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娛樂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八卦 娛樂 體育 明星
      來源:投稿 編輯:無 發布時間:2019-03-19 21:23
      摘要:卡梅隆對話劉慈欣(視頻拍攝:每經記者 韓陽) 詹姆斯路卡梅隆,至今世界電影票房冠、亞軍記錄保持者,曾在2009年以全球票房超過27億美元的《阿凡達》戰勝自己1997年以18.4億美元締造的全球影史票房紀錄的《泰坦

        卡梅隆對話劉慈欣(視頻拍攝:每經記者 韓陽)

        詹姆斯路卡梅隆,至今世界電影票房冠、亞軍記錄保持者,曾在2009年以全球票房超過27億美元的《阿凡達》戰勝自己1997年以18.4億美元締造的全球影史票房紀錄的《泰坦尼克號》。他被影迷尊稱為“卡神”,他也是“世界之王”。

        劉慈欣,首位雨果獎的亞洲獲獎者,劉慈欣也被譽為“中國當代科幻第一人”。他以一己之力將中國科幻提升到世界水平,奧巴馬、扎克伯格、馬云、馬化騰、雷軍、柳傳志等都是他的粉絲。

        2月22日,由卡梅隆編劇及監制的電影《阿麗塔:戰斗天使》將上映。

        千呼萬喚,卡梅隆來到中國,與劉慈欣進行了一次“大神”間的對談。在長達一小時的對談中,卡梅隆多次提到《三體》,并稱想見到《三體》的影視改編版。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現場聆聽了這場堪稱頭腦風暴的談話,并記錄下了精彩的部分。

        劉慈欣、卡梅隆、《流浪地球》導演郭帆(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韓陽 攝)

        -1-

        “科幻作家比科學家‘更快’找到答案”

        主持人:

        你們各自最感興趣的科幻領域是什么,為什么?

        劉慈欣:

        剛才我和卡梅隆導演在后面談到了阿瑟路克拉克(英國著名科幻小說家),他的作品使我走上了科幻創作的道路,所以我感興趣的是描寫很遙遠的世界,很廣闊、未知的用想象力才能到達的世界。

        這和我的工程師背景沒有關聯,我喜歡的是更超脫、更有哲學色彩的東西,和工程師不一樣。

        詹姆斯路卡梅。

        我最初讀大學的時候,學的是物理,也學了天體學。我個人感興趣的東西也正好是這些未知的東西,尤其是我想要了解最新的科學發現是什么。

        科學家和科幻作家的助推力其實是一樣的,就是好奇心。不同之處是科學家投入一輩子的時間找到答案,但是科幻小說家是編造一個東西出來,所以我們更快。我們不在乎這個答案是否正確,只需要找到一個答案就可以,所以我們是不負責任的。

        我看了您的《三體》,您有1800多頁的內容,都是在說超光速的移動,但是要在科學上實現這一點,會需要我們無窮盡的時間和非常多的精力。但是它真的不是魔術,你是真的遵循科學規律去編寫這樣的故事,是觸手可及的,它能夠看到背后科學家的努力,是時間和精力和探索的結果。

        -2-

        “我覺得應該要拍《三體》”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韓陽 攝

        劉慈欣:

        今年中國春節,有兩部成本很高的中國科幻電影上映,而且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這可能也是中國科幻電影良好的開端。我想問卡梅隆導演,假如中國的科幻電影發展下去,您希望看到什么樣的中國科幻電影?

        詹姆斯路卡梅。

        我覺得應該要拍《三體》。

        目前《三體》在豆瓣上已有20余萬人給出8.8分的評價(圖片來源:豆瓣截圖)

        劉慈欣:

        《三體》以我們目前的經驗和能力,確實有一定的困難。您能不能設想,您想象中很希望看到的、很感興趣的中國科幻電影是什么樣子?不是具體的哪個作品。

        詹姆斯路卡梅。

        我覺得科幻電影有很多不同的類型,從荒蕪人煙的逃亡到非常黑暗的世界都有。我們回到您的書,當中有一百多個故事,都在說社會如何進化、技術怎么樣突破、自然怎么樣變化、整個宇宙怎么樣運轉。

        當自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想看到樂觀的東西。我個人是樂觀主義者,所以我喜歡樂觀的故事。不見得是一個最終圓滿的結局,但我想要在電影里面看到樂觀的人或事。

        我想看到您的故事,讓不同的導演去探索這些故事。他們想要做什么,對什么感興趣,想要什么樣的夢境,想把什么搬上大銀幕都無所謂,因為我們要給他們機會。所以在座的各位如果對這些議題感興趣也可以試著拍一拍。

        -3-

        “有一個惡魔式的念頭纏著我”

        詹姆斯路卡梅。

        您接下來想要做什么?

        劉慈欣:

        我接下來是寫故事。我是一個作家,會用全部的力量去寫新的科幻小說。近來想寫一些和以前題材不太一樣的科幻作品。我寫的時候會盡最大努力不去想它會不會變成電影。因為現在寫作的時候有這樣一個惡魔式的念頭纏著我,很難擺脫,但是我還是試著擺脫,因為會給我的創作帶來限制。

        詹姆斯路卡梅。

        我完全同意。如果要探索人性或是人類未來文明,不要從商業化的出發點出發,要更純粹一點。

        我自己不是小說作者,我本來是編劇,所以我們的工作在這方面確實有一些不同。但是我覺得很有意思,以前科幻電影重要的任務之一是要把(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一些已經很成熟的科幻理念,用電影的方式把它們普及到大眾。

        我覺得科幻文學和科幻電影之間存在一個滯后。文學一直是在前沿,但是電影的觀眾比較挑剔,他們不一定喜歡這些黑暗、反烏托邦的故事。比如(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的科幻作品都太黑暗了,都是講核武器、流行病,都是非常悲觀的故事。所以大的電影公司不推出這樣的作品,科幻題材逐漸成為非主流。

        可是在七十年代末出現的《星球大戰》改變了一切,科幻又流行起來了!缎乔虼髴稹分,現在有漫威、DC這些超級英雄的科幻世界,又有像《降臨》這樣嚴謹、認真的科幻作品。

        《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劇照(圖片來源:東方IC)

        -4-

        “一切才剛剛開始,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主持人:

        您覺得中國市場應該從軟科幻出發,讓更多的人可以接受嗎?

        詹姆斯路卡梅。

       。ㄜ浛苹茫┛梢越逃蟊娍苹玫幕纠砟,我們往后就可以多開發一些像《三體》那樣的硬科幻。當然中國的市場您最有發言權,您怎么看?

        劉慈欣:

        中國觀眾對于中國人自己拍的科幻大片的反應,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們對此都很好奇。但是今年春節,至少我們部分找到了一個答案,大家的反應還是很讓人高興的。

        至于說中國未來科幻電影的發展方向,我認為正確的方向是多種風格的,有很傳統的很硬的科幻,也會有我們說的很文學的或者是大眾化的科幻,這才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我不希望看到中國的科幻電影被某些作品或是被某類作品限制住了,這是一個很不樂觀的現象。當然了,現在說這些還有點早,我們的一切才剛剛開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詹姆斯路卡梅。

        我完全同意。像《阿凡達》算是科幻作品,有外星人,有外星星球,但是它里面也有很多人類的感情。我們拍攝時運用了很多新技術,但是大部分的功夫還是在劇本上。

        《阿凡達》劇照(圖片來源:東方IC)

        -5-

        “我們缺少科幻編劇”

        主持人:

        科幻文學跟科幻電影之間什么樣的關系是最好的?

        劉慈欣:

        我感覺科幻電影特別是高成本的科幻電影,更適合原創劇本,不適合改編。但是近年來至少美國科幻電影的改編比例好像有增大,比如《火星救援》《降臨》,據我所知最近《沙丘》可能要在3月份開拍。

        但是我覺得中國的科幻電影原創更適合一點,問題是我們國內缺少科幻編劇,這是科幻電影發展的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但這也需要時間去培養、鼓勵科幻編劇的成長。

        詹姆斯路卡梅。

        是的,我做的科幻大部分是原創。

        從歷史的角度,我們都看到很多改編科幻電影是很難的。電影只有兩小時時間,條件非常有限,根本沒有辦法把那么大的一個故事講清楚,這可能要么只拍一小段,要么你都拍,但是會很膚淺。

        我覺得這是科幻的一個老難題,我們最愛的小說,都是有很多內涵的,你要把它在銀幕上完整呈現出來很難。所以我覺得最好的科幻電影都是原創的,不是改編的。不是說不能改編,只是說有難度而已。所以,建議大家都可以編自己的故事。但還是希望看到你《三體》的改編版。

        劉慈欣:

        關于電影改編我說一個有意思的事,我曾看過阿瑟路克拉克的信件,阿瑟路克拉克在信上說他很忙,忙著把他的小說改編成電影,馬上要開拍了,那部小說是《與拉瑪相會》,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事,可是電影到現在也沒有開拍。

        《三體》用這么長的時間去改編也是很正常的,確實都需要時間。

        詹姆斯路卡梅。

        希望我們能盡快看到《三體》問世。電影行業確實是一個很瘋狂的,有時候就是很傻的一個行業,所以也許你的作品太超前,電影行業的老板們都看不懂。

        -6-

        “科幻電影不是預測未來”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韓陽 攝

        現場提問:

        您認為一個國家的電影發展到什么階段才可能拍攝出好的科幻電影,同樣的問題也問劉慈欣老師,從中國市場的角度來說一下這個問題?

        詹姆斯路卡梅。

        視覺特效產業在中國已經發展起來了,可以和全球其他一些視覺特效公司相媲美,這是其中一個方向。中國在這方面已經準備好了去迎接科幻大片,任何我們可以想象出來的東西都能在電影銀幕上被實現。

        有一句老話:科幻電影不是預測未來,科幻電影是阻止不好的未來發生。

        為什么中國能變得如此強大,因為科技和科技發展,能讓中國在世界上占據主導地位,我們在座的每一位都看到了中國的變化。

        很多科幻小說家都在試想人類會怎樣毀滅,我們怎么樣去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F在大家都在朝這個方向去努力,你不是創造這樣的潮流,而是把這樣的潮流寫出來了,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劉慈欣:

        我可以從兩方面回答。首先從大方面,中國什么時候能產生出繁榮的科幻電影市場,這與科幻電影本身沒有關系,它是一個大時代造就的東西。時代如果到這一步,教育,科幻電影肯定會出現的。中國首先必須處于一個快速發展、快速現代化的時代背景,它擁有強烈的未來感,這種情況下,我們才有產生科幻電影的條件。

        從行業角度來說,我覺得現在中國科幻電影與美國科幻電影最大的差距,是我們沒有像美國那樣完整的電影工業體系,所以做起來很艱難。但是我覺得這些困難會隨著我們的努力逐漸克服的。

        但是有一個困難前景很不明朗,我們要產生一個好的科幻電影市場,必須有優質的原創內容。不管是小說還是劇本,都是科幻電影的基礎,它們首先必須是優質的,其次是有影響力,這些我們很缺少。

        圖文無關(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行情000681,診股))

        -7-

        “最瘋狂的想象來自科學”

        現場提問:

        關于科幻電影中科學的真實性和可信性如何看待,對你們來說科幻電影最重要的是什么,為什么?

        詹姆斯路卡梅。

        首先我覺得我們應該尊重我們宇宙的規律。我覺得好萊塢的發展非常迅速,非常擅長去創造現實和虛構之間的連接。

        現在的互聯網業、社交媒體上充滿了煙霧彈,有很多錯誤的信息可以影響我們自己的認知。所以科幻電影告訴我們什么?就是不要輕易相信任何東西。我覺得我們堅信或是秉持的東西,是可以被質疑的,我們唯一相信的就是科學,因為方法論是唯一的,規律是唯一的,我們只有一條道路可走:追尋真相。

        科幻小說一定是尊重科學的,但是要有虛構的部分讓我們看到更加精彩的內容。

        劉慈欣:

        我是把科學當作一個故事的礦藏,從里面提取故事資源。我認為科幻小說和科幻電影必須尊重科學,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它好看。你試著拿前沿科學跟你最瘋狂的想象比,你還真瘋狂不過它。我知道最瘋狂、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想象力就是前沿科學產生的。所以說,我們必須從科學中尋找故事資源,因為別的地方這種資源找不到。

      歡迎轉載回鏈: 當卡梅隆和劉慈欣談論《三體》時他們在談論什么|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yule/1011870.html
      責任編輯:無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