人當做賺錢的工具,沒有一點誠意;蛘咚嚾藗冇辛艘稽c名氣后,認為現有公司資源不能滿足其宣傳和更好的發展,又有粉絲支持的情況下,雙方的合約自然很難維系!

        李輝表示,在實際過程中,情況可能還要更復雜。

        在現實生活中,本來就存在一種“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的說法。李輝解釋道:“比如公司和藝人事先談好了條件,但也不排除第三方公司,給藝人開出更高的價碼和更優渥的資源,讓藝人有底氣和老東家‘開撕’!

        但李輝也表示,解約其實對公司和藝人雙方都會有不利影響。特別是在打造藝人的期間,會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這種情況下,失去一個已經有些影響力的藝人,代價不僅是藝人,還有聲望與資源的流失,這會讓一家體量不大的公司陷入苦難之中。

        而對藝人來說,代價可能是天價違約金,或者更加艱難的星路。

        事實上,不僅偶像經紀公司才出名的偶像藝人,其實,“老藝人們”也在“逃離”老東家。

        比如,因《泡沫》《后會無期》《睡公主》《喜歡你》等歌曲,被大家熟知的歌手鄧紫棋,也在今年3月7日,宣布和經紀公司“蜂鳥音樂”解約。但她可能要面臨失去藝名“鄧紫棋”的局面。

        因為鄧紫棋本名鄧詩穎,“鄧紫棋”這個名字,早在2014年9月5日,就由經紀公司“蜂鳥音樂”申請了商標注冊,用于珠寶鐘表、廣告銷售、教育娛樂、服裝鞋帽、科學儀器、辦公用品、健身器材等商標分類。2015年7月20日通過初審,也在2015年10月21日進行注冊公告。

        不僅如此,這些年鄧紫棋的不少歌曲,都被經紀公司“蜂鳥音樂”申請了版權保護。

        其實,在“娛樂圈”藝人解約似乎已經成為行業“慣例”,并非“新鮮事”了。比如蔣勁夫、唐人、黃子韜、陳楚生、蘇醒和韓國sm等藝人,此前都曾和老東家“翻臉”,而鬧翻的原因基本都是藝人不滿經紀公司的壓榨。

        “娛樂資本論”曾報道過,想要經濟公司和藝人能夠和諧相處,就要建立經濟聯結。比如給明星股權,引入明星股東;高價收購明星的空殼公司,并且要求業績對賭;共同投資影視項目,分享收益。

        因為,即便經紀公司、藝人都清楚對方想要的是什么,但在資本逐利下,雙方總是更為自己打算。正如李輝所言,對藝人和經紀公司而言,只有雙方“利益”都“合適”了,雙方才能徹底捆綁的“結實”。

        公司狂熱,資本觀望

        比頻繁的解約風波更讓人擔心的,是偶像經紀公司們“瘋狂”入局后,資本們為賺“快錢”,培訓公司創建時間短,未形成完善的培訓體系,所帶來的訓練生水平低的浮躁的行業亂象。

        去年的《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給了市場一拳重擊!杜枷窬毩暽飞暇僅1小時,播放量突破1億人次。12期的播放總量達到30.1億次,投票總數超過1.7億,微博話題閱讀量破140億。隨之4月開播的《創造101》,首期播放量突破6億次,總播放量累計50億,微博話題閱讀量達到147億的成績。

        驚人播放量的背后,粉絲們也讓大眾見識到了明星的“商業價值”。資料顯示,為了將NINEPERCENT和火箭少女送出道,粉絲們為《偶像練習生》總體集資超2000萬,為《創造101》整體集資超過了4000萬。

        不僅如此,《中國偶像產業迭代研究報告:互聯網激活偶像產業“造血系統”》顯示,2020年中國偶像市場總規模將超1000億元。

        這下,新生流量的“崛起”和粉絲們的大方,鼓噪了整個偶像市場。

        今年開年,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紛紛加入男團養成競爭。三檔同類型綜藝在同季度進行,空缺近300位訓練生的“爆紅”機會,經紀公司們坐不住了。

        據悉,在《偶像練習生》第一期中,共有87家公司,1908位練習生參加。節目從中篩選出了31家公司旗下92位練習生加8位個人練習生,組成了這100位練習生進行比拼。在《創造101》中,從457家公司、13778名練習生中,選擇了40家公司的101名女孩進入節目。

        而今年,僅《青春有你》一檔節目,在海選階段就收到了一萬名訓練生,217家公司的簡歷,比去年的87家漲了近1.5倍。

        據藝恩數據統計顯示,僅在2017年,新成立經營“藝人經紀”業務的公司就達到了3036家,風口跡象已經逐步顯現。

        但有趣的是,偶像經紀公司們爭相追逐紅利的同時,資本層對偶像經紀公司們“下手”的卻并不多。甚至有多家主投文娛的機構表示,一直在看偶像經濟,但是還沒出手。

        據鉛筆道不完全統計,近年來,僅有11家偶像經紀公司,先后獲得25起融資。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11家偶像經紀公司獲得融資。

        新京報此前曾報道,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來自經紀公司本身的核心競爭力沒有磨煉出來,更多的是在依賴外界渠道。綜藝節目的短期曝光將粉絲引流至各個經紀公司,留存和轉化率還要看各家的本事。另外,如何退出也是他們猶豫的原因之一。

        這也不難理解,公司作為練習生的創造者、策劃者和收益者,需要“打鐵自身硬”。從曲目創作、節目制作到運營水平等多方面綜合實力,來賦予偶像團隊相應的文化特色。

        與此同時,在公司們將目光對準粉絲市場后,大家在今年發現:偶像訓練生的供給,不夠了。

        據悉,公司們選“才”的渠道幾乎一致,都是瞄準表演和音樂專業院校。但是,中戲、北影和上戲人才有限。此前甚至有媒體報道,有學校老師表示,連大一新生都被簽走了。

        但一些剛進入賽道的公司,還沒建立成熟的訓練生培訓體系,在簽約了新人后,就要送到節目進行選拔。

        甚至連《青春有你》的制作人代表張藝興都這樣感嘆:“現在市場太浮躁了,來這個節目只要4個月,所有人就能認識你。練習生沒有時長限制,練習5年、2年、1年、2個月、1個月,甚至10天、5天都可以出道!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張藝興在節目中與選手對話。

        參加一個偶像選秀的短短四個月時間,就能夠獲得大眾的認識,這對于練習生來說好似是不虧的事情。但從長遠的發展來看,自身沒有過硬的實力,卻被泡沫化的偶像經濟包圍,并不是一個偶像最優的起步方式,也不是這個賽道公司們的長久生存之道。

        校對 | 林夕

      ,社會
      歡迎轉載回鏈: “虛假繁榮”偶像市場:解約風波不斷 投資人觀望 3千家公司僅11家獲融資|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renwu/1012450.html
      責任編輯:俠名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