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人物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教育 人物 養生 活動
      來源:投稿 編輯:俠名 發布時間:2019-03-20 21:02
      摘要:她17歲學越劇,半路出家進東方歌舞團,專輯《甜甜甜》一天銷量800萬盒;如今再接戲只對量身定做的角色感興趣 李玲玉 上街聽到《粉紅色的回憶》,我會撲哧一笑 除了做飯,李玲玉喜歡各種文玩。 在韓寒執導的電影《

        她17歲學越劇,半路出家進東方歌舞團,專輯《甜甜甜》一天銷量800萬盒;如今再接戲只對量身定做的角色感興趣

        李玲玉 上街聽到《粉紅色的回憶》,我會撲哧一笑

        除了做飯,李玲玉喜歡各種文玩。

        在韓寒執導的電影《飛馳人生》中,有一個最終被剪掉的熟悉身影,李玲玉。只留下一個名字“朱春娟”——騰格爾飾演角色的女朋友。

        在過去的三十多年里,只要說起李玲玉,大家就會聯想到“甜歌皇后”,一首《粉紅色的回憶》至今被人傳唱。上世紀80年代,她憑借《天竺少女》紅遍大江南北。從1987年到1992年的五年時間,李玲玉先后錄制了《甜甜甜》《甜歌皇后》《甜妹子》《你漂亮我瀟灑》等88張個人專輯,平均每張專輯銷量都在百萬張以上,其中專輯《甜甜甜》的銷量更是在一天內達到了800萬張。盡管曾刮起過一股甜蜜風暴,但李玲玉說,她在生活中并不是一個甜姐兒,“可能我長得甜,唱得甜,但我的性格、脾氣、愛好都跟甜沒一點關系。”

        如果你仔細看過她的五官,會發現李玲玉的眉眼中帶著一股英氣。在越劇眾多小生流派中,無論是溫婉儒雅的尹派、清新柔美的陸派,或是深情纏綿的范派都不適合她,唯有高亢激昂的徐派,一嗓子能捅破天那種最對她的脾氣。

        1 苦練體形,皮帶和肉粘一起

        李玲玉出生于上海一個普通工人家庭,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她從10歲就開始住校,后來喜歡上了越劇。當年北京紅旗越劇團到上海招演員,李玲玉頂著父母的反對去應試,在五千多名考生中脫穎而出。1980年,高中畢業后的李玲玉,正式進入北京越劇團,反串徐派小生,并接受嚴格的訓練。

        17歲才開始學越劇的李玲玉,要比別人更下工夫。為了練體形,她長期在腰上束著皮帶,結果有一次綁的時間太長,皮帶和肉粘在了一起,她忍著疼把皮帶連著肉一起撕下來。為了能把臺步走得更穩,演員要在腳踝后綁兩個沙袋,把重量往下沉,時間久了就像吸在地上一樣。勤練三年,李玲玉成了越劇界有名的“小生”。

        1983年,李玲玉被調到東方歌舞團,那時團里已經有了幾位非常有名的歌手,成方圓、朱明瑛、程琳。“我算什么,又不是科班出身,一個半路出家的人怎么能超過她們呢?”還在試用期的她,每天都會在舞臺邊偷偷看歌舞演員排練。不久之后,東方歌舞團有一個面向“亞非拉友好國家”的演出,老師想起了這個面容姣好的女孩,給了李玲玉一盒磁帶,讓她回去好好模仿里面的日本歌曲、印度歌曲和阿拉伯歌曲。

        回家后,她沒日沒夜地聽,還學了日本舞、印度舞,三個月后,她成了晚會的焦點,變換著各個國家的服裝和語言載歌載舞。第二年,東方歌舞團就為她錄制了個人專輯《東方新秀李玲玉》。也是從那時起,很多人聽到了李玲玉的歌聲,并喜歡上了這個甜美而清爽的歌喉。

        2 最紅的那段日子,也最煎熬

        從1987年到1992年,五年的時間,李玲玉連續出了《甜歌皇后》《甜妹子》《甜甜甜》等88張個人專輯,每張專輯銷量都在百萬以上。專輯《甜甜甜》磁帶銷量在一天之內高達800萬盒。也是從那時起,李玲玉成了當時最火的女明星,音像廳、書店到處都掛著她的宣傳海報,走到哪兒都有人叫她“甜妹子”,每天都有無數觀眾給她寫信,給她團里打電話。

        這一段最紅的日子,卻也成為李玲玉最煎熬的時期。當時的專輯并不是東方歌舞團為她錄制的,團領導也找過她談話,“東方歌舞團演員在外面唱《粉紅色的回憶》像什么話?不要再接外面的錄制了”。這讓李玲玉陷入兩難,“從我的感覺來說,歌曲都是一樣的,有這么多人喜歡肯定有它的道理,但在那種環境之下我說不出,覺得拉了大家后腿,對不起他們。”

        急于跳出“條條框框”的李玲玉向東方歌舞團提出辭職。之后她主演了《西游記》《紅樓夢》《編輯部的故事》等影視作品,還上了春晚,做了中央電視臺的特約主持人。

        雖然已憑借“甜歌”紅遍大江南北,但30歲的李玲玉不想再做甜姐兒,想唱成熟女人的歌。1993年,她推出轉型之作《女人心緒》,但李玲玉的“甜”在觀眾心中早已根深蒂固,新專輯的銷量并未獲得預想中的成績。順風順水的李玲玉也因此跌入人生低谷,患了抑郁癥。

        如今,李玲玉把這段經歷視為一種磨煉,“成長的時候遇到過很多挫折,迷茫過痛苦過,也抑郁過。但我還算剛強,走了彎路,但最終還是根紅苗正。”

        3 性格又直又倔,跟“甜”一點都不搭

        如果說唱歌的李玲玉甜度是100%,那生活中的她甜度就只有0。

        回憶起小時候,李玲玉記得家門前是成片的梧桐樹,她總是隨著哥哥們爬樹,爬上去就不下來,坐在樹上看小人書,做功課,打彈弓。

        兩個哥哥在前面打架,她在后面幫忙扔石頭,任誰也不敢欺負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假小子。

        雖然李玲玉是地道的南方人,但性格豪爽,“我的性格又直又倔,哪有一點甜的感覺?”她說,如果只是面帶微笑坐在那兒不說話,別人會感覺她特聽話、特甜。但是,她的性格跟“甜”根本不搭界。“如果你比我好,我會一邊假裝沒事,但心里很生氣,一定要超過你,我會把心里的不服輸變成一種動力。”

        如果她決定做一件事,誰勸都沒用。就算撞了墻,下次她還撞,直到撞出一條血路為止。“用現在的話說,人生就是不斷地折騰,要不哪有精彩?”李玲玉認為自己是一個永無止境不知疲倦的人,永遠都停不下來,就算再累也還能做頓飯。

        她總是挑頭帶著大家一起玩,一起鬧的那個人,哪怕是朋友請她吃飯,但最終付款的往往還是她。李玲玉就是喜歡當那個“罩”著朋友的“老大”,身邊的朋友不分男女,不管長幼都愛這么稱呼她。

        4 一進廚房就興奮,做飯是種享受

        成年后,李玲玉總是會夢到童年時家附近的小橋流水,“我家旁邊的小池塘里有很多大閘蟹,黃蜆子和螺螄,地上長著馬蘭頭,都是能吃的東西。我小時候就愛吃螺螄,爸爸把它們養在家里,養干凈,炒了吃,很美味。”

        那時候物質匱乏,大家都過得很苦,不像現在想吃什么都有;剡^頭來看以前,李玲玉會覺得今天的幸福生活很不易,所以每次當她回到家,都會給父母、哥哥做幾頓可口的飯菜,他們也會很享受。

        李玲玉喜歡一邊做菜,一邊聽音樂、喝著紅酒,她認為做飯是享受生活的一種方式。如果忙碌一整天回到家有一頓可口的飯菜,心情一定會愉悅。所以,每次兒子杰西打電話說要回來吃飯時,李玲玉一定會跑去菜市場買新鮮的食材。

        “雖然我做的菜不太好看,但是吃過的人都說特好吃。我是屬于一進廚房就興奮的人,覺得一頓美食可能讓人心情愉悅。”李玲玉是一個生存能力特別強的人,她覺得世界上可以沒有任何東西,只要有廚房就行,同時她也是一個很會享受生活的人,“活了大半輩子,只有生活好,才會對一切都好。”

        兒子

        經歷叛逆期后成了朋友

        你問她這輩子收到最好的禮物是什么?李玲玉說是兒子杰西。

        她在微博上經常曬兒子的照片,身高1.92米,是個帥氣的混血兒,也是被圈中人虎視眈眈的一枚硬核小鮮肉。聊起兒子,李玲玉一臉陶醉,“他人又高又帥,唱歌好聽,網球也打得好,拿過很多冠軍,辨識度實在太強了,很多演藝公司都想簽他。”

        在李玲玉眼里,兒子16歲之前一直是個懂事、聽話、善良的孩子,他不懂花錢,每次都把錢存在錢罐里,出門也有司機接送。因為兒子太單純,李玲玉對他一直實行保護主義,只是告訴兒子要懂得感恩、善良,并沒有教他男孩遇到“青春期”的事情應該怎么處理,想著他18歲上大學再去面對。

        然而,叛逆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17歲的杰西因為一次同學聚會爆發了。他回到家很生氣地說被同學嘲笑什么都不懂,是個媽寶男,自從那次之后一發不可收拾,兒子開始頂嘴,兩人開始爭吵,杰西也差不多有一兩年的時間不怎么跟李玲玉說話,“哎呀,我心態都崩了,那段時間難受得想跳樓。”

        李玲玉知道自己改變不了兒子,于是改變自己,這幾年不斷在自我調整,學會去贊揚他,從側面給他建議反而和兒子成了朋友。

        李玲玉也一早為兒子鋪路,常常帶著兒子去節目錄制現場,讓他到北京電影學院大師班學習了三個月,但杰西說:“媽媽,我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現在兒子在加拿大一所大學學習金融管理,李玲玉選擇支持兒子的決定。

        她想起自己從小學藝,就算父母千百個不同意也沒法阻止她,倔強得要去北京闖出一條路來。如今兒子也和她當年一樣倔強,她也不再干涉孩子的決定。“我也是摸爬滾打過來的,受了很多委屈、挫折。但我這人的信念是,做事情就要做到底,給我兒子樹立榜樣”。

        現在兒子長大,李玲玉也有更多的時間忙自己的事業。三年前,她跟朋友在上海開了文創公司,一個公司做劇本研創,還有一個影業公司,做自己研發的劇本。她想著以后可以一邊唱歌,一邊寫劇本,一邊還能做制片或者再演戲。三年下來,初見雛形,一切已經進入軌道。

        《西游記》

        “玉兔”形象太經典,難以超越

        李玲玉第一次“觸電”是86版《西游記》中玉兔精一角,當時楊潔導演到東方歌舞團選人,看到李玲玉能唱能跳,不僅形象好,那一雙大眼睛也生得很靈動,就選定了她。但《西游記》的拍攝條件非?量,對第一次演戲的李玲玉來說,是個非常痛苦的過程,“當時只有攝像王春秋一臺攝像機,一場戲得演幾十遍,遠景、近景、特寫全都用這一個鏡頭,我需要無數次地重復表演,讓我哭一次兩次還行,哭十幾次哪還有眼淚?而且在舞臺上演戲感情都是連貫的,但拍戲的順序打得亂七八糟,這戲要怎么接?但最后都克服了。”

        《西游記》火了之后李玲玉才覺得自己演了個這么重要的角色,“那時候‘玉兔’就是我的代名詞。”之后有不少人邀請李玲玉拍戲,但她接得很少。“因為玉兔精給觀眾的印象太深,是我難以超越的經典,我覺得我演什么都不行了。”

        1992年李玲玉收到導演趙寶剛的邀請,飾演《編輯部的故事》中的“女機器人”,李玲玉想著反正就去一周,又是同期錄音也挺快的。“但我沒想到攝影棚里會那么熱,夏天還穿一套呢子衣拍,電風扇都要關掉,真的是零上四五十攝氏度,熱得我一直在滴水。”雖然辛苦,但李玲玉覺得挺好,還演了情景喜劇。

        新鮮回答

        新京報:如果現在有一些影視邀約,民意,你怎么判斷對它是否感興趣?

        李玲玉:其實一直有影視劇找我演,但真要我演一個角色,就要讓編劇跟我聊,你感覺我的脾氣性格是怎么樣的,就寫到里面去,為我量身定做的角色我才會喜歡,演起來也得心應手,不是說隨便缺一個角色才想到找我。

        新京報:你怎樣平衡自己這些身份呢?唱過歌,跳過舞,當過主持人又當演員。

        李玲玉:我這人就是個不服輸,什么都想去嘗試一下。我不認為我在每個行業里面都是最好的,但綜合來評價自己,閃光點還挺多。

        新京報:生活中有什么興趣?

        李玲玉:我的興趣很多,喜歡淘石,綠松石、翡翠、文玩等我都很喜歡。也會經常對著電視學一些我不會做的菜,用本子記下來。我還想弄個自己的小會所,專門接待我的這些親朋好友,累了就過來,我做飯給他們吃。

        新京報:你去KTV會唱什么類型的歌?

        李玲玉:我很少唱我自己的歌,一般都唱跟自己不搭的,比如韓紅的歌或者唱京戲。我唱得不多,就在旁邊給他們打拍子,甩著鈴鐺給他們伴奏。我是個喜歡熱鬧的人,也不招人煩,反正跟我接觸的人都蠻喜歡我的。

        新京報:如果在公眾場合聽到《粉紅色的回憶》,你會有什么反應?

        李玲玉:一笑。聽得太多了,這首歌簡直是廣場舞必備,經過時我會撲哧一笑,但還是覺得挺親切的。

        采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楊暢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歡迎轉載回鏈: 李玲玉:上街聽到《粉紅色的回憶》,我會撲哧一笑|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renwu/1012594.html
      責任編輯:俠名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