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三農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菜籃 三農 就業 生育 物價
      來源:百度 編輯:民生網友 發布時間:2019-03-21 09:10
      摘要:BBC記者Karishma Vaswani: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能夠傾聽您的立場,我們知道現在全球針對華為有很多錯誤的理解,從BBC的角度來看,想通過這樣的機會了解您的觀點,對這樣的機會表示感激,待會會向您提問題,這些問題

        BBC記者Karishma Vaswani: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能夠傾聽您的立場,我們知道現在全球針對華為有很多錯誤的理解,從BBC的角度來看,想通過這樣的機會了解您的觀點,對這樣的機會表示感激,待會會向您提問題,這些問題是全世界都非常關心的一些問題,我也會非常公正地問問題,再次對您接受采訪表示感謝!

       

        任正非:我非常高興回答您的問題,其實全世界很關注我們,我很感謝美國政府,因為華為公司本來就是一個小公司,也不是很出名,但美國這么多高官在全世界游說,告訴全世界“華為這個公司很重要,它有問題”,結果讓全世界人關注華為。他們關注華為,再一解剖,其實華為是一個好公司,我們的銷售額增長速度非?,終端平均增長速度每個月增長50%的銷售量,所以我們要感謝美國政府到處為我們做廣告。

        記者:我現在代表全世界在問您問題,有些問題聽起來可能有些挑剔或者比較困難,但是我們的想法是真正想了解您在這個問題上的觀點,希望不要讓您覺得不舒服。

        任正非:有時候我回答很幽默、詼諧,我幽默和詼諧也希望受眾觀眾能夠理解,也希望你能夠理解。因為我們是自由在聊天。

        1、記者:非常感謝任先生,一開始想問您的問題是與華為公司有關的。華為公司到現在只有短短的三十年時間,取得了非常顯著的成就,在您最初創立華為時華為有哪些挑戰?

        任正非:我認為,最初創立華為時是中國開始開放改革,鄧小平認為中國軍隊的人數太多,大裁軍,我們是整體整建制的幾十萬人、上百萬人被裁掉,裁掉以后要轉到地方來工作。中國正在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不是我們不知道市場經濟為何物,連中央領導也不知道市場經濟為何物,鄧小平理論叫“摸著石頭過河”,但是這個“河”摸不好,就掉到“水”里被淹死了。我們那時候走上市場以后,不知道市場是什么,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事,實際上就是走到了一種完全不容易很能生存的時候。

        剛好我這個人的性格又是一種比較激進的性格,我就走到深圳這個地方。深圳正是市場開放的前沿,市場化程度比中國其他任何地方都快。我一個完全是在軍隊里面工作、完全服從命令的人突然在市場經濟來進行貨物的交付運作時,我是非常不熟悉的,所以我也吃過虧、上過當、栽過跟頭。但是這時我還得爬起來,因為還有老婆、孩子要生存,我要養活他們。所以,那時候想是不是可以創業做一個小公司。創業的資本大概2.1萬人民幣,相當于2000英鎊,這2000英鎊還不完全是我的,因為我的轉業經費只有2000英鎊的1/5左右,集資創立了華為公司。在那種時代,是時代把我們推到走向這條路。

        我們走向這條路的目的還是為了生存,并非為了理想,那時候還不具有理想,因為那時候生存條件也不具備。我當時的創業經費不夠今天一個服務員半個月的工資,怎么能有理想?所以,那時我們第一個要素是“生存”。

        2、記者:您剛才描述了華為創立之初經歷了非常巨大的挑戰和困難,但是今天知道華為成為全球電信市場的頂尖玩家,怎么做到的?

        任正非:我創立華為以后,就要去琢磨“到底市場經濟為何物”。我在研究時閱讀了許多法律的書籍,包括歐美很多法律書籍。中國沒有這些法律書籍,我只能閱讀歐美的法律書籍。我就悟出了一個道理。

        市場經濟就兩個東西:一是客戶,一個是貨源,兩個的交易就是法律?蛻粑也荒苷莆,那我應該掌握貨源。我以前就是搞科研的,接著下來我們就研究產品,把產品做好賣給客戶。

        3、記者:我們看到現在華為非常成功,您對于華為下一步的目標是什么?

        任正非:我們剛剛走向創業的時候,世界通信產業在我們這三十年中,人類在通信產業實際跨過了幾千年。我們創業時沒有電話的,那時打電話用搖把子來搖電話。就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片看到的搖電話,那時是很落后的狀況下。那時起步做一些適合農村賣的很簡單的設備,沒有把賺來的錢消費,賺來的錢用于投資,投出去,把設備從那么小做到那么大。正好中國大規模需要發展產業時,我們這些落后設備還能賣出去。如果今天創業,我也不知道會不會能成功。我們慢慢走過來,覺得我們有可能做成功,所以聚焦在這方面去努力。

        一個人如果專心只做一件事是一定會成功的,當然那時我是專心致志做通信的,如果專心致志養豬呢?我可能是養豬的狀元;專心致志磨豆腐呢?我可能也是豆腐大王。不幸的是,我專心致志做了通信,通信這個行業太艱難、門檻太高。愛立信CEO曾經問我過一次:“中國這么差的條件下,你怎么敢邁門檻這么高的產業?”,我說:“我不知道這個產業門檻很高,就走進來了,走進來以后,我就退不出去了,退出去我一分錢都沒有了,兩萬多塊錢都花光了,退出去我就只有做乞丐了!彼晕覀冇赂依^續往前走,一步步往前走。

        我知道我們沒有那么多力量,就把力量縮窄,縮到窄窄的一點點,往里面進攻,一點點進攻就開始有成功、有積累,我們覺得這種針尖式的壓強原則是有效的,所以我們聚焦在這個口上。這三十年來,我們從幾百人、幾千人、幾萬人到十八萬人,只對準同一個“城墻口”沖鋒,對信息傳送領域進行沖鋒,而且對這個“城墻口”每一年的投資量150到200億美金左右的力度。在科研投資上,我們是全世界前五名,聚焦在這個投入上,我們就獲得了成功。

        為什么我們成功了,別的公司不容易成功呢?上市公司要看財務報表,不能投多了,利潤少了,股票掉下來了。我們是為了理想而奮斗,我們知道,只要把肥料放到土地里面,土地變肥沃了,最終土地還是我們的,那我們為什么今天要把肥料分了呢?所以,我們進行投資,而且投資強度大于別人,就會領先別人而獲得成功。從這點來說,我們區別于上市公司,我們不上市,就不會因為財務報表的波動而擔憂。如果我們是上市公司,今天國際社會對我們輿論風波,股票嘩嘩跌。而今天我們沒有什么感覺,繼續往前走。

        我們認為,華為持續幾十年只做一件事,這件事就獲得了成功。

        4、記者:剛才問題還問了您未來對華為的打算和目標。接下來的問題是華為現在取得的成功受到了威脅,美國針對華為發起了一系列的攻擊,比如說美國的司法部針對華為進行指控,說華為偷其他公司的技術,您覺得這些指控是公平的嗎?

        任正非:首先,華為未來三十年或者更長時間,我們的理想是什么?還是為人類提供信息化服務。我們認為,在人類未來二三十年,一定會發生一場巨大的革命,這場革命就是技術革命,技術革命就是信息社會會智能化,因為人工智能的出現,會推動世界智能化。云化和智能化,信息會像“海嘯”一樣爆炸,爆炸一定要有東西支撐,要有最先進的聯接設備和計算設備支撐。我并不認為5G,也并不認為今天各種傳送,會滿足人類目標的頂點,我認為人類還有更深刻的需求要解決。所以,今天我們只是在變革的初期,我們也只是跑到這次變革的起點,后面的路還很長,我們努力要做到使人們得到更快、更及時、更準確、更便宜的信息服務。

        過去三十年,我們給170多個國家、30億人口提供了信息服務,填平了數字鴻溝,由于信息變得比較便宜,很多窮人都可以在很遠的山溝里面看見這個世界是什么樣子,這些孩子就會得到很多進步,這些孩子將來就是下一代人類社會的棟梁和骨干。我們為了信息社會給人類提供更美好的未來提供服務。

        關于美國對我們的一些打擊、指控,我認為應該由法律來解決。我相信美國一個法制國家,是一個公開透明的國家,最終通過法律來解決。我有時候也很高興,美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高級領導走到全世界都在說華為,其實我們廣告沒做到那些地方,人們還不知道華為為何物,由于他們一講,全世界都知道華為,現在全世界的輿論中心“華為、華為”。我們得到了一個簡直非常偉大的廉價廣告,讓人們最終認識到華為是一個好東西的時候,我們的市場困難就會減少很多。今天我們沒有困難,明天的市場可能會得到更好的社會理解。所以,我并沒有對美國發起這些東西有多憤慨,我認為,既然是司法了,就由法庭去解決,去作出判斷。

        5、記者:非常感謝您的回應,我也非常仔細讀了美國司法部針對華為的指控細節,他們提出了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例如華為中國的員工通過郵件的往來讓華為美國的同事提供其他公司的技術原形,而且不止一次,這又怎么回應呢?

        任正非:美國司法部已經起訴了,還是由法庭的判決來做出結論。

        6、記者:我也理解也非常明白現在在司法程序之內,但整個世界是想了解的,從外界來看美國想把華為描成一個不能夠、不值得信任的公司,因為華為多次盜竊美國的技術,而且不止是一次,之前有思科、北電、摩托羅拉都指控華為說你偷了我們的想法、偷了我們的技術,美國想說正因為如此,華為是一個不值得信任的公司,對于這個您怎么回應呢?

        任正非:其實我們非常多的技術遠遠領先了西方公司,不僅是5G光交換、光芯片……,這些領先的數量之龐大,是非常非常復雜艱難的技術,同行會比較清楚。因此美國指控的這些東西只是一些邊緣性的東西,不構成華為是靠偷美國的東西變成今天這么強大,F在我們很多東西美國都沒有,怎么去偷呢?首先,不要只去看華為存在的一些問題和缺點,應該看到華為對人類社會的貢獻。我們現在有8萬多項專利,信息社會的基座,華為是有貢獻的,在信息社會基座中,有一部分是華為公司提供的。

        第二,我們在美國注冊了1.1萬多項專利,這是美國法律賦予了我們權利的,我們給人類社會提供了非常多的服務,而且我們正在不斷開放過程中。我們給各個標準組織提供了5.4萬多份文章,這些都是給人類社會提供了貢獻的,也要看到華為公司對人類社會的貢獻。至于其他問題,還是要通過司法來解決。

        7、記者:既然如此,為什么美國想把華為描述成一個不能被信任的公司呢?

        任正非:首先,美國這個國家沒有華為的設備。美國是不是已經解決了網絡安全問題?如果美國是因為沒有華為就解決了網絡安全問題,那么別的國家也如此,不用華為就解決了網絡安全問題,為了世界犧牲我們一個公司,是值得的。美國并沒有解決信息安全問題,它的經驗怎么與給別人介紹?說“我們沒有用華為設備,但是我們信息也不安全”,它這樣的解釋怎么讓歐洲相信呢?我們這三十多年來,給170多個國家、30億人口提供了服務,沒有不安全的記錄,美國說法的事實依據在哪里?客戶這二、三十年是有體驗的,消費者是有選擇能力的,這個問題還是要通過法律不斷地深入,法庭會做出一個結論的。

        8、記者:美國現在也在給它的盟友施壓,我們用不用華為的設備,全世界也不要用華為的設備。如果用了華為的設備,有可能中國政府通過華為設備從事間諜活動,事實是這樣嗎?

        任正非:首先,這個世界過去三十年有非常多的客戶不用我們設備,并不等于現在才出現。至于有一部分國家不用我們設備,應該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我們設備有沒有后門?我上次接受《華爾街日報》等有關報紙的采訪時說,我們公司絕不可能安裝后門,我們公司也絕不可能從事任何間諜活動。而且我們也不會接受誰的指示來安裝后門,如果有這個行為,那我就把這個公司解散了。

        2月16日,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箎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發言,講了“中國政府從來不會指引任何企業去安裝后門,中國政府要求所有企業都要遵守國際法、遵守聯合國法律、遵守各個國家的法律,在任何地方都要合規經營”。所以,菜籃子,中國政府也表態了,不會讓企業安裝后門;我個人也承諾了,我們企業也承諾了不會有后門,三十年的歷史也證明我們沒有后門。

        但是美國有什么想法,我是不清楚的,如果歐洲用了華為的設備,美國也搞不到他們的情報了,因為他們進不來。歐洲也提出“信息數據不要離開歐洲”,這樣他們想進也進不來了,因為我們的設備沒有后門,他們進不去歐洲的信息網絡

        9、記者:您剛才說到,華為也好、您本人也好過去從來沒有要求在華為的設備中安裝后門,如果以后收到這些訴求,寧可把公司關掉,華為這么大一家公司,有18萬人,不說公司生存和安裝后門的選擇,公司的生存和你把設備信息獲取的權限開放給中國政府,這樣的選擇之間應該怎么做?

        任正非:第一,中國政府這么高領導已經明確表態“不會讓企業安裝后門”,而且我們也不會安裝后門,因為華為的銷售收入是幾千億美金,不會因為這一點引起全世界的客戶和國家反感,否則以后我們就沒有生意了。沒有生意,我們怎么償還銀行的錢?我也不會冒這個險!敖馍⒐尽钡闹v述是表明了一種決心,表明我們不會做這件事,更不會把任何信息交給別人。

        10、記者:現在對于華為的一些誤解或者說一些需要澄清的地方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您本人和中國軍隊和中國共產黨的聯系所引發的。有人說您享受只有中國政府員工才有的一些特權,有人說華為在內部設立了黨委,引發了很多對于華為的問題。華為和中國政府到底有多緊密?為什么要在華為公司設立黨委?黨委存在的必要性是什么?他們行使的職責是什么?

        任正非:第一,我們是在中國這個環境下注冊的,和中國政府的關系就是要遵守中國的所有法律,要遵守中國所有的管理規定,要向中國政府繳納稅收,要解決員工就業問題,包括周邊環境的社會責任問題。華為成立共產黨組織是在摩托羅拉和IBM、可口可樂中國公司也成立之后,我們在成立之前,他們已經先成立了。這是中國法律要求,我們得依法經營。在我們公司,黨委起到的作用就是團結員工、教育員工好好努力工作,創造財富,為國家、為人民,也為自己。主觀上是為了自己,但是客觀上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因為主觀上自己掙到錢了,但是要繳稅,繳稅就是為了國家。所以,我們黨委起到的作用只是教育員工的作用,不參加任何經營決策。

        中國法律規定,無論是中國企業還是外資企業,必須建立共產黨組織,這是法律,我們只好遵守法律。就像英國人很熱愛英國,中國人也會熱愛中國。英國人也要擁護它的執政黨,不擁護執政黨為什么投票給它?投票給它就是擁護它。中國的執政黨就是中國共產黨,我們也要擁護它,不擁護怎么行呢?一樣的。每個國家,人民熱愛自己的國家,擁護自己的執政黨,這個國家才能前進。國外選民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中國現在的網絡也在發表各種意見,國家也在不斷改革,這個問題是可以理解的。

        11、記者:任先生,您之前提到跟中國的軍隊沒有聯系,但是我們自己做了一些研究,您的女兒在這次通過加拿大轉機被扣押時,據媒體報道說她所持的護照是一般只會發放給中國的國有企業員工或者中國的政府員工。另外,我也做了研究發現華為前董事長孫亞芳女士之前在國安部下屬的情報機構工作,為什么還說華為跟軍隊沒有聯系?

        任正非:第一,關于孟晚舟的護照。過去中國經歷了非常漫長的改革時間,最早中國是沒有私人護照的,因此中國公民持的是“普通公務護照”,普通公務護照就是普通老百姓,只有公務護照才是國家機關人員的;后來越來越開放以后,私人護照才產生。因為我們頻繁出國,護照的頁數很快就蓋完了,蓋完以后就會換一本新護照。我個人的護照可能比她很多,因為蓋完章就得換一個新護照,歷史上在外面就有很多護照的頁數。我不清楚孟晚舟法律上披露她的護照數量的過程。我個人也有非常多的護照,因為頁數蓋滿章失效了,失效之后是可以給你本人的,因為上面還有許多國家的有效簽證,但同時有效的只有一本。護照剪掉一個角,表明護照上的簽證是有效的。一個人還是只能擁有一個合法的護照。

        至于孫亞芳事情,以前有公示過,就按公示來。我們有18萬人,就業的人來自于四面八方,不能說只有洗得干干凈凈的“小學生”才能進入公司。進入公司的人來自四面八方,我們要看他的行為,而不是看他的來源,否則十八萬人這么挑法,我們不清楚。所以應該根據公告來看這件問題,不應該去無端猜測這個人曾經在哪。在美國待過回來,就是美國間諜?那也不是,我們的美國留學生非常多。

        12、記者:接下來繼續聊一聊中國的法律,您剛才提到了中國的法律并沒有讓中國政府說有權力要求中國的企業去做一些安裝后門,中國的企業沒有這樣的義務,中國法律條款中也沒有這樣的規定。外界很多人說中國有法律要求所有的組織協助情報搜集的工作,如果有這樣的要求過來了,華為怎么拒絕提供這樣的協助呢?有沒有選擇不做。

        任正非:這個問題要問司法部,我無法回答中國的法律。我們只有回答“我們自己是不會做這個事情”,因為過去沒有做過,今天也不會做,明天更不能做。因為我們擔負世界信息社會的責任越來越重,越來越處在世界領先地位,我們要帶頭制定統一的規定和標準,不可能做這個事情,我本人堅決不可能做這個事情,包括我的下屬、接班人都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因為只能表述這樣。

        很多國家可以選擇不相信,可以選擇不要我們。因為世界很大,還有很多國家接受我們去做。在5G的合同中,我們已經簽了30個合同,已經發了3萬多個基站站點,人們越來越認識到產品的先進性,人們越來越接受我們。還是要讓事實來說話,不能靠猜測,猜測不是法律,指控也不是判決。

        13、記者:剛才您的意思是說,如果一些國家不斷地提出針對華為安全方面的擔憂,華為會選擇不跟他們做生意,不做他們的市場嗎?

        任正非:不是。他們的擔憂,我們理解,在他們暫時還擔憂的時候,我們不去做這件事,等到他們不擔憂了,我們再去做這件事就行了,我們不能去給別的政府惹麻煩。

        英國也有對我們擔憂,并不影響我們在英國的投資。我們最近在劍橋買了500英畝的土地建光的芯片工廠,在光的芯片上,我們是領導全世界的,我們建工廠就是為了將來出口到很多國家去。我們英國工廠可以接受英國的監控,經過英國監控的芯片賣到西方國家,為什么不可以呢?這樣就不在中國生產了。中國也生產芯片,可能只賣到中國和一些相關能接受的國家去。所以,我們在英國的投資規模很大的,并不等于“你懷疑我,我就不在你那里投資了”,這是兩回事。我們可以不做你的市場,但是并不等于影響我們合理的戰略布局,因為遲早人們都會認識一個誠實的人。

        14、記者:英國政府或者英國最近也表態說華為技術中發現的風險是可以進行削減和規避的,但是現在并不是完全沒有可能英國會禁掉華為5G的設備。如果英國把華為的設備完全禁止華為會怎么做?會把在英國的投資完全撤回?是否會把英國的就業進行減少?

        任正非:英國是一個對我們非常友好的國家,這些年我們與英國政府有非常好的合作,把我們安全的認證中心放在了英國,主動把所有東西開放給英國政府來觀看。但是,英國應該看到我們公司三十年來有很多缺陷,這個缺陷是在建立軟件架構時還不夠科學,代碼不夠標準,其中還有一些過去舊設備的軟件沒有折出來,把這些折出來以后使得網絡更安全。英國的OB報告并沒有完全否定我們,只是存在這些隱患,我們下決心改革。我們已經有很多人在修改這個軟件,使得其更符合英國的標準。

        從現在開始,未來五年我們將會總投資超過1000億美金的研發經費,使我們整個網絡重構。重構網絡,重新打造網絡架構極簡、站點極簡、交易模式極簡、網絡對內對外都極度安全,遵守歐洲GDPR的標準進行隱私保護。等于要把我們網絡進行重構,在重構的基礎上,一邊重構、一邊前進。我們認為,到五年以后,我們公司的銷售收入應該會超過2500億美金。我們在增長中,美國的置疑并沒有使我們的市場萎縮,而且使我們的市場在增加?蛻粽J為“這么一個大國家和你這個小公司打架,說明這個小公司東西還真好”,我們還可以賣貴一點。有一些國家不買了,讓其他國家可以賣貴一點,有些國家回頭想買我們的,可以漲一點價。比如,商場買衣服,本來你想好壓它的價,出門以后又回來買它,知道你想買,衣服價格就不降了,還可以漲一點點。我們可以把漲的錢用于更好的網絡安全建設,并沒有把這些錢拿來分了,我們不是強調這些東西,強調把網絡做得更好。隨著這個網絡將來會變成智能網,這個世界會變成云世界。在智能云社會時,如果我們公司是最安全、最可信的,不買都不行,非要買我們的不可。這樣可能會覺得我們的投入和改造是有機會的。

        英國對我們做了一些置疑,是在促進我們進步,我們不認為是壞事,是進步?吹轿覀兇嬖诘膯栴},我們就要想辦法改進。我們也不是一家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的公司,所以我們改進。英國的網絡是我們一批優秀分子去改進,可能改進完以后,他們就成為網絡重構的優秀骨干,擔負起責任來。

        15、記者:從您的聲音中聽起來非常有信心,美國現在對華為的行動您并不認為能夠說服美國的合作伙伴讓他們停止跟華為做生意,為什么您這么有信心認為美國要說服它的一些盟友不選擇華為的設備這樣的行動是不會成功的?

        任正非:他們的盟友也可能會相信,也可能不相信,相信美國理論的國家,我們就等一等,以后再說。有些國家覺得華為是可信的,那我們就走快一點。世界太大了,我們根本都走不過來,如果全世界同時都要買我們的東西,我們公司會崩潰的,我們沒有這么多東西可以賣給大家,也生產不過來。我們認為,分期、分批的一些國家接受我們,對我們有序地發展是有好處的。

        16、記者:假設美國成功說服西方的合作伙伴把華為設備打在市場之外,您覺得這樣對華為的生意有多大的影響?

        任正非:西方不亮,還有東方亮;黑了北方,還有南方。美國不代表全世界,美國只代表一部分人。

        17、記者:美國畢竟是一個實力很強大的國家,哪怕在世界的東方也有很大的影響力,如果美國成功說服比如說亞太地區華為的客戶不選擇華為,是否從一定程度上來說能夠扼殺不光西方乃至在全球發展的目標。

        任正非:它不可能扼殺掉我們,因為這個世界離不開我們,因為我們比較先進。我認為,即使它說服了更多的國家暫時不用我們,我們可以收縮變小一點。我們不是上市公司,不為了報表而奮斗,收縮小一點,我們的隊伍就更加精干,條件成熟時,我們提供的東西會更接受人們的歡迎和喜愛。

        第二,由于美國不斷地置疑我們、挑剔我們,逼我們把自己的產品、服務做得更好,客戶更喜歡我們。只有客戶更喜歡我們,我們才會有機會,克服重重困難來購買我們的產品。所以,不認為美國對我們的置疑或者更多國家對我們置疑就感到恐慌,我們會根據它所說的問題,該改進的地方還是要改進。

        18、記者:現在這些事情您覺得有多少成分是有關方面嫉妒華為做的太好,嫉妒中國做的太好。

        任正非:我相信美國這么一個偉大心胸的國家不會嫉妒我們這根“小草”。美國這個國家在過去幾十年是絕對的強勢,未來的幾十年美國還會有相對的優勢,我們只在一個窄窄的面,“小草”冒出來了,美國會為這個“小草”去嫉妒嗎?不會,美國有這么大的科技力量,有這么強的未來,不會因為嫉妒。他們可能還是不夠了解我們,如果了解我們,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想象,希望政府領導人像你一樣,看看我們的溪流背坡村,看看我們的研究,看看我們環境,看看我們科學家做的事情是如此之尖端、如此之細致,它可能就了解了。因為美國本來是一個創新型國家,創新型國家的心胸最寬廣了,比我寬廣多了,我都沒有嫉妒過別人,美國不會嫉妒我們。

        19、記者:您覺得美國是在嫉妒中國嗎?

        任正非:我不太了解兩個政府之間的相互關系、兩個國家之間的相互關系,我們作為商業公司,基本上不過問政治,我們關心的是自己的發展。作為我個人的態度來看,我主張中國繼續開放。我從來沒有在中國土地上反對過美國公司、反對過西方公司,在我的言論中從來沒有。即使我受到西方公司不正確打壓時,還是希望政府千萬不要去打擊這些西方公司在中國的市場份額,甚至壓制我們的員工不要去搶奪人家的份額。因為開放改革是有利于中國的,中國封閉了5000年,貧窮、落后,沒有富裕過。這三十年就是鄧小平開放改革以后,中國才轉向富裕了,所以中國必須堅持開放改革的路繼續往前走,不要因為一個華為公司,中國改變了,要閉關自守。我相信美國也不會閉關自守的,因為美國這250年的歷史就是開放的歷史,它吸納了全世界的人才、全世界的文明,創造了全世界最偉大的成績,所以美國不會閉關自守的。中國更不能,中國是發展中國家,更要開放,向一切西方公司學習,歡迎一切西方公司投資,歡迎他們來做買賣。因為13億人民的購買市場還是巨大的,我不認為西方公司會放棄這個市場,我也不希望他們放棄這個市場。

        當加拿大打擊孟晚舟時,中國老百姓搶購加拿大鵝的衣服。說明中國人民沒有這么情緒化,也沒有這么民粹主義,這也是中國這三十年社會中給人們思想教育所產生的影響。我們要積極看到中國是一個開放的國家,中國正在走向更加開放,這是有利于世界的。大家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會減少對抗。經濟一定要走向全球化,在工業革命時代,可以一個國家單獨做一個縫紉機,單獨做一個自行車,單獨做一個汽車或者單獨做一個火車輪船,是可能成功的。但是,一個國家獨立建立一個信息社會是不可能的,必須由很多國家共同的標準、共同的奮斗才能建立一個信息社會。因此,我們認為這個時候開放合作是對一個國家有非常大的好處,中國一定要堅持開放改革。我們更不希望中國為了華為就不開放了,這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中國走向更加開放。也可能有一天,發現中國很多東西跟英國一樣了。你們可以看到這個社會的進步,三十年前很多人隨地吐痰,現在在街上看到隨地吐痰的人很少了。大家上車時,以前是蜂擁地擠,把別人擠下去,現在大家安安靜靜排隊上車,這都是中國文明在改變。要看到積極進步,因為西方國家是花了幾百年時間完成了這個進步。當年美國開發西部時,那些槍戰片也說明美國在那個時期也存在過很多問題,但是開放到今天,美國不也是很發達了嗎?要相信中國未來開放進步的速度會加快,世界走向一種共同的文明。

      歡迎轉載回鏈: 任正非接受BBC采訪:感謝美國政府到處為我們做廣告|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sannong/1013042.html
      責任編輯:民生網友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