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熱議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評論 社會 熱議 軍事
      來源:烏有之鄉 編輯:韓東屏 發布時間:2019-03-21 00:31
      摘要:美國的共和黨代表的是最有錢的那部分人的利益,是不可能看到美國問題的實質,也不會采取會傷害到有錢人根本利益的政策來解決這些問題。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我應邀參加美國約翰霍布金斯大學參加東亞研究系,政

      美國的共和黨代表的是最有錢的那部分人的利益,是不可能看到美國問題的實質,也不會采取會傷害到有錢人根本利益的政策來解決這些問題。

      美國的農業與美國的社會危機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我應邀參加美國約翰霍布金斯大學參加東亞研究系,政治系,社會學系聯合舉辦的中國農村研討班,做關于中國的城鎮化及其后果的演講。作為演講的開場白,我說我雖然讀了五個大學,并在美國大學當教授,但骨子里依然是一個中國農民。我在中國農村出生,并在中國農村度過了我一生中一些現在看來比較艱苦但又充滿美好回憶的時光,所以我的演講將充滿中國農民的偏見與局限,請聽眾諒解。

        當天參加我們的研討班的有美國幾所著名大學的教授,研究生等。我說在各位美國教授和來自世界各國的研究生們看來,美國無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國家,最富有的國家。但在我這個中國農民的眼里看來,美國是一個失敗的社會,而且失敗的很嚴重。美國的國土面積跟中國差不多,但美國可耕地占美國國土的百分之四十,而中國的可耕地改革開放前只占中國國土的百分之十五。改革開放三十年,因為城市的擴展,修建高速公路,高鐵,加上房地產業的擴展,現在中國的可耕地只占中國國土的大約百分之九了。而且,在美國有三十度坡的地就不算可耕地了,而中國農民則把梯田修上了山頂。美國有這么多可耕地,卻有比中國更多的人餓肚子。

        這讓想起了多年前我在河北和安徽農村考察時了解到的一個情況。21世紀初,一些中國官員請美國的農業專家到中國農村來指導中國的農業發展。中國是有四千年的農耕歷史的國家。在許多人眼里,中國農民是世界上最好的農民。美國教授F.H.King在其《中國朝鮮日本的四千年有機農業》一書中對中國農民的耕作技術做了很高的評價。[1]我在美國布朗戴斯大學讀書的時候,學校里的非洲專家摩根桑教授,多次在班上講,中國能夠解決吃飯問題,是因為中國有世界上最好的農民,有世界上最好的農業組織體系。非洲不能解決糧食問題,主要是非洲人不會種地。顯然,當時的某些中國官員認為中國農民還不夠優秀,中國的農業組織體系還有待提升。所以,就有了美國的農業專家到中國農村來班門弄斧。那些美國專家看到中國農民在坡度很大的土地上種地,感到很不解,提出這些土地應該全部退耕還林。那些中國官員竟然采納了這些對中國農村一無所知的美國專家的建議,強制農民退耕還林。至少,我在河北和安徽見到的農民對此非常不理解,怨氣很大。他們認為我們怎么可以聽美國人的。我們祖祖輩輩就是這樣耕種和生存的,F在聽了所謂的美國專家一席不接地氣的話,就放棄我們的耕種方式。這樣下去,我們中國人的糧食哪里來?[2]不幸的是中國農民的擔心,正在成為現實。中國現在已經需要大量進口糧食了。二零一二年,中國已經進口八千多萬噸糧食。[3]如果按人均五百斤口糧算,這是三億兩千萬人的口糧。中國糧食的危機已經開始了。

        中國用世界上百分之七的可耕地,養活著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一的人口。中國在新中國成立快三十年時就已經基本解決了溫飽問題。人均壽命從一九五二年的三十五歲,提高到一九七六年的六十九歲。中國人口人均壽命在前三十年幾乎翻番,領先跟中國的起點一樣的印度二十年。中國和世界上有些人,中國的人口在前三十年幾乎翻了一番,人均壽命幾乎翻了一番,這個事實是沒法跟他們的餓死人的謊言匹配的。

        七十年代的中國還比較貧窮,但中國政府初步為中國的農民提供了免費教育,和以赤腳醫生為特色的農村合作醫療。當時中國基本上消滅了無家可歸現象,消滅了娼妓,毒品問題。中國的農民在農村發展多種經營,創辦社辦企業,讓農民不需要離開家鄉,就可以進工廠工作,增加收入,本人上大學前,就在本村的村辦廠子工作過五年。我們那個廠子有一百多個工人,每年產值上百萬。農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而且當時中國農村的生活基本上是無垃圾的生活方式,農民把草木灰,人糞尿,都經過發酵,作為有機肥料用到農田去了。家鄉的墨水河當年清澈見底,有大量魚蝦,鄉親們直接從河里挑水吃。因為中國人的環保生活方式,七十年代聯合國發展問題專家把中國的發展模式,看做是第三世界國家的樣板,人類的希望。蘇珊派珀女士的英文著作里對此作了介紹。[4]

        美國有中國四倍多的可耕地,但美國人卻只有中國五分之一多一點的人口。許多美國人,包括許多美國的政客和知識精英,并不知道美國人有多么的幸運。他們想當然的認為美國的成功和富有是因為他們創造了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所以他們到處向全世界,特別是第三世界國家,推銷他們的政治制度,甚至用槍炮來把自己的制度強加給第三世界國家。二零零五年,我參加了一個由富布萊特基金贊助的美國教授考察團到中國的香港,澳門,廣州,深圳,廈門等地去考察。每到一地,我們十五個美國教授分成三人一組,給中國教授和學生講解美國的民主制度和經濟系統。美國教授毫不掩飾他們的優越感,不厭其煩地告訴中國的學生和老師,如果中國采納美國的民主制度,經濟也會像美國一樣的發達。有一次,我終于忍不住了,我說美國的經濟發展水平,決不是因為美國的民主制度的緣故。有美國那樣的自然資源和機遇,任何制度都可以的。我的話讓跟我一個小組的兩位美國經濟學教授怒不可遏,說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荒唐的話。我問他們知道不知道美國有多少可耕地,中國有多少可耕地。他們說不知道。我告訴了他們。然后問他們用一畝地養活一個人容易,還是用二十畝地養活一個人容易?美國人的人均可耕地,至少是中國人的二十倍。美國人是既不知己,也不知彼,就到世界各地去指手畫腳。這就難怪他們在二戰后主導世界的這些年,犯了一個又一個的戰略錯誤。

        其實美國像世界歷史上的其他霸權國家一樣,不可能知道什么制度對別的國家好,那個問題只能由其他國家的人民來回答。其實美國并不在乎什么制度對其他國家好與不好,他們只在乎別的國家怎樣做才對美國好,至于那樣做對其他國家好與不好,并不是美國人關心的。

        美國在第三世界國家推行其政治制度的結果,就是在第三世界國家造成極大的政治動蕩,政治分裂,戰亂不斷,兩級分化,民不聊生。如果美國的民主制度真正是美國成功的原因,其在第三世界國家推行的結果,基本上是適得其反?纯从《,菲律賓,拉美等國家推行所謂的西方民主制度后的結果就知道了。

        八十年代末,我獲得新加坡政府的獎學金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教育學院學習。當時新加坡的物質生活條件比中國好一些。我的一些同學就把新加坡的成功歸功于新加坡曾是英國殖民地的緣故,認為如果中國被西方殖民幾百年,生活就會像新加坡人一樣。但我聽到許多新加坡老華僑說過,新加坡是英國殖民地的時候,新加坡華人就是二等公民,能做的工作就是給西方殖民主義者當傭人。新加坡的成功,是新加坡獨立后,新加坡華人掌握了自己的命運。同時也受益于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及冷戰時期中美蘇在亞洲,特別是東南亞地區的角力,為新加坡的發展制造了一個難得的發展機遇。我把這些聽來的話告訴我的同學,并跟他辯論?伤煌。因為這個辯論,我的同學跟我不愉快了好長時間。我認為我的這位同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的同學看到了新加坡的繁榮,但并不知道它繁榮的根本的原因,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新加坡畢業后,我又到美國的佛蒙特大學學習。來美國之前,受八十年代中國報紙電視影響,我對美國的民主制度還是很期待的,想研究美國的文化史,思想史,外交史,將來回中國做一個美國研究的學者。但剛到美國的經歷讓我大吃一驚。我來美國的時候身上帶的錢不多。在紐瓦克下了飛機,要去紐約肯尼迪機場換飛機去佛蒙特的伯靈頓市。我推著行李車走出機場,一個黑人走過來幫我推車。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以為他是學雷鋒做好人好事。沒想到出租車來后,他伸出手來,看我沒有沒搞明白怎么一回事。他罵了一句,“白癡,給我錢”.他罵得很兇,我趕緊拿出五美元。他說他不是討飯的。讓我多給。我又拿出二十美元。他一把奪了過去,然后罵罵咧咧的走了。簡直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搶劫。

        到了肯尼迪機場,一個人拿著一本素食主義生活方式的書,說是他自己寫的,免費送我。我想人家把自己的書免費送我。不要的話,太不禮貌了。就拿了一本。剛拿了書,那人就拿出一張紙,上面寫著要求捐款的數目,一百美元,七十五美元,五十美元,最少是二十五美元。我知道自己上當了。但當時的我還很在乎自己的臭面子,怕被人家瞧不起。免費就拿,不免費就不要。沒辦法就硬著頭皮給了那個人二十五美元。到美國不到一天的時間里,我這個在中國大學當過幾年講師,還在新加坡留過學的中國人,就被人騙走了五十美元。相當于當時中國人在國內幾個月的工資。算是我到美國交的第一筆學費吧。

        更讓我吃驚的是我在北伯靈頓的美國鄰居的生活狀態。柏林頓分南北兩部分。有錢人聚居南部,北部主要是窮人,房租便宜很多。我跟兩個美國白人合租一座小樓的二樓,有三個房間。房租每月二百五十美元。其實這個房子的主人是一個已經畢業了的醫學院的學生。他來上學的時候買了這個房子,自己住著,并租給同學,F在他畢業了,就讓他的一個同學幫他管理。他的同學實際上不需交房租,只有我和另外一個房客交房租。我們的鄰居是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婦。女的叫瑪麗,男的叫杰夫。他們兩口都不認字。男的會開車,有一輛破舊的卡車。偶爾打一點零工。女的不會開車,當時正在聽錄音學駕駛執照。因為她不認字,便找朋友把駕駛員手冊錄下來,她聽錄音來準備考駕駛執照。

        他們兩口有四個男孩。老大十一歲,也叫杰夫,因為在學校里用頭撞校長,被送進一個問題兒童學校。平時不回家。老二叫拉夫,八歲,熱議,老三叫保爾,只有六歲,還有一個小的只有二三歲。每天下午放學后,老二和老三就到我們家來找我兒子玩。然后問我能否給他們一片中國面包。我就拿我們自己蒸的饅頭給他們吃。他們天天來,讓跟我合租房子的美國同屋很不高興。說我不能讓他們進屋子。后來,我就只好帶他們到旁邊的公園去轉一圈,然后把他們送回家。周圍的鄰居見我天天帶他們去公園,竟然戲稱我是他們的義父。后來,我往波士頓搬家的時候,瑪麗和他們的孩子來給我們送行,旣愰_玩笑的問我,能否把他們的老二和老三帶上,眼里帶著一種無奈,旣惡退齻兊呐笥训纳钋闆r很糟糕。他們沒有工作,孩子又多。他們能夠從政府領到糧食券。如果他們節省一點的話,或許可以夠吃。但跟瑪麗和他的丈夫一樣不會經營,又經常用糧食券買啤酒喝,所以,他們常常沒有足夠的食物讓兩個飯量比較大的孩子吃飽。

        按照美國政府的統計數字,美國現在有四千七百萬人靠糧食券過日子,如果沒有政府的糧食券,這些人就得餓肚子。二零一二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米尼在一次募捐會上講,他不能指望占美國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七的人給他投票,因為這些人完全靠政府的救濟生活,是民主黨的鐵定票倉。羅米尼指的百分之四十七的美國人,就包括這些靠美國政府的糧食券生活的人,和靠政府提供醫療救濟的人。

        美國的窮人和富人住的社區基本上是分離開的。美國的富人大都不知道美國窮人是怎么生活的,而美國的窮人也不知道富人是怎樣生活的。像我這樣在美國留學的人,本來沒有機會了解美國的富人怎樣生活。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兒子得到一個到美國私立學校念書的獎學金。這個學校在美國最富有的區之一:麻省的衛斯理市,就是宋美齡就讀過的著名美國女校衛斯理大學的所在地。這個學校的前身是衛斯理學院的附小,只收女孩。后來改為男女混校。其高中部是一家獨立的學校,還是只招女生。這所私立學校的學費很貴,但其學校的章程規定,每年要拿出學費的百分之十支持上不起該校的學生。我的兒子因為偶然的機會認識了在該校工作的付校長,那位付校長很喜歡我兒子,就把我兒子介紹給了學校。我兒子于是得到了這個在許多人看來是天上掉下來的好機會。當時我正在中國,我愛人打電話告訴我這個消息時,我毫不猶豫的說我們不去這樣的學校。但我愛人和兒子去看了學校后決定去。那個學校的條件太好了。九十年代初,學校里的學生就每人一部電腦。一個班只有十五個人,卻有三個老師。我兒子的同學中,有一個的父親是哈沃德銀行總裁,有一個是波士頓的國家街銀行的投資委員會主席,還有一個參與管理哈佛大學資產委員會的一個成員。班上最窮的一個同學的父親也擁有自己的公司,年收入也有一百多萬。

        有這樣的同學,我兒子理所當然的受到他們的影響,這正是我當初不愿意讓兒子到這個學校去的原因。每天早上送兒子上學的路上,他總是給我講哪個同學有什么玩具,又買了什么新的電子游戲,然后就問我為什么那么大年紀了還在念書等等。我只好給他講出生在一個貧窮的環境也不全是壞事,可以培養一個人忍受逆境的能力和魄力。將來他學習好了,有了出息,就沒有機會體驗現在的艱難了等等。我幾乎得天天跟兒子反復講這些,以抵消來自同學的影響,F在我仍然認為這是我兒子的小學教育中的一個極大缺陷。他讀的那個學校太不真實了。他失去了與同樣家庭背景的人交往交流的機會。

        因為兒子上這個學校的緣故,我得到了了解美國最富有的家庭的生活狀態的機會。每年班上的同學的家長都會舉辦圣誕晚會,班上的家長都受邀參加。我也有機會去了好幾個這樣的家長晚會。有一次晚會是在哈沃徳銀行總裁的家里。他家里有室內游泳池,室外游泳池。他家廚房的墻上有十幾個很大的動物的頭部標本,這些標本是他本人親自到非洲獵殺的動物。光從非洲運回來,整理成標本,就花去他十幾萬美元。記得我當時問了他一句非常不合時宜的話,他們家一個月的暖氣費要多少錢,他說大概在四到五千美元吧。還有一次的晚會是在參與管理哈佛大學資產的那個家長的家里。他們家住的是一個二層小樓,但有電梯,也有室內和室外的游泳池,網球場,籃球場。讓我最驚訝的是那天晚上,他們自己家的附路能停三十多輛車。

        有一次開家長會,我跟國家街銀行投資委員會主席坐在一起。他問我在哪里做事,我說我還在念書。他問我是學什么的。我說學政治的。他馬上說他可以資助我在中國競選。我以為他是開玩笑,沒有接他的話。他卻以為我懷疑他的能力。便說他剛從白宮回來?肆诸D競選的時候,他資助了他很多錢等等。我只好跟他解釋不是我不相信他的能力,而是中國的政治制度不一樣。他卻說總有一天會一樣的。他接著說每天晚上的新聞里,都是世界各地的各種各樣的災難,而我們這里卻像天堂一樣的平靜和幸福。他的話讓我很感慨。他們這些人根本就無法想象在同一個美國還有我見到的那樣的窮人,猶如那些窮人沒法想象美國的富人如何生活一樣。美國窮人和富人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我在波士頓念書的時候,房東的祖先是乘坐五月花船來美國的第一批移民中的一員。他們家的孩子,告訴我他們的祖先就是那個見到陸地一激動掉到水里去的那個人。他們的祖先后來發達了,開過紡織公司,擁有捕鯨船隊等等。他們家里墻上掛著當年家族船隊的油畫。房東一次問我對美國的印象怎樣。我回答說不怎么樣。我說在這樣一個富有的國家居然有很多人吃不飽,無家可歸。他對此很生氣。說我對富人有態度問題。后來租約到期,他拒絕續約。我只好另找租房。

        我在美國大學里教書,平時接觸的多是學生和教授。對美國的窮人很少了解。有一年我的朋友讓我幫他到郊區去買一頭豬。賣豬的人有五十多歲的樣子,比我還小二歲,但牙齒已經掉了幾顆。我問他是干什么的。他說沒有工作。以前是搞建筑的,但把腰傷了,干不了了,F在靠養幾頭豬維持生活。他的豬有一百多斤的樣子,賣一百二十美元。我問他這一頭豬能賺多少錢。他說賺不了多少錢。買小豬花五十元,還有喂養了四個多月的飼料。所以賺不到錢。我的那個朋友問他能否幫忙把豬殺死。那個人說沒問題。然后把兒子叫了出來。兒子從院子里的一個帳篷里出來,二十八九歲的樣子。剃著光頭。賣豬的男子告訴兒子幫忙把豬殺死。兒子就從帳篷里拿出一支步槍,對著豬頭打了一槍。豬叫了二聲,掙扎一陣,就沒有動靜了。那小伙子又幫我們把豬抬到車上。我問他干什么工作。他說沒有工作。他說自己高中沒畢業,找不到工作,F在就住在父親的地上的帳篷里。跟瑪麗和他的丈夫一樣,這也是一家沒有什么希望的人。

        往回走的路上,我對我的朋友講,多虧那個小伙子開槍打的是豬。他沒有工作,也看不到生活中有什么希望。如果他哪一天對我們這些開著好車,穿戴整齊的人發生不滿,把他自己的不幸,怪罪到我們這些人頭上,然后把槍對準我們這些人,那就麻煩了。這些人也都包括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洛美尼所說的靠政府救濟生存的那百分之四十七的人口。如果沒有政府的救濟,這些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人,無法勉強生存下去了,那么我前邊擔心的事,恐怕就真會發生了。美國的共和黨人顯然沒有想到窮人也需要吃飯,如果他們到了靠合法的手段吃不上飯,生存不下去的時候,那他們只能靠不那么合法的手段生存了。到那個時候,美國就有大麻煩了。

        美國只有百分之二的人口是農民。這百分之二的農民不但生產了足夠的糧食供應全美國的糧食,而且,美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糧食出口國。每年大約出口九千萬噸糧食.[5]但美國的農業全靠大型機械,大量的化肥,和大量的除草劑等來維持。這樣的耕作方式是不可持續的。而且,美國政府還要為其農業提供大量的補貼。根據環境保護組織的最新統計2011年度,有26戶農民獲得一百萬美元以上的政府補貼,十萬戶農民獲得十萬美元以上的政府補貼。一個種番茄的農民得到一百九十多萬美元的補貼。每年美國政府光投入的農業保險金的補貼就高達140億美元。[6]如果沒有美國政府的大量補貼,美國的農業會是什么樣子很難預料。這是從另一個方面凸顯出美國的農業危機。我在中西部的伊利諾伊州工作生活過幾年。美國的中西部是美國的糧倉,一望無際的農田。一年只種一季。由于使用大型機械耕種,土壤高度板結。長期大量使用化肥,農藥,除草劑,土壤中的微生物已經被大量殺死,土地里除莊稼外,很少雜草和野菜。在一個中國農民眼里看來,美國的農業的未來堪憂。

        因為只有百分之二的人從事農業,幾乎所有的美國人都是生活在城里。城里的人,特別是年輕人不知道食物是哪里來的。好多人沒有見過農村,莊稼和家禽和家畜等。即便是美國農民,一般也只是把種地看做是一個賺錢的生意,很少有人把種地當做一種生活方式。美國人的糧食太便宜了。美國人在食品上的花銷只占其收入的百分之五,六。很少人把吃飯看做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一旦發生糧食危機,美國人應付的能力肯定要打折扣。

        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二零一二年度,領取美國政府十五個食品補助計劃之一美國人口達到一億零一百萬,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二零一二年度美國政府花在食品補貼上的費用是一千一百四十億美元。[7]占美國三分之一的人口需要政府的救濟糧生存,這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美國的農業危機。

        美國的失業人口的比率是一個說不清的問題。美國政府只把仍在領失業補貼的人計算在其失業人口里。那些已經失業很久,不再找工作,也超過了領取失業保險兩年期限的人,不被計算在失業人口里的。二零一二年美國政府認為美國的失業人口為百分之九左右。許多州的失業人口因為拿不到失業救濟,開始拿殘廢人救濟。這樣的人口占到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四。二零一三年,美國財政局統計數字顯示,將近百分之六十的美國人口報稅單里沒有工作收入。這說明美國的人口中不能工作,不想工作,或想工作找不到工作人,占到了美國人口的大多數。對任何一個社會來說,這都是一個嚴重危機。二零一五年,美國政府的官方失業人口是百分之五。但根據曾擔任里根政府財政部助理部長,經濟學家,華爾街日報編輯的羅伯茨的估計,美國的時機失業率應該在百分之二十三。按照他的統計,美國有百分之五十的二十五歲的年輕人,因為養活不了自己,不得不跟父母,或祖父母住在一起。[8]

        美國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五,但美國的監獄里卻關著占世界百分之二十五的犯人。除此之外,美國的拘留所里還關著一千萬的候審嫌疑犯,平均每三十個美國人,就有一個被關在拘留所里。美國紐約市的警察每年在大街上叫停搜查六十萬人,大部分是少數民族青少年,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人無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因為拒捕被逮捕。美國社會不但失去了這些監獄人口的生產力,同時還要花大量的資源關押這些人。美國關押犯人的費用平均是每年六萬多美元,超過了美國大學教育的費用。相當于一個教師或消防員的工資。美國政府每年花在監獄的犯人的費用是六百三十億美元。[9]美國紐約市關押一個犯人的費用更高達每年十六萬七千多美元。而美國紐約市的拘留所里每天平均關押一萬二千二百八十七名犯人。有人開玩笑說,讓這些犯人住進紐約的高檔酒店,每天管吃管住,也不會花這么多錢吧。[10]

        美國的監獄人滿為患,如加州的監獄人口,已經超出監獄的容納能力的百分之一百四十四,聯邦最高法院已經命令加州解決其監獄人滿為患的問題,F在加州已經開始提前釋放其關押的犯人。[11]美國監獄的犯人如此多,當然不是因為美國人天生好犯罪。美國是所謂的法治國家,法律條文多如牛毛。美國的警察多,訓練有素,裝備精良,所以抓犯人的效率也高。這當然是美國監獄犯人多的表面原因。但更深層的原因其實是跟美國的農業危機是聯系在一起的。農業在大多數國家是基礎產業,不光是農業為全社會提供社會最重要的,賴以生存所必須的食物,同時也是吸納大量勞動力的場所。美國的農業只吸納了百分之二的勞動力。土地集中在極少數的人手里。大量的城市人口找不到非農業的工作,只能靠失業救濟金,社會福利金和其他非法手段生存。我說美國的農業失敗了,就是因為美國農業沒有起到為更多人提供就業機會的緣故。

        美國的吸毒和酗酒問題,也是困擾美國社會的一大危機。美國人口消費的毒品占全市界總數百分之七十,大量的美國人口有吸毒的習慣。在美國西伊利諾伊州立大學教書的時候,學校有二萬七千學生,平均每周有一百二十多個學生因吸毒被逮捕。我所任教過的大學都有嚴重的吸毒和酗酒問題。每當我的美國同事提出學校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時,我總是告誡他們,吸毒和酗酒問題,是嚴重的社會問題,靠一個學校的力量是沒法解決的。如果你把吸毒,酗酒的學生都開除了,學校差不多就好關門了。

        我認為美國的毒品泛濫問題,也跟美國農業失敗有關系。美國學生吸毒,酗酒,首先是因為他們的家長也吸毒,也酗酒。他們吸毒與酗酒是受整個社會的影響。當然美國人吸毒酗酒,也是因為美國人有大量的錢去買毒品,因為除了吃飯,穿衣,住房,好多人還有很多剩余的錢。我曾有一個美國室友,她爸爸給她交學費,交房租,給她買衣服,給她吃飯的錢,外加每月八百美元的零花錢。她跟我說,她錢沒處花,就買毒品。但是還有另外的情況,那些找不到工作的人,或者買不起毒品的人,就鋌而走險,干起販毒的勾當。按美國政府的統計數字,美國監獄的犯人,有百分之七十是非暴力的罪犯,是因為販毒給關起來的。從某種意義上講,美國的好多問題,是因為富有帶來的問題,至少是財富分配不均帶來的問題。

        按照美國政府的統計數字,美國有精神障礙的人口比例很高,成人中每七人有一個,青少年中每四人有一個。這個比例很高。有人認為這是現代的檢測手段高明的原因。我認為這個問題跟美國的農業的失敗,食品安全有很大的關系。美國的食品相當多是經過深加工的。水果和蔬菜都是從很遠很遠的長距離運輸到超級市場的,為了保鮮和減少運輸過程中的損耗,都是經過保鮮處理的。超級市場的食品,為了保鮮,也都添加了保鮮劑。美國聯邦政府的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有比較嚴格食品安全管理機制,但是這些官僚管理機制都是存在嚴重問題的,全世界都一樣。為了減少食品安全的風險,人為的提高食品安全的標準尺度等等。有的時候,某種添加劑被認為是安全的,只是因為其危害還沒有被完全認識。這就是為什么本來被認為安全的添加劑,過一段時間又成了不安全的了。美國的食品生產廠家,為了利潤,變著花樣生產出新的食品,讓人們消費。消費者無從知道該產品對人體的作用,只能相信食品管理部門的監管是有效的。其實,世界上最安全的食品,莫過于沒經長途跋涉的,沒做任何保鮮處理的,沒有任何添加劑的,當地生產的新鮮果蔬,新鮮糧食,新鮮肉類,新鮮奶品,新鮮禽類,新鮮禽蛋。這本來是大多數農民都能享受的食品,對大多數美國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奢侈品了。

        美國大城市的現代生活節奏很快,對很多人的壓力很大。從人類進化角度來講,是不適合人類的生活的方式。我們人類在幾千年,幾萬年來,都是靠農耕社會慢慢進化來的。大部分人比較適用過去那種比較慢節奏的農耕生活。有的人比較能適用現代的,高節奏,高度緊張的城市生活,有的人不能很好的適用。吸毒,酗酒,是他們減少壓力的方式之一。如果美國的農業,能給這些不能很好適應高節奏,高度緊張的城市生活的人提供更適合他們的田園生活,可能吸毒,酗酒的問題就會更容易解決一些?偠灾,美國的農業本來可以為更多的人提供有意義的就業,可以讓更多無家可歸的人有自己的家,讓更多的靠政府救濟的人有獨立自主的生活,但因為土地的高度集中,卻把這些人推向了城市,成為美國的嚴重的社會問題。

        美國社會沒有能力解決美國的農業危機所帶來的嚴重社會問題。這些問題將長時間的困擾美國人和美國社會。美國的共和黨代表的是最有錢的那部分人的利益,是不可能看到美國問題的實質,也不會采取會傷害到有錢人根本利益的政策來解決這些問題。美國的民主黨,需要美國窮人的選票,為了選票,他們只能繼續加大美國政府給窮人的救濟和福利。但美國的窮人不但需要社會福利,他們更需要工作,需要尊嚴。美國的福利政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剝奪了美國窮人工作的權利,讓他們成了只能靠政府救濟才能生存下去的,毫無人生尊嚴的人。美國的共和民主兩黨,只看到了自己本黨利益,卻沒有人看到什么樣的政策才對美國整個國家好。這就是美國的所謂兩黨民主的局限。

        [1]F.H.King,FortyCenturiesofOrganicFarminginChina,KoreaandJapan,DoverPublications,2004

        [2]2008年夏天在河北和安徽與農民訪談。

        [3]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孔明:“中國沒有拒絕轉基因糧食的資本”中國廣播網,2013年10月4日。

        [4]SuzannePepper,RadicalismandEducationalReforminTwentiethCenturyChina,

        thesearchforanidealdevelopmentalmodel.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96.

        [5]LesterBrown,“CantheUnitedStatesfeedChina?”WashingtonPost,Sunday,March13,2011

        [6]DavidJ.LynchandAlanBjerga,”TaxpayersTurnU.S.FarmersIntoFatCatsWithSubsidies,”BloombergView,

        Sep9,2013.

        [7]ElizabethHarrington,“101MGetFoodAidfromFederalGov’t;OutnumberFull-TimePrivateSectorWorkers”cncnews.com,July8,2013-10:32AM

        [8]PaulCraigRoberts,“The21stCentury:AnEraofFraud,”InformationClearingHouse.

        [9]CBCNEWS,“TheCostofaNationofIncarceration,”April23,2012.

        [10]“TaxPayers’CostofHousingNYCPrisonerslastyear$167,000PerInmate,”JamesRandiEducationalFoundation,

        August23,2013.

        [11]IanLovett,“CourtGivesCaliforniaMoreTimetoEasyPrisonCrowding,”NewYorkTimes,Feb10,2014

      歡迎轉載回鏈: 美國的農業與美國的社會危機|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reyihuati/1012711.html
      責任編輯:韓東屏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