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三農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菜籃 三農 就業 生育 物價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無 發布時間:2019-03-19 21:37
      摘要:首位來自中國的“世界農業科學院”CEO——王韌接受本刊專訪 讓地球人都吃飽肚子 本刊記者肖瑩實習記者鄭麗娜 7月23日,中國科學家王韌正式走馬上任,成為新一屆國際農業研究磋商組織(CGIAR,簡稱CG)秘書長兼首席

        首位來自中國的“世界農業科學院”CEO ——王韌接受本刊專訪

        讓地球人都吃飽肚子

         本刊記者 肖 瑩 實習記者 鄭麗娜

        7月23日,中國科學家王韌正式走馬上任,成為新一屆國際農業研究磋商組織(CGIAR,簡稱CG)秘書長兼首席執行官,這也是中國人首次問鼎CG最高職位。就在此前5天,聯合國糧農組織最新報告稱,今年有28個國家缺糧,除中國和印度外,預計其他低收入缺糧國家的谷物產量將比去年有所下降。在此形勢下接手工作,王韌肩上的擔子顯然不輕。

        從120位專家中脫穎而出

        與王韌第一次見面,是在今年4月的最后一天。那時就想采訪他,怎奈他幾乎一直都在國外奔忙。好幾次聯系,都無功而返。

        就在記者想要放棄的時候,突然接到一個電話:王韌將去韓國參加一個國際會議,途經北京,要逗留3天。雖然行程早已安排得滿滿的,他還是同意接受《環球人物》的獨家專訪,地點就定在國際水稻所設在中國農科院的辦事處內。這是他當年主持建立、也是他每次回國都必定來看看的地方。

        時間緊迫,我們甚至顧不上寒暄,一坐定就直奔主題。

        記者:您認為自己為何能從世界各地120多位專家中脫穎而出?

        王韌:國家的支持很重要。獲悉CG要公開招聘秘書長的第一時間,前科技部部長徐冠華以及農業部、財政部的主要領導和中國農科院院長翟虎渠,分別以個人名義向CG總部發去了推薦我的信件。

        記者:他們為什么一致推薦您?

        王韌:競選CG秘書長,國際經驗還是非常重要的。此前,我曾擔任英國國際生物防治研究所副所長、秘魯國際馬鈴薯研究中心理事會副主席、聯合國糧農組織病蟲害綜合治理專家委員會委員等職務,在國際水稻所也工作了6年,對于CG整個組織及其工作流程、規則都比較熟悉,工作經驗也相對豐富。

        記者:在參加競選的過程中,您認為自己在哪方面表現突出?

        王韌:華盛頓時間4月13日,世界銀行副行長凱西·撒瑞拉女士宣布了對我的最終任命決定。但真正的競選過程,從去年就開始了。

        2006年11月,得知CG公開招聘秘書長的消息后,我便開始著手準備簡歷。3個月后,我接到了CG打來的電話,并參加了電話面試。幾個回合的考核下來,2007年3月5日,勝出的6名競聘者進行了競選演講。

        演講中,我用幻燈片展示了我理想中CG的組織機構:一個航天飛機系統。我說,科學委員會和總主任好比是宇航員;各成員國則是燃料箱助推器;CG下屬的15個研究中心是航天飛機,是完成任務的主體;而秘書處及其他指導委員會就是地面控制系統。整個系統只有主體突出、分工明確,才能高效運轉,缺了誰都不行。大家一致覺得這個比喻很形象,甚至在演講結束一兩周后,還有人對我說他們喜歡這個說法,有遠見、激勵人心,讓人想起了美國前總統肯尼迪的話:“我們要把人送到月球上去!

        記者:您的新身份就是主管這個系統的“地面控制系統”?

        王韌:是的。過去,CG組織總部的秘書處只是一個服務性的機構,沒什么決策權。2000年,秘書處的責任和管理范圍被重新界定,變成了現在這樣:負責整個組織的協調工作,為決策提供支持,為15個國際農業研究中心提供服務。我是秘書處職能改革完成后的第二任秘書長。我認為,作為一個全球性的公益機構,CG得拿出實實在在的東西,所以,我在競選報告中給出了關于CG的許多設想,比如發展經濟、解除貧困等。

        記者:您的當選,是否意味著未來中國在世界農業領域的話語權會增強?

        王韌:我希望是這樣,這也是人心所向,F在的很多國際農業政策,都存在一個導向問題。以生物技術應用為例,對大多數發展中國家而言,新技術亟待推廣、利用?蛇@種觀念在國際上并未占到主導地位,反而更多地受到了歐洲觀點的影響——轉基因生物很危險,會破壞環境。為什么會出現這種觀點?因為溫飽對歐美發達國家而言已不是問題了,所以這些國家才會有類似的觀點。在國際農業政策的很多方面,中國與多數貧困亞非國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從這一角度考慮,中國應該增加發言權。

        借“昆蟲”打出名聲

        提起現年52歲的王韌,了解他的人都說,他很國際化——1978年從山西考取中國農業科學院的研究生,后赴美留學,獲得弗吉尼亞綜合理工大學博士學位;1985年回國后,填補了國內雜草生物防治的研究空白,取得一系列成果;1992年當選國際生物防治研究所副所長⋯⋯在參選CG組織秘書長之前,王韌曾在中國農科院副院長任上干了5年。農科院許多和王韌共事的人,對他的工作作風和能力都十分贊許。在記者采訪的過程中,談起王韌的“發家史”,大家提得最多的,就是1992年的那次國際昆蟲學大會。

        1988年,國際昆蟲學大會宣布中國為下屆大會的主辦國。中國昆蟲學會立刻開始了大會的籌備工作。但1989年,美國昆蟲協會的很多會員聯名發難,要求抵制在中國召開國際昆蟲學大會。重壓之下,中國昆蟲學會派國際昆蟲學大會組委會秘書長張芝利、中國昆蟲學會副秘書長張中年和王韌等三人,于1989年底出席美國昆蟲協會年會,在會場內外與上百名美國同行談話,耐心地做工作。王韌還代表中國組委會慷慨陳詞、據理力爭⋯⋯一干美國專家最終硬是被他們說服了,一致同意支持國際昆蟲學大會在北京召開;貒,他們甚至還從澳大利亞爭取到了1萬多美元的贊助。

        1992年6月,第19屆國際昆蟲學大會在北京國際會展中心如期召開。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羅干親自指揮大會的后勤和安保工作,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代表中國政府致開幕詞。開幕式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開幕那天,115輛大巴滿載著3000多名與會代表,浩浩蕩蕩地從亞運村開往天安門廣場,先遣車輛快到人民大會堂時,最后一輛車才剛剛出發!皦延^!解氣!”回想那一刻,王韌到現在仍很激動,黝黑的臉上透著紅光。

        舉賢不避自己

        昆蟲學大會的成功舉辦,使王韌很快在國際同行中打響了名聲。他在農科院的位置也變得更加重要起來,一時間,若干個課題和國家重點攻關項目都落在了他的肩上。

        王韌說,盡管擔子重,說明自己還有用;但地位的提升反而讓他“迷!逼饋怼盎貒7年,我的管理和協調能力是增強了,律師,但感覺在學術上找不到提升的突破口。我急需一個機會,讓自己回回爐!”于是,他開始尋找新的起點。直到1992年秋,一封從英國發來的電子郵件,給了王韌“回爐”的機會。

        信是位于倫敦的國際生物防治研究所所長瓦格博士寫的。他告訴王韌,自己正在物色一名副所長,希望王韌幫忙在中國推薦一位候選人!巴扑]誰呢?做這個工作,科研能力肯定要過關,語言還不能拖后腿,相關的國際經驗更是必要!蓖蹴g思前想后,最后發現自己倒是比較合適的人選。于是,他在回復的郵件中敲了幾個字:“你看我行嗎?”

        兩個月后,“毛遂自薦”有了結果:經過一連串嚴格的考察與面試,王韌被錄用了。

        雖然如愿地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全新的發展空間,但王韌的心頭卻無法輕松——“導師那邊,還不知怎么開口呢。我的導師是邱士邦,著名的中科院院士。以我對邱老的了解,他肯定不同意我走!

        眼瞅著上任期限就要到了,王韌只好硬著頭皮,敲開了邱士邦家的大門!拔液吆哌筮髣偘言捳f完,邱先生的臉色就變了,屋里的氣氛就這樣凝結了幾分鐘。他轉身走向自己的臥室,說有點累了,讓我先回去?山酉聛碚粋星期,邱先生都沒有上班!蓖蹴g在講述這段往事時,記者分明看到眼淚就在他眼眶里打轉。

        后來,還是邱士邦主動來找王韌:“那天你還沒說完,我就覺得腦子‘嗡’的一下,后來醫生說是左眼的毛細血管爆裂。哎,王韌啊,我們有這么多事情要做,你走了,誰來做呢!”

        望著恩師的疲態和傷心,王韌強打起笑臉向導師保證:“我只希望能再鍛煉鍛煉自己,但肯定還會回來的!”說這話時,連他自己都沒想到,“回來”的諾言那么快便要兌現。

        12年的輪回

        到英國一年多,王韌慢慢喜歡上了這個新的環境。用心工作之余,買房,買車,將妻兒接過去同住⋯⋯他憧憬著美好的生活。

        此時,遠隔重洋的中國,農業部換了一位部長——劉江。上任之初,新部長到農科院蹲點,熟悉環境。時間一長,“王韌”這個名字被劉江聽進了耳朵:“這么難得的人才,我們自己不用,可惜了!”于是,劉江托人給遠在英國的王韌捎話,希望他回國。

        一邊是剛剛安頓好的新家,一邊是新任部長的盛情邀請,王韌一時有些左右為難。為了試探部長的誠意,他撥通了農業部人事司司長白志健的電話:“我想與部長面談,希望部里能解決回來的路費!彪娫捘穷^,白志健爽快地答應了。

        1994年11月,就在王韌39歲生日前夕,他坐到了劉江部長的面前!爸袊且粋農業大國,必須大力發展農業。作為國家農業科研的主力,農科院需要你這樣充分了解國際農業發展及合作規則的人才。所以,我們希望你能回來,出任主管農科院科研和國際合作的副院長!眱蓚小時的促膝長談、部長的情真意切,讓王韌徹底打消了心中的疑慮,他當即拍了拍胸脯:“我回去就提出辭職,找一個接替我的人,然后立即回來!”

        沒過多久,王韌帶著妻兒,回到了農科院的大院里。

        那個時候,王韌也許不會想到,12年后,他又要到國外去任職——一個背負中國和很多亞非國家重托的嶄新職務。

      歡迎轉載回鏈: 中國籍世界農業科學院CEO:讓地球人都吃飽肚子|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sannong/1011878.html
      責任編輯:無

      上一篇:東竹園村入

      下一篇:沒有了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