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深度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資訊 深度 歷史 科技
      來源:投稿 編輯:民生網友 發布時間:2019-03-19 05:00
      摘要:有業界人士分析,小天鵝被賣是源于最近突然傳出的4億元巨虧的消息。 2002年初,公布的滬、深兩市33家家電行業上市公司2001年報數據顯示,家電板塊首次出現虧損,行業平均每股收益為-0.12元,凈資產收益率為-18

      有業界人士分析,小天鵝被賣是源于最近突然傳出的4億元巨虧的消息。

      2002年初,公布的滬、深兩市33家家電行業上市公司2001年報數據顯示,家電板塊首次出現虧損,行業平均每股收益為-0.12元,凈資產收益率為-18.17%。其中,洗衣機板塊兩家上市公司的平均每股收益為-0.11元,家電全行業虧損面達到90%。

      一些原來的家電中堅企業的年報已經慘不忍睹,小天鵝也難逃此“劫”:2001年小天鵝股份公司主營業務利潤比2000年下降了27%,凈資產收益率從上年的9.56%下降到1.34%。

      小天鵝開始面臨巨額虧損。

      2002年全自動洗衣機行業利潤下降9%,以小天鵝雙缸洗衣機的價格為例,每臺約下降了65元;而與此同時,洗衣機用鋼板和塑料的價格每臺卻上漲了約45元。一升一降,每臺中間大約有110元的利潤蒸發。

      2002年小天鵝生產全自動洗衣機和雙缸洗衣機各100萬臺。僅雙缸洗衣機一項,就有1.1億的利潤損失。原料成本的大幅上升及利潤的下降使小天鵝在第三季度公布中亮起了預虧的紅燈。

      在小天鵝集團內部,有一個不爭的事實,在小天鵝的“同心多元”戰略下,空調作為其除洗衣機之外的第二主業受到極大的重視,可盡管小天鵝早已在中央、商用空調領域精心耕作了七八年,其銷量卻不過50萬臺。

      與此同時,小天鵝洗碗機也如履薄冰。

      盡管洗碗機曾以小天鵝捧為“明日之星”被精心呵護,但洗碗機市場一直處于極為尷尬的境地。

      2002年,小天鵝梅洛尼洗碗機有限公司實現銷售收入1925萬元,虧損額卻高達2007萬元,成為小天鵝的巨大拖累。

      據了解,目前國內主要有小天鵝、美的、海爾3家知名企業生產洗碗機。而國內洗碗機市場年容量約8萬臺。朱德坤說,“8萬臺的銷量,即使全部給3家企業中的一家生產,都會虧損!

      然而,人們不禁要問,一個在連續10年盈利的國內最大洗衣機企業為什么會面臨如此困境?是什么原因使小天鵝淪落到今天賣身的地步呢?

      記者在深入調查后發現:小天鵝走下坡路是從贈送股票風波的“不規矩”動作開始的

      贈送股票風波

      2001年6月29日,江蘇省檢察院提交省人大的《關于提請許可逮捕李三元的報告》附件《李三元涉嫌受賄犯罪一案的主要情況》中有明確的文字說明:1997年3月,“小天鵝”申請發行股票,時任省體改委主任的李三元同意該公司股票上市,并為股票的發行、上市提供支持、幫助。

      為感謝李三元,小天鵝公司總經理朱德坤、副總經理毛素潔等人研究決定給李三元購買1萬股小天鵝職工內部股(此時每股股價為人民幣12.24元),并告知李三元,李推辭不要。1997年下半年,小天鵝職工內部股上市交易,每股售價已達人民幣23.48元。朱德坤、毛素潔等人商量,盡管李三元沒有出資購買股票,但李為小天鵝股票上市做出過貢獻,決定仍然送給李1萬股的溢價款人民幣11.24萬元。1998年,毛素潔在南京中心大酒店,約李三元妻子張靜華到其客房,將11.24萬元人民幣現金送給張,張收受11.24萬元后告訴了李三元。

      以上事實由犯罪嫌疑人李三元、張靜華供述;及朱德坤、毛素潔、張射等人證言。

      有參與辦案的知情人透露,在對小天鵝查處力度愈來愈大之時,毛素潔曾致電張靜華:“公司要生存,我們也只好如此!贝稳,李三元夫婦即遭逮捕。而此前,張靜華擔心日后事發,曾采取過補救措施。

      據毛素潔證實:“1999年清明,李三元夫婦到無錫,吃飯時,張說此款算是向我借的,半個月后,張來無錫把借條給我,后借條被我弄丟。本月(2001年5月)中、下旬查股票,朱總(朱德坤)讓我給李打招呼,電話里張仍堅持說錢是借的。

      就這樣,小天鵝因上市贈送股票的“不規矩”動作被江蘇省有關部門查處。

      作為無錫市乃至江蘇省工業戰線的一面旗幟,小天鵝的聲譽以及領導班子執掌企業的權威和信心,都一同遭到了嚴峻考驗……

      “那個階段,小天鵝失控8-9個月,公司員工、供應商和客戶都人心浮動,他們擔心小天鵝從此一蹶不振!毙√禊Z一位高管這樣對記者說。

      為幫助小天鵝徹底走出股票風波的陰影,江蘇省和無錫市政府可謂用心良苦,舉措頻頻。

      隨后不久,在有關部門的配合下,小天鵝開了緊鑼密鼓的“擴軍備戰”,先后兼并了寧波新樂、湖北荊州三金等洗衣機廠。

      2002年初,“蓄謀已久”的小天鵝終于等到了缺少資金的中國機床行業“十八羅漢”之一的無錫開源機床集團公司改制。在無錫市政府的支持下,小天鵝于2002年底順利入主開源機床,并以擁有45%的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兩個月后,又是在無錫市政府的幫助下,小天鵝不花一分一文,將無錫市最大、效益最好的外貿企業新中潤國際集團收入囊中。

      也正是2002年,在省市政府竭力為小天鵝“療傷”的情況下,小天鵝集團的經營規模開始迅速膨脹。

      小天鵝被迫賣身

      隨著經營規模的不斷擴大,小天鵝集團的前進步伐開始步履為艱。

      在洗衣機越做越虧的情況下,2002年小天鵝卻將銷售額做到100億元。

      業內人士認為,小天鵝此舉未必是明智之舉,也許為了抵消“股票事件”的影響,小天鵝才拼命做大業績,但它卻使本已存在的窟窿越來越大。

      據小天鵝內部員工介紹,由于洗衣機銷售不暢,小天鵝最近已降低了產量,并辭退了部分農民工和合同工。

      “按照目前這種機制,小天鵝繼續發展已很困難,只有通過轉制、改制,才能把企業內部各種關系理順!睙o錫市政府一位官員說。

      面對困境,小天鵝開始改變原有經營模式,調整營銷模式并且整合下屬公司資源。同時對三家營業性公司歇業,關閉經營部及下屬銷售經營部,主動對原銷售機構進行了清理,全面查實應收賬款損失、跌價損失等,清理歷史遺留問題。

      此舉無疑是“治標不治本”。

      業內人士一針見血的指出,小天鵝的巨額虧損除了家電行業競爭惡劣、整體利潤下滑原因外,最重要是源于其自身決策失誤、管理失控等因素。

      小天鵝經營規模雖然得到了迅速擴張,但是企業內部機制活力和管理素質卻未能及時適應外部市場環境變化的要求,公司沒能對銷售分公司有效地管理、控制,導致經營性損溢大幅增加。其中虧損最大的小天鵝營銷有限公司,2002年實現銷售收入222869.58萬元,但虧損就達39736.5萬元。

      小天鵝(000418、200418)2002年年報顯示,2002年利潤總額-8.68個億,扣除少數股東權益及加上未確認投資損失后,凈利潤-4.18億元;同時由于追溯調整,2001年利潤總額也由盈轉虧。

      小天鵝集團副總裁徐源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主動揭開4.18億虧損是對過去粗放型經營的告別,也是對將來按現代企業模式更科學經營的宣言。他還說,“小天鵝”超越自我是痛苦的,但這好比種牛痘,增強了“小天鵝”的免疫力。

      2003年5月14日到6月25日,小天鵝一共發布了三次風險性提示公告。小天鵝在財務調整過程中遭遇重重危機,年產20萬臺多聯體中央空調項目取消,改由其他投資主體投資;年產120萬臺的空調壓縮機項目暫緩實施;市場整合項目暫緩實施。

      據小天鵝“特別整改小組”透露,公司內部管理層爭取得到普華、公證會計事務所對應收賬款確認的具體指導,組織60名財務人員,對有經營往來的3095個客戶的往來賬務逐一對帳、調整,6月30日前完成。

      40天內發布三次風險提示,這在國內上市公司中極為少見。

      2003年6月24日,經小天鵝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屆董事會的十九次會議決議,早有傳聞“要解散”的無錫小天鵝梅洛尼洗碗機有限公司終告解散清算,清算程序將列入7月19日召開的2002年股東大會議程。

      宣告解散清算的無錫小天鵝梅洛尼洗碗機有限公司是1998年小天鵝與Protecno SA合資成立的公司。該公司總投資2980萬美元,注冊資本1200萬美金,其中無錫小天鵝股份有限公司利用A股募集資金投資,占75%股份,Protecno SA占25%股份。

      據小天鵝內部高管稱,由于市場原因,洗碗機公司近5年來一直未能達到經營目標。截至到2002年12月31日,合資公司的凈資產已成為7千多萬的負數,合資公司無法維持正常的生產經營,雙方股東同意終止合資合同,解散合資公司,洗碗機公司進入清算程序……

      “如果不賺錢甚至虧損,再著名的品牌企業也是包袱”。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小天鵝成了繼合肥市政府先后賣掉美菱和榮事達兩個著名家電企業后的第三個國內知名家電企業。

      2003年6月下旬,江蘇省和無錫市政府開始籌劃出售小天鵝集團價值7億元資產。

      小天鵝自選“后媽”

      2003年7月初,有關江蘇省和無錫市政府欲出售小天鵝集團價值7億元資產的消息傳出來后,有意收購的買家絡繹不絕。

      日前,小天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總裁徐源公開透露了小天鵝被賣事實,并承認確有幾家企業在與小天鵝談收購的事情。其中格林柯爾、深圳太太藥業、美的集團等先后前來表達購買意向。

      在眾多買家中,最有可能取得小天鵝的卻是一家不事張揚的民營企業———南京斯威特集團。

      這家靠開發出第一代偽幣識別儀和點鈔機起家的民營企業斯威特,被譽為資本運作高手,入主處于“滑坡”、“疲軟”的企業仿佛成為了南京斯威特的專利。近兩年,斯威特先后控股了“異型鋼管”(現更名上?萍迹┖蚐T中紡機兩家上市公司。其董事長嚴曉群年僅37歲,就以6.2億元的身價被《新財富》排定為內地富豪第163位。這也吸引了無錫市政府和小天鵝的眼球。

      嚴曉群向記者透露:“無錫市政府改制部門對我們的實力、市場、產品和人才各方面,經過幾輪考察、考核,覺得與我們重組,可能會給小天鵝帶來很多增量!薄

      盡管前景光明,但嚴曉群仍不敢有絲毫懈怠!拔曳浅O氚堰@件事情做成,”嚴曉群說,“但到目前為止,斯威特只是排在前幾位的競爭者之一。

      對于斯威特,義無反顧地投身困境中的小天鵝,絕對不僅僅是看中了小天鵝“殼”資源這么簡單。

      嚴還向記者端出了改造小天鵝的初步方案:盡快把小天鵝從一個單純的白家電企業,發展成一個信息、時尚類家電企業,再提升到IT企業。

      “小天鵝洗衣機的控制芯片與我們的芯片設計可以緊密結合;我們有華東地區最大的(移動)PC銷售網;我們有年銷售100萬臺手機的銷售網;我們有網絡終端產品的銷售;我們有數字機頂盒;我們的ADSL在上海市場占有60%的份額……這些東西完全可以與小天鵝進行嫁接!眹罆匀赫f。

      盡管嚴曉群為斯威特重組小天鵝描繪了一幅美好圖景,但人們仍心存疑慮:小天鵝的品牌優勢、制造優勢和經營優勢在白家電,尤其在洗衣機,在IT領域和資本市場游刃有余的斯威特,如何將兩者的長處融為一體?

      人們還擔心,近兩年已收購上?萍己椭屑彊C兩家上市公司的斯威特,能否掏出那么多真金白銀?

      資本市場的另一個高手格林柯爾公司垂涎小天鵝已久。兩年前,它將廣東科龍收入了麾下,前不久又將合肥美菱攬入懷中。還在格林柯爾入主科龍前,小天鵝就與科龍在物流方面建立了戰略聯盟,小天鵝的一位營銷大將還到科龍做了銷售主管,因此雙方可謂知根知底。

      “小天鵝有消費者愿意接受的良好品牌,有完整的營銷網絡,還有素質不錯的職工隊伍!备窳挚聽柖戮种飨欕r軍的助手、科龍營銷副總裁嚴友松首度承認,格林柯爾進軍洗衣機行業的戰略已經確定,收購國內知名洗衣機企業只是時間問題。

      作為中國冰箱業巨頭之一,在洗衣機行業再展身手是顧雛軍的另一夢想。

      “但自己做太辛苦了,有前三名的企業,我們就考慮收進來!眹烙阉烧f。

      “這主要是基于提高渠道運作效率的考慮”,嚴友松說,格林柯爾收購美菱后,冰箱生產能力在國內居第一位。而業界都相當清楚的是“冰箱和洗衣機的渠道,包括物流、銷售網絡等都有很強的趨同性!

      嚴友松認為,既然冰箱網絡的覆蓋面已經相當廣,沒有理由不把它的運作效率充分提高,大規模進軍洗衣機行業自然成為必然選擇。在全力爭取小天鵝的同時,格林柯爾也在謀求與其它的洗衣機生產企業合作。

      而從小天鵝方面傳來的消息說,它正分別與幾個企業接觸、比較,還未到正式確定買家的時候。無錫市政府主管部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員則表示:“此事還在與斯威特談,但還沒有涉及買賣價格,因為小天鵝的資產還要評估!

      他還并強調,“小天鵝股份是上市公司,集團的改制方案還要送國資委批準,因此它的重組能否成功,目前尚難預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新小天鵝”夢想

      2003年年初,小天鵝股份有限公司發布預虧公告后,一改往日提倡的“以洗為主,同心多元化”的說法,并宣稱要跳出家電制造。為此,朱德坤為小天鵝制訂了新的戰略夢想:“要跳出主業,構筑家電、機械、零部件、外貿四大產業板塊!

      按照小天鵝高層的計劃:四大板塊2003年銷售收入的比例為——家電板塊71%,零部件板塊為13%,外貿板塊為11%,機械板塊為5%。經過十三年的努力,小天鵝已躋身于國內白色家電企業集團行列,家電板塊初步形成,電機、微電腦控制板、鑄件等零配件生產也初具規模。目前小天鵝每年為壓縮機企業提供精密鑄件就達2萬多噸,小天鵝集團控股開源機床集團,就是要把小天鵝開源集團建成集精密數控機床、專用自動化成套設備和汽車零部件三大產業為一體的國內自動化機械設備制造中心,實現2005年年銷售收入40億元,利潤4億元的目標,構筑新的機械板塊;適應小天鵝國際化的發展需要,小天鵝與新中潤強強聯合,共同拓展國際市場,構筑外貿新板塊,計劃在2003年實現出口達2億美元,預計比2002年翻上四番。

      這就是朱德坤構建的新小天鵝夢想。

      此次重組后,朱德坤“家電、機械、零部件、外貿四大產業板塊”的“新小天鵝“夢想是否還夠實現?這個問題也許只有小天鵝的“后媽”才能回答。

      不過,種種跡象表明,雖然朱德坤今年已59歲,但不管小天鵝被誰收購,在今后較長一段時間內,他仍將主持小天鵝的工作。

      在此,我們祝愿重組后的小天鵝一路走好! 

      原載:《知識經濟》2003年第八期

      朱德坤留任帥位 斯威特控股小天鵝定局2004年03月12日16:12:29 21世紀經濟報道楊瑞法 朱宇  
      朱德坤留任帥位 斯威特控股小天鵝定局朱德坤

      小天鵝退市,打了誰的臉

      自去年7月31日與無錫市國資委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后,經過7個月的苦苦等待,南京斯威特集團終于控股無錫小天鵝集團。根據本報獲得的最新消息,國資委和江蘇省政府近日已正式批準斯威特與小天鵝集團實施重組,斯威特集團及其旗下的西安通郵科技有限公司共獲得了小天鵝集團65%的股權,其中西安通郵占股48%,斯威特集團占股17%。然而頗出人意料的是,朱德坤仍留任集團董事長總裁。“小天鵝集團實質性重組的序幕由此將正式拉開!彼雇丶瘓F總裁嚴曉群說。老班子與新目標鑼鼓已經敲響,在斯威特入主小天鵝的第一幕場景中,扮演主角的竟然不是斯威特老板嚴曉群或斯威特派出的其它高管———盡管斯威特已是小天鵝事實上的主人,但坐在小天鵝集團董事長兼總裁位置上的,卻還是已執掌小天鵝14年之久,年屆60的朱德坤。將繼續活躍在小天鵝集團舞臺上的其它董事高管也是老面孔:60歲的歐式裕,60歲的徐源,58歲的毛素潔……“我們在重組小天鵝時作過承諾,”嚴曉群為這一人事安排作出解釋,“要做到三個不變,即注冊地點不變,小天鵝品牌不變,保持管理團隊相對穩定!斯威特的這招棋法,同曾與它爭奪小天鵝的資本市場高手格林柯爾大相徑庭。去年,格林柯爾收購合肥美菱和揚州亞星后,其董事局主席顧雛軍當仁不讓地登上了這兩家企業董事長的寶座!叭绻铱梢援,那我肯定會當!泵鎸τ浾叩奶釂,顧曾毫不猶豫地回答。與“三不變”的穩健做法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斯威特已帶給小天鵝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要把小天鵝打造成國內一流、國際領先的綜合性跨國企業集團。其制訂的一個“五年計劃”目標如下:2004年,銷售收入實現140億元,2005年195億元,2008年要達到503億元,幾乎是它入主小天鵝前的5倍。斯威特為此已制訂詳細的實施方案:將斯威特精心培育,并已獲得多項國家“863計劃”項目的產業以及已擁有2800多位營銷人員和完善營銷網絡的通信產業裝入小天鵝。在組織架構上,小天鵝也將動大手術:在理順小天鵝集團與上市公司小天鵝股份關系的同時,將組建小天鵝進出口、小天鵝電子、小天鵝實業三個新的公司。據嚴曉群透露,斯威特還將收購一家上市公司融入小天鵝集團。但據記者了解,它不是陜西長嶺。而斯威特收購小天鵝的消息傳出后,跨國公司紛至沓來。小天鵝與世界頭號公司美國GE合作研發的麥哲倫項目已經啟動,主要產品洗衣機投產后,將全部銷往國外;為日本某家電巨頭貼牌生產數十萬臺洗衣機的協議已經簽訂;為歐洲某白家電巨頭生產洗衣機的談判正在進行之中……“我們與小天鵝是強強聯合,”前不久,GE總裁杰夫·伊梅爾特訪問上海時,一語道破小天鵝為跨國公司貼牌的動機,“小天鵝是利用我們的品牌進入美國等發達國家市場!問題由此浮現———斯威特的野心和這一系列令人眼花繚亂的大手筆動作,依靠小天鵝原有的以朱德坤為首的“老班子”,是否能夠有效組織和順利實現?習慣了向政府負責的朱德坤,能否在民營企業老板當家的新環境中老當益壯?帶領小天鵝進行了十多年的拚搏,朱德坤已消耗大量心血和體力,年已60歲的他,能否繼續勝任繁重的工作?蹉跎歲月無可否認,斯威特接手的是一只燙手的山芋。而原來“烤山芋”的主要責任人是朱德坤。這個“山芋”本也是朱德坤為代表的小天鵝人種出來的。作為中國洗衣機行業的龍頭老大,小天鵝曾創造了一系列輝煌:洗衣機年產量從1990年的4萬臺增加到1999年的255萬臺,十年間增長60倍,銷售收入增長67倍;國有資產增值30倍,并以全行業1/50的人員,創造了占全行業一半以上的利潤。小天鵝的成績贏得了社會各界的贊譽。朱德坤也因此聲名顯赫。1997年末,曾在無錫工作多年,時任國家經貿委副主任的李榮融特地寄語小天鵝:“我對小天鵝懷有深厚的感情……期望小天鵝和更多的企業家為中華民族再造輝煌!然而進入21世紀,小天鵝的翅膀卻日顯沉重。2001年,活動,小天鵝股份公司的主營業務利潤比上一年下降27%,凈利潤驟降86%;2002年,其利潤總額竟然報虧8.68億元,令市場人士瞠目結舌。與此同時,由于會計師無法確認“應收賬款的準確性、完整性和壞帳準備計提的恰當性”,小天鵝股份公司2002年年報被會計師拒絕表示意見。而中國證監委則因小天鵝“內部控制不力,財務管理混亂”,將它列為了“重點關注對象”。“小天鵝的巨虧是近6~7年逐漸積累起來的,它迅速發展后,管理沒有跟上!睙o錫市國資委的一位干部曾一針見血地指出!靶√禊Z的癥狀反映了國有企業的一個通病”。一個例證是,為了貫徹上級組建百億元大集團的精神,2002年,在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小天鵝仍然堅持要完成銷售收入100億元的計劃,結果其洗衣機生產越多,虧損越大。重疾需下猛藥。選擇斯威特重組小天鵝,用民營企業的體制和機制去改造小天鵝,是無錫市政府給小天鵝開出的一帖藥方。出人意料的是,斯威特卻采用了保守療法:讓小天鵝的管理團隊全部留任,希望通過他們來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朱總在小天鵝有威信!眹罆匀赫f,“何況我們在承諾‘三不變’時,還要求小天鵝有‘三變’,即管理體制要變,激勵機制要變,企業文化要變!盡管嚴曉群言之鑿鑿,但在前不久舉行的“小天鵝發展戰略研討會”上,無錫市政府秘書長兼市經委主任葉永福卻指出:“小天鵝的整個發展戰略中,比較欠缺的是機制的轉換!彼娬{,“如何用斯威特民營企業的活力,來改造小天鵝原來一股獨大的機制,十分重要!但也就是在這個研討會上,一位專家評價:“掏出5億多真金白銀收購小天鵝的斯威特,也許缺乏葉永福那樣的火眼金睛,但嚴曉群他們不會不明了小天鵝的癥結所在!據記者了解,小天鵝股份的董事長一職將改由斯威特派出的人員擔任,而原來坐在這個位置上的是朱德坤。此外,由于集團與股份的關系長期沒有理順,小天鵝股份公司總經理、留法博士柴新建一直未能發揮應有作用,如今他可以重展身手。由此看來,在小天鵝實施“三不變”,并仍將朱德坤留在掌舵人的位置上,應當是斯威特深思熟慮的決策!MBO心愿斯威特重組改制小天鵝時,采取溫和折衷的策略,也許因為小天鵝太令人矚目了。事實上,小天鵝的改制不但因為它是一個家喻戶曉的著名品牌而引人關注,更由于它是在改革開放以來成長壯大的新國企的代表之一。因此,其產權改制探索具有相當的示范效應。因而不難理解,一方面,近幾年小天鵝改制探索一刻也沒有停息,同時其改制之路也一直走得小心翼翼,誠惶誠恐。據知情者透露,早在4年前,小天鵝就與春蘭同時制訂了經營者持股方案(MBO),然而春蘭的改制因鬧得沸沸揚揚而被迫流產,小天鵝秘密制訂的MBO方案也就此封塵。但朱德坤想在小天鵝實施MBO的心愿一直未改!拔覀冞@個行業競爭激烈,利潤稀薄,機制不改,讓國家來承擔風險,走不通!2003年初的一次采訪中,朱德坤向記者坦言,“小天鵝要長久發展,必須解決集團經營層的MBO問題!敝靾孕,小天鵝集團和上市公司的MBO只是時間問題。兩年前,朱德坤試圖首先從小天鵝集團外圍突破。2002年6月,小天鵝制冷設備工程設計有限公司的37名經營管理者和主要技術骨干組成的持股會,簽約受讓了原無錫市信托公司持有的500萬股權,占“小天鵝制冷”總股權的16.67%。連同“小天鵝制冷”,當時小天鵝集團旗下實現MBO的企業已有6家之多。一方面朱德坤想MBO,另一方面他又想借用政府的力量做大、做強小天鵝。2002年3月,朱德坤從日本考察回國,為小天鵝制訂了新的發展戰略:“小天鵝要跳出主業,構筑家電、機械、零部件、外貿四大產業板塊!為實現這個目標,2002年底,在無錫市政府的支持和幫助下,小天鵝順利地將中國機床行業“十八羅漢”之一的無錫開源機床廠攬入懷中,成為擁有開源45%股權的第一大股東。兩個月后,再次由政府出面,小天鵝不花一金一銀,又將無錫市最大、效益最好的外貿企業新中潤國際集團收入囊中。然而,集團的MBO沒有來得及實施,“輸血”的效應尚未顯現,2003年初,卻傳出了小天鵝股份公司利潤總額巨虧8.56億的消息。國資代表色彩這一次,無錫市政府把目光轉向了民營企業,也把拯救小天鵝的希望放在了民營企業身上。經過考察、比較,無錫市政府從眾多競爭者中選擇了斯威特集團,讓這家南京民營企業來重組小天鵝。2003年7月31日,無錫市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按照17.18%、48.45%、28.64%和5.73%的比例,分別與南京斯威特集團及其旗下的西安通郵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口岸進出口有限公司以及廣東斯威特科技有限公司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轉讓價總計87303萬元。兩個多月后風云突變。2003年10月21日,小天鵝股份的一紙《提示性公告》顯示,小天鵝的改制重組方案作出了重大調整,由于無錫市國資委保留了35%的股權,斯威特控股比例由100%下降到65%。另一個耐人尋味的情節是,無錫市政府在與斯威特簽訂小天鵝的股權轉讓協議時,特地將開源機床廠和新中潤集團剝離出了小天鵝!暗胤秸畬γ駹I企業還是不太放心!毙√禊Z重組方案調整后,曾有經濟學家對此評價說。留任集團董事長總裁的朱德坤,難免其身上政府出資人代表的色彩。而這一色彩曾經是他想改變的,近幾年,他一直在孜孜以求地推進小天鵝的MBO。但如今,小天鵝的控股人變成民營企業斯威特。雖然朱德坤仍然坐在董事長兼總裁的席位上,他卻要親手將與自己有千絲萬縷聯系的舊體制徹底打破,這該是怎樣一種心情呢?國企改制三年輪回 收回小天鵝凸現“無錫模式”(組圖)2006-12-18 15:26:56 來源: 新華網從“徹底改、改徹底”到把國有股權卡到一個合適的位置,無錫市國資委正在實踐一種新的國資管理思路數年前,他們曾經是地方政府的座上賓,在國退民進的熱潮中大顯身手;數年后,他們紛紛因資金丑聞陷入四面楚歌的尷尬境地,有的甚至淪為階下囚。11月,廣東佛山。顧雛軍、張海幾乎同時站到了被告席上。四年前的他們因斥巨資收購科龍、健力寶一時間風光無限。在經歷了一番周折之后,科龍先被地方政府接管,后被青島海信收購,健力寶則曲線被統一控制。此際,江蘇無錫的小天鵝集團同樣演繹著國企改制輪回的完整一幕。2006年9月20日,無錫市仲裁委一紙裁決,終止了民企斯威特對小天鵝集團的掌控。這家在當地家喻戶曉的品牌企業再次回到無錫市國資委手中。斯威特集團的掌門人嚴曉群亦消失在公眾視線之外。等待他的也許是與顧雛軍、張海同樣的命運。相似中又有不似。國資機構依靠仲裁手段奪回企業控制權,這在近兩年發生的國企改制“清算”案例中可能是第一例。從法理上看,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危機處理方式。當然,更多人會關心小天鵝未來的命運:接手小天鵝的無錫市國資委將扮演一個過渡角色,還是更為強勢的掌控者?也許,只有時間可以說明。資料圖片11月18日,坐落在無錫市惠錢路67號的小天鵝集團公司,會議室里坐滿了集團公司和小天鵝股份的管理人員。他們聚在一起給小天鵝出謀劃策,探討如何在新機遇下實現“二次騰飛”。一個月前,在小天鵝集團干部大會上,無錫市國聯集團宣布由王錫林擔任小天鵝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作為無錫市國資委下屬的國資運營公司,此前它被賦予了托管小天鵝集團的使命。至此,斯威特老板嚴曉群對小天鵝的掌控被徹底抹去。在這次座談會上,五位年初剛剛離開小天鵝的創業元老—朱德坤、歐式裕、毛素潔、徐仲倫和張明逵重新現身。徐源因在廣州講學沒參加。此時,小天鵝的洗衣機生產車間平靜如故,工人們在緊張而有序地工作著。波瀾不驚的背后,是一個關于小天鵝集團命運輪回的故事。小天鵝從國有到民營再到國有,這中間發生了什么?它又將走向何方?危機2003年4月,看到2002年報披露的8.68億元巨額虧損,小天鵝股份的投資者不禁瞠目結舌。是什么讓輝煌了十幾年的小天鵝一下子淪落到如此地步?憶及當初,小天鵝的創業者們不由得扼腕嘆息。“我還清楚地記得我們做第一臺洗衣機時的情景:把一張很大的塑料板用火烤了以后圍成圓桶,里面再放上一個不銹鋼洗衣桶,就做成了最早的小天鵝單缸洗衣機!毙√禊Z股份副總經理高政對當初的情景記憶猶新。1979年,小天鵝洗衣機廠成立。經過艱苦創業,截止到2005年,小天鵝產品已獲得了66項大獎,小天鵝洗衣機還榮獲了全國唯一國優金獎,連續十幾年市場占有率全國第一,銷量、銷售收入和利潤連續四年全國第一。高政從洗衣機廠一成立,就在這里工作。在廠里最艱難的時候,他在外面跑銷售,一跑就是十年。用他的話說:“人生中最好的10年都獻給了小天鵝!痹谛√禊Z,和高政一樣對這個企業有著深厚情感的人有很多。“1988年開始,小天鵝步入輝煌時期,拿到了當時中國家電行業唯一的金獎。此后,洗衣機的銷量也開始大幅度上升。但是,當時的國有企業質量意識并不強,產量上去了,質量卻隨之下降,退回來的洗衣機堆滿了倉庫!币晃灰呀涬x開小天鵝的中層管理人員這樣分析小天鵝衰落的原因。鼎盛時期,小天鵝在全國設立了27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銷售部門,其下設機構更是數不勝數,如此繁冗而復雜的銷售渠道,造成的直接后果是貨款回收率極低,呆壞賬嚴重。據原小天鵝集團的高層回憶,2002年公司的呆壞賬已經達到4億多元。小天鵝陷入困境,還有一個偶然但更直接的因素。1997年3月,小天鵝申請發行股票,地方政府的一些官員大力支持。為了表示感謝,小天鵝集團總經理朱德坤和副總經理毛素潔等人研究決定,給這些官員購買一些內部職工股(當時每股股價為人民幣12.24元)。1997年下半年,小天鵝職工內部股上市交易,每股售價高達23.48元。紙里包不住火。根據小天鵝集團內部人士的舉報,2001年證監會進駐小天鵝調查。董事長兼總經理朱德坤一度被雙規。當時小天鵝的高管層也無心經營,小天鵝開始走下坡路。調查之后,朱德坤個人被證明是清白的。經過這一番折騰,小天鵝已經元氣大傷。由于2002年和經過調整后的2001年兩個會計年度,小天鵝的凈利潤均為虧損,2003年4月30日,小天鵝被戴上了ST的帽子。改制2002年前后,全國各地掀起了一股國退民進的“熱潮”,無錫市也難置身其外。2002年12月21日,無錫市委主要領導在市委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無錫市國有企業改革已經進入了關鍵階段,要按照‘徹底改、改徹底’的要求,以產權制度改革為核心,加快國有資本轉讓!2003年7月23日,無錫市政府主要領導又重申:要真正做到“徹底改、改徹底“。由于小天鵝虧損嚴重,被列為改制對象是很自然的事。在引進外來投資者之前,小天鵝的管理層也想過搞經營者持股。但是當時小天鵝的總資產為75億元,品牌價值67.69億元,這么大的一個企業,管理層拿不出那么多錢,因此經營者持股方案未獲市政府批準。當時,盯上小天鵝這塊肥肉的企業不少,比如格林柯爾、斯威特、深圳太太藥業、美的集團等。據小天鵝集團的相關人士回憶,當時政府有意在格林柯爾和斯威特中選定一家,經過精心挑選之后,斯威特被允許購買小天鵝的股權。小天鵝集團最初(2003年7月31日)的改制方案是整體出讓:按照17.18%、48.45%、28.64%和5.73%的比例,無錫市國資委分別與南京斯威特集團及其旗下的西安通郵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口岸進出口有限公司及廣東斯威特科技有限公司簽署協議,將所持有的小天鵝集團100%的股份轉讓給后四者,轉讓價共計87303萬元。最終公布的方案有所折衷。2003年10月21日,小天鵝股份發布《提示性公告》:“2003年10月15日,無錫市人民政府得到江蘇省人民政府關于江蘇小天鵝集團有限公司部分國有股權轉讓的批復,同意無錫市向南京斯威特集團有限公司、西安通郵科技投資有限公司轉讓小天鵝集團有限公司17%、48%的國有股權,保留35%的國有股權!币舱沁@保留的部分股權,成為無錫市國資委后來收回小天鵝股權的基礎。有分析人士認為,無錫市國資委之所以保留35%的國有股,是因為對民營企業不放心。不過,小天鵝畢竟投入了斯威特的懷抱。據業內人士分析,當初選擇斯威特,首先是因為它的民企身份,符合當時國企改制的方向;其二,斯威特是高科技公司,旗下已經有兩家上市公司——中國紡機和上?萍,無錫市認為斯威特有實力把小天鵝搞好;還有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斯威特對小天鵝承諾“五不變”,即品牌、主業、注冊地、員工隊伍和領導班子不變。小天鵝至今能保證生產經營正常,與這“五不變”有很大關系。2004年3月9日,斯威特收購小天鵝集團65%股權獲國務院國資委批準。時任斯威特集團南京管理總部執行總裁的李石生被派往無錫,任小天鵝集團副董事長、常務副總裁兼小天鵝股份公司董事長。小天鵝的身份也由原來的國有變成民營,成為江蘇民企百強之一。據無錫市國資委辦公室主任劉國棟介紹,賣小天鵝的時候,國資委還沒有成立。當時負責小天鵝改制的是企業改革管理辦公室,由財政局、經貿委、發展計劃委員會、勞動局、體改辦、紀檢檢查室等六七個部門組成,是一個虛擬的“國資委”。對于當年出售小天鵝集團國有股權,劉國棟認為:“改革的方向沒有錯,國有企業改革中經歷一些挫折是難免的,國企改革也是在探索中前行!是非南京斯威特集團是一個靠驗鈔機起家的民營企業,因并購重組“一鋼異型”、“中國紡機”而名聲大噪。從1992年以100萬元人民幣起步,到2004年實現營業收入191.7億元人民幣,斯威特集團短短十來年的發展速度令人驚訝。在收購小天鵝后,斯威特通過對生產、物流、銷售等環節的改造,使小天鵝開始扭虧為盈。2003年公司的經營業績顯示,全年實現稅后凈利潤3599萬元;2004年5月12日,小天鵝股份一舉摘掉ST的帽子。在小天鵝集團的網站上,掛著一篇《再造小天鵝》的文章,發布的時間是2005年3月31日。文章對于斯威特如何重塑小天鵝有詳盡的描述。針對當時職工對斯威特資金實力和收購動機的懷疑,該文引述集團董事長朱德坤的話稱:“斯威特是真心做實事的,它與小天鵝的利益是一致的!绷硪晃粍摌I元老徐源當時也認為,是小天鵝的順利改制及斯威特的“溫泉療法”帶給企業和諧穩定的局面,吸引跨國巨頭們蜂擁而至,使小天鵝擺脫了困境。但是,在最近接受《國企》采訪時,小天鵝集團的一位原高層完全不這樣認為。他說,小天鵝集團在1989年到2000年期間成功地進行了第一次創業,而從2001年開始進入了調整期,走出虧損陰影是因為小天鵝自身已經度過了調整期!皼]有斯威特,小天鵝也能贏利”,而之前4億多的壞賬也是由公司的資本公積金補上的,斯威特并沒有兌現承諾給小天鵝投入資金,相反,卻挪用了小天鵝的大量資金。斯威特入主小天鵝時,集團公司的五位高管已經到了退休的年齡,但嚴曉群承諾不在乎年齡,繼續留用這些元老。從這兩年的一些報道中看,嚴曉群與以朱德坤為首的老帥們相處頗為融洽。然而,到了2006年3月4日,變故陡生。需要交代的是,從去年10月份開始,斯威特就因過度擴張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機中。反目3月4日是星期六。據一位老帥回憶:廠里突然通知下午兩點開會。到了兩點,老帥們都按時來到集團辦公樓的會議室,但是董事長朱德坤卻遲遲沒有露面,大家只好靜靜等待。大家等待的時候,一場爭論正在另一個房間展開。爭論的主角是朱德坤和斯威特方面的人士,爭論的主題是斯威特單方面轉讓小天鵝股權。等到3點,朱德坤和李石生以及中信信托總裁浦堅一起出現在會議室里。朱德坤臉色陰暗,對大家說了一句“董事會調整了”,就坐在那里再也無語。之前的爭論場面人們已經無從知曉,但大家都明白,事已至此,朱德坤已經無法改變既定事實了。接下來的會議由李石生主持。他宣布斯威特已經與中信信托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把小天鵝集團30%的股權轉讓給中信信托,中信信托由此成為小天鵝集團的第一大股東,董事長也由浦堅擔任,五位老帥當即被宣布退休。五位被突然宣布退休的小天鵝集團高管朱德坤(董事長)、歐式裕(主管技術)、徐源(主管市場)、毛素潔(主管人力資源)、徐仲倫(主管生產)都已年過六旬,在小天鵝有著28年的工作經歷。其中一位老帥向《國企》回憶道:“就在宣布讓我們退休的前一天晚上,我們還在廠里干到晚上11點多!睅孜焕蠋洷槐仆诵葜,曾有不少合資公司開出年薪幾十萬元的高價想挖他們。朱德坤對他們說:“不要受外面的誘惑,我們踏踏實實在這兒再干上兩年,等把企業搞好了,再交到別人手里我們也光榮!睂τ谧屛逦焕蠋浖w退休一事,“小天鵝的管理層和員工們反對也不敢說,因為五位老帥走后,小天鵝就成了斯威特的天下,誰敢反對就走人!毙√禊Z的一位員工這樣對《國企》說。對于斯威特把30%的股權賣給中信信托,無錫市國資委的有關人士猜測可能是因為斯威特的資金出現了問題。但是,“國有股只有17.78%,我們再反對也沒有用!眲鴹潓Α秶蟆氛f。提起斯威特與中信信托的股權轉讓一事,小天鵝集團的老帥們都認為這屬于違反《公司法》的行為。當時,朱德坤還是小天鵝集團的董事長,但是這次股權交易并沒有通過董事會表決,罷免董事長也沒有按照相應的法定程序進行;而且事前除了斯威特高層以外沒有其他人知道!皣摻邮种,營業執照上朱德坤一直是小天鵝集團董事長,浦堅并沒有上任!毙√禊Z集團的一位老員工對《國企》說。事實上,中信信托與斯威特的股權轉讓一事并沒有真正進行,中信信托也沒有實際出資。在曝出斯威特的關聯企業占用上?萍3.82億元資金之后,事情很快殃及小天鵝。8月30日,小天鵝發布公告稱,由于小天鵝集團曾為上?萍继峁┙杩顡,而上?萍嫉狡谖茨苤Ц督杩,由此而產生小天鵝集團相應的法律責任,凍結小天鵝限售流通股共計2475.60萬股,加上此前小天鵝集團被凍結的6000萬股,小天鵝集團持有的小天鵝股份已經全部被凍結。就在這個時候,“影子”大股東中信信托的總裁浦堅再次來到小天鵝,目的是做員工的思想工作,穩定員工情緒,希望不要受上?萍挤矫娴挠绊,繼續生產,保持穩定。內幕
      歡迎轉載回鏈: 小天鵝退市,打了誰的臉|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shendu/1011298.html
      責任編輯:民生網友

      上一篇:美的集團回購再創A股紀錄

      下一篇:沒有了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