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十九大

資訊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資訊 深度 歷史 科技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民生網友 發布時間:2019-03-10 08:24
摘要:剛剛拿到裁員通知的滴滴員工們會給出否定的回答。甚至告訴你,被裁之后,他們恨不得立刻做出“謝謝老板”表情包,回到家躲在被子里偷笑。 經歷了過去半年順風車下線、快車整改、投資不利、IPO暫緩、高管停發年終

剛剛拿到裁員通知的滴滴員工們會給出否定的回答。甚至告訴你,被裁之后,他們恨不得立刻做出“謝謝老板”表情包,回到家躲在被子里偷笑。

經歷了過去半年順風車下線、快車整改、投資不利、IPO暫緩、高管停發年終獎、巨虧等負面之后,滴滴出行裁員閘刀終于在豬年伊始落下,卻沒有想象中的哀鴻遍野。

2月22日,有滴滴員工在職業社交平臺“脈脈”上爆料稱,被裁后拿了3個多月十多萬的賠償走了。不少滴滴員工在該平臺上留言表示,滴滴這一輪裁員待遇優厚——包括工資正常發到3月底,五險一金全部交齊,補償至少n+2個月薪水(平均3-5個月),未休年假雙倍補償等。由于離職待遇優厚,甚至讓很多員工開始“爭搶裁員名額”。

在經歷了一個冬天的互聯網裁員風波之后,滴滴此次占比15%高達2000人的裁員計劃,反而如“吹面不寒楊柳風”一般有著春天的溫暖

“滴滴真是有擔當的大公司”,有員工在“脈脈”上感嘆。

從2018年開始,近年來快速成長的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美團和滴滴的組合TMD被越來越多的提及,風頭僅在BAT之后,無論是投資方、券商還是二級市場都在密切關注。作為新出行的“大哥大”,滴滴給人留下的印象,多為“出手闊綽,從不差錢”。

早年,憑借優厚的補貼政策,滴滴先后擠掉快的和優步,幾乎壟斷網約車市場。2015年之后的,滴滴又頻頻出手布局大出行和泛O2O領域,從ofo、人人車、到OYO酒店,動輒數十億元。

即使在裁員約談進行時,仍有國際化部門的新員工在知乎曬出自己的offer——D5,月薪36k,甚至高于同水平的阿里員工。在媒體曝光滴滴2018年巨虧109億時,滴滴的國際部門還在攻城略地,入駐智利、秘魯和哥倫比亞等拉丁美洲國家,與優步分庭抗禮。

大手筆、高姿態的滴滴一直不差錢,根據企查查的數據統計顯示,自滴滴2012年成立以來,截至目前已經完成了20次融資,金額總量超過200億美元,是目前全世界范圍內融資額最大的未上市公司。

豪氣裁員

2018年底,滴滴CEO程維在員工大會上宣布,取消高管年終獎,員工年終獎也折半。

當很多員工抱怨,年終獎“只發了1.5月,或是2個月”時,很多其他公司職員感嘆這都已經高于他們的正常水平。

曾有網友爆料,在滴滴D8級別(相當于阿里的P7)的運營崗,年薪達50萬元左右,技術崗則為150萬+,D6級別非技術崗也可以拿到近40萬年薪(相當于阿里的P5-P6),與高薪著稱的阿里比,甚至略有超出。

若按照滴滴目前13000多名員工,平均年薪30萬元計算,年人力成本高達39億。根據2018年整體虧損109億,人力資源成本可以占到總虧損的35.8%。如此看來,滴滴內部的成本費用結構還有很大的優化空間。補貼之外,成本費用也已經影響了網約車正常商業模式的利潤。

裁員賠償十幾萬!巨虧109億的滴滴仍起“大公司范兒”

圖為過去兩年滴滴人員增長

2月15日,程維主動宣布,公司將做好過冬準備,2019年會聚焦當前最重要的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并轉”,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裁員比例達15%。

面對裁員,滴滴依然給出了優于同行的高額補貼。為此,滴滴員工甚至在社交平臺上留言稱,組內爭裁員名額都快打起來了;有員工表示,知道賠償標準后希望被裁;還有員工詢問怎么才能被裁。

張燁是滴滴網約車部門員工,半年前,他從R-Lab的外賣業務轉崗!凹词闺x職的package很誘人,但大多數核心部門員工仍不希望被裁,畢竟滴滴的薪酬本身在業內有競爭力!痹谒磥,滴滴的薪酬水平在互聯網公司體系內,可能只有BAT可以比擬,因此,即使經歷了這一輪大裁員,程維仍然為員工口中“好老板”的代表。

收購優步中國,幾近實現網約車行業壟斷后,滴滴在各方面都“對標BAT”——高福利、高補貼等。

從最初和快的打車爭奪市場開始,補貼已經成為滴滴的常態。

2019年春節期間,一位滴滴司機曬出了自己的收入截屏,其2019年1月的總收入達17183.43元,而獎勵收入高達5142.7元。但即使這樣,還是有很多司機抱怨“接不到單,賺不到錢”,更多乘客抱怨打不到車。

根據此前一份滴滴出行內部流傳出來的財務數據顯示,該公司2018全年在司機補貼方面投入共計113億元。

補貼遲遲降不下來背后,是滴滴在C2C、B2C約車領域的優勢“護城河”受到新興力量沖擊。據極光大數據顯示,2018年從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滴滴的日活從1481萬下降到1105萬。與此同時,包括高德、首汽、嘀嗒等新興業公司都在成倍增長。

一位網約車行業從業者對全天候科技透露,滴滴很難像其他專車企業一樣完全主打B2C模式,“人員招募和資質獲取,都會花費大量的人力和財力!

而在政策的面前,滴滴要繼續C2C模式,必須清退更多不合規司機,在需要保持運力的前提下,這意味著還將要更多補貼進行人員調度。

這對于2018年剛剛虧損109億元仍在持續虧損,甚至傳出下一輪融資受阻的滴滴來說,并不容易。

進擊擴張與裁撤

幾年前,一位資深媒體人去滴滴面試公關總監,坐在對面的程維侃侃而談,介紹公司在如何打仗,稱自己每天花掉的錢比二戰參戰國花的錢還多。

2017年,滴滴已經在包括車后市場、汽車金融、造車等大出行行業廣泛布局,此后,還布局了外賣、大數據、旅店、共享單車、租車甚至共享汽車業務。僅2018年,滴滴的公開投資項目的已知金額約為20億美元,折合134億人民幣。

裁員賠償十幾萬!巨虧109億的滴滴仍起“大公司范兒”

滴滴2018投資項目列表 數據來源:企查查

“做全球最大的出行平臺”已經不能滿足滴滴的胃口,滴滴把目標伸向了造車上游,企圖打造成新能源汽車運營商。

程維提出,“未來十年,滴滴平臺將在全球范圍內服務20億用戶,滿足用戶50%的出行需求,并推廣超過1000萬輛共享新能源汽車!

作為投資方,滴滴一直保持著強勢的風格。一位ofo前高管在采訪中提到,滴滴從入局時目標就是為了并購,沒有其他余地。作為股東之一,滴滴在不斷推動ofo燒錢擴張的同時,也多次曾要搶過主動權,比如派駐高管進駐,左右ofo融資進度等。

對于更有盈利前景的汽車服務企業,滴滴多采用投資+收購的方式,如小桔車服。同時,汽車金融業務也是其關注的焦點,包括人人車等項目已經接入滴滴App。

進擊擴張多元業務的滴滴,讓很多人不理解。

張燁第一次聽說要參與到滴滴外賣團隊,多少覺得有些不靠譜,“美團做打車,滴滴做外賣,怎么都會覺得是的為了競爭而做的擴張,而不是站在公司發展的角度!

然而,滴滴很快集合起了一支上千人的團隊,上線之后,依靠大額補貼迅速占據市場。最初進入無錫時,軍事,網友曬出的1元錢、3元錢吃大餐的截圖,引發了不少討論,滴滴外賣也很快被有關部門約談。

“外賣的門檻不高,燒錢是打開市場最快的方法。這對滴滴來說并不難!睆垷钐岬。

裁員賠償十幾萬!巨虧109億的滴滴仍起“大公司范兒”

圖為滴滴外賣補貼

這只是滴滴“大手筆”擴張的一個縮影。

2018年初,共享單車進入下半場,多家公司倒閉。滴滴卻仍然接盤小藍車,注資小黃車,并自主研發了青桔單車。

“順風車事件”爆發前,全天候科技曾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滴滴2018年拓展的重點業務包括:金融業務——為租賃公司提供融資,同時也為司機提供小額貸款;未來2-3年是專車、快車換車的時間點,可以帶動滴滴的保險業務;同時還有外賣業務、滴滴維保、無人車業務和共享單車等。

但不到一年后,曾經準備“大干一場”的外賣、共享單車等都被滴滴列為了“非主營業務”,而這些正是程維決心要大刀闊斧裁撤的部分。據知情人士透露,“非主營業務”中,順風車裁員20%以上,外賣和單車裁員50%以上,剩余人員也將面臨轉崗的情況。

這一變動,在內部員工看來早有端倪。去年9月,原來在R-Lab部門的張燁和很多同事已經被調整到網約車部門工作,“外賣部門最差的結局是全部被裁,現在還有一部分歸到國際化部門,也是保留了這塊業務的希望!

而單車、電單車、代駕、企業級業務和公交業務,在2018年底的結構調整中被整合進“普惠出行與服務事業群”,或也成為“關停并轉”的集中地。

大公司CEO氣質

程維的野心很大,絕不只是做中國的Uber。

近兩年,滴滴的虧損仍在繼續,大出行領域(如汽車服務)投資僅初見效果,ofo的爛攤子還沒收拾,而程維卻已經學起了李彥宏,開始大舉布局底層技術和人工智能。

“滴滴很幸運,趕上了上半場構建互聯網平臺的末班車,在這場創業潮的下半場,我希望打造超級交通AI,向人工智能公司演變!2018年,程維在接受新華網的采訪中提到。

2017年,滴滴云上線,這也奠定了滴滴做基礎技術,向人工智能等方向發展。根據最新招聘信息顯示,滴滴云等研發部門人員仍然有大量崗位虛位以待。36kr此前曾曝光過一組數據,2018年上半年滴滴的研發費用達到了71億,服務器費用達到了37億。對于尚未盈利的滴滴來說,要押注AI,互聯網下半場搶奪先機,仍然是一個“燒錢”戰略。

程維給人的印象很強勢,不輕易彎腰,也不輕易道歉。此前有媒體報道,滴滴的管理層正在逐漸被柳青為代表的投行精英占據,招人是也更看重學歷。這些都是“大公司范兒”的表現。

然而,2018年,順風車事件后,滴滴似乎第一次學會放下身段。程維在一屋子的交通部官員面前,像小學生一樣作出檢討;一板一眼按照整改條約,清退不合格的快車司機。

甚至去年在給滴滴員工發的站內信中,程維自問:“滴滴到底有沒有價值觀,是不是一家只顧利益、漠視安全、逃避責任的黑心企業?滴滴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力,能不能保護用戶的安全出行?互聯網出行到底是不是一個應該存在的行業?”

但即便如此,2019年,程維依然將“擴張”劃為滴滴戰略的關鍵。

在今年2月的月度全員會上,程維宣布了接下來滴滴的新方向:2019年滴滴將在安全技術、產品和線下司機管理及國際化等重點領域加大投入,繼續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員工總人數將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在國內互聯網流量紅利下降的情況下,出海成為很多企業的新選項。

“滴滴的國際化將會是今年的戰略重點,雖然整體在裁員,但國際化部門仍然增加了很多Headcount(職員總數),這是出于業務擴展的需要。歐洲和南北美洲,都將是滴滴下一步出海的重點!币晃唤咏蔚稳耸刻岬。

裁員賠償十幾萬!巨虧109億的滴滴仍起“大公司范兒”

滴滴海外投資版圖

不少滴滴國際化部門員工在“脈脈”上提到,國際化部門在探索全新領域,部門看重業績,加班嚴格,業務關系復雜,需要和很多部門聯動,“大家都有很大的壓力!

程維曾提到,國際化是“把中國過去幾年在解決交通問題上的創新模式、技術以及資本輸出!

雖然2018年才開始推國際化戰略,但是滴滴早前已經通過收購標的來布局這一板塊。

2017年,滴滴投資了東南亞最大的網約車品牌Grab;2018年1月,滴滴收購了巴西最大的本地共享出行服務平臺99;同年7月,滴滴通過合資公司在日本啟動了出租車打車服務。

就在裁員消息公布不久,滴滴宣布進軍拉美市場,與優步展開正面競爭。根據Linkedin內容顯示,滴滴已從中國派出高管負責智利、秘魯等市場的擴張,近幾周開始將在這些國家投放司機運營、危機管理、營銷以及業務拓展人員的招聘廣告。

新鮮的國際化團隊,是否能承擔得起在異國他鄉盈利的重任,還很難說。

業內對滴滴國際化抱有懷疑態度。IT評論人Keso曾提到,網約車國家化探索很少有先例可以借鑒,包括優步在內主流網約車企業,在落地過程中經歷了很多糾紛和困難,大大消耗了物力和財力。

無論近年來多么風光無限,持續的虧損和負面似乎都已經讓滴滴很難經得起的新一輪的“惡戰”。此外,除了IPO暫緩,其在一級市場融資情況也尚不明朗。

對于這樣的一家公司而言,十足的“大公司范兒”此刻顯得頗有些諷刺。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陳燁為化名。)

劉思

歡迎轉載回鏈: 裁員賠償十幾萬!巨虧109億的滴滴仍起“大公司范兒”|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wkcastings.com/zixun/1004059.html
責任編輯:民生網友

上一篇:開往春天的高鐵 油菜花開春意濃

下一篇:沒有了

最火資訊

pk10二码三期全天计划